「你也多少聽到他家裡的情況了,他也並不是天性懦弱,要我說,他很帥氣陽光,天性善良誠實,若是沒有那麼多麻煩事,倒是我的夢中情人呢。」

聽到這話,閨蜜翻了一個白眼,也不去糾正好友的想法,反正也只是想想而已,又不可能真的實現。

閨蜜或許不知道,等到以後,當好友光明正大的犯花痴的時候,她才終於明白,原來歐陽柯帆還可以這麼耀眼的不能直視!

被欺負的人,只要反抗,就不會被欺負,因為人性總是欺軟怕硬!

白溪丸戀戀不捨的掃了一眼藍欽寧的背影,突然想著若是繼續上課就好了,腦海里正在神遊著,她的耳朵突然微微一動,聽到周遭只見同學們的議論,心裡無悲無喜,更是聽到走向自己充滿憤怒的腳步聲,她還沒有回神,身體早已搶先一步的連同椅子一同往後一退,輕巧的躲過朝著自己腦袋「殺」來的拳頭,她轉眸一看,正是之前正在上課時不停的朝著自己傳遞「等著,老子很快就讓你知道什麼事生不如死」的狠辣眼神。

若是眼神可以殺人,只怕白溪丸早已被殺了無數次了!

可惜的是,彬少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

白溪丸也不看著原本準備錘向自己臉上的拳頭,右手隨意的一抓,就將那手腕握在手裡,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只是右手隨意的往前一丟,就見彬少抽搐著倒在兩桌之間的地上,沒有碰到旁邊的桌子。

原本以為彬少一會就會起來,哪裡知道,彬少不過是慘叫了一聲,就半響都沒有起來。

這樣的變故不過是一秒,在見到彬少怒氣沖沖的走向白溪丸的那一刻,不少人正坐在原位置看著好戲,原本以為被欺負的一定是歐陽柯帆,他們的腦海里已經閃現了以往歐陽柯帆被欺負時候的可憐模樣,心裡正在隱隱興奮。

哪裡知道峰迴路轉!

只見歐陽柯帆隨意的連著椅子一同往後退了一步,右手往前隨意的一抓,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明明是肉眼裡緩慢至極的速度,卻擁有這麼強勁的力量!

所有同學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們紛紛揉揉雙眼,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懶散站起身的歐陽柯帆,還是沒有從剛才震驚的一幕里清醒過來。

任誰都想不到,明明意料之中應該被欺負的歐陽柯帆突然絕地反擊,狠狠的將彬少欺負的站不起身。

更何況的是,只是隨意的一個動作,就變成了如今的局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見到歐陽柯帆緩緩的走到自己身旁的時候,那些說過歐陽柯帆壞話的人紛紛哆嗦著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數步,有的甚至直接跌坐在地上,狼狽的樣子和他們之前款款而談的樣子相差甚遠!

更有的直接跳了幾下,離歐陽柯帆遠一些,就擔心歐陽柯帆發起瘋來連自己都打!

東岑西舅 說到底他們是在恐懼著歐陽柯帆展現出來的力量!

歐陽柯帆也不管那些人的眼光,反而一臉悠閑的走出教室門口,想著等會去哪裡解決掉午餐比較好。

因為現在的科技發達,導致學習的內容雖然多但很簡,每次上午也只有一節課,下午一節課,這樣的上課排表倒是讓白溪丸稀罕了好一會,心裡覺得這樣的上課時間怎麼感覺很輕鬆?

嫁入豪門:惡魔首席的小逃妻 難道風仁帝都學院的學習氛圍是這樣輕鬆的話,豈不是很多人都可以考進來?

心裡雖然是這樣嘀咕的,白溪丸也不會低估風仁帝都學院的教學水平,在白溪丸看來,風仁帝都學院能夠成為A市裡最頂尖的學院,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成功的!

她微微眯起雙眼,享受著陽光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覺,溫暖又讓人眷戀,她突然發現,難怪人總是喜歡活在陽光下,實在是因為陽光下的溫暖,讓人迷戀不已,不捨得放手,更不想墜入黑暗無人救贖。

那樣的感覺,哪裡有陽光下的溫暖舒服?!

腦海里閃過小說里的天台梗,白溪丸心裡衡量再三,覺得像自己這樣的配角而言,應該是沒有主角般運氣滔天的附帶技能,反而是像主角這樣運氣加霉運都滔天的人,難怪會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想好以後,白溪丸直接來到食堂,只見裡面早已經有無數的同學正在安靜的排隊打飯,而這裡的食堂豪華大氣,一共有六層樓,而白溪丸要去的正是一樓的平民打飯的地方,而從第二樓開始,那些早已被大大小小的勢力所佔據,而這些地方,若是所謂的「平民」踏進去,不是被胖揍一頓就是在全校里丟盡臉面,那樣的代價,讓有點小錢的平民不敢去觸霉頭,而有些偷奸耍滑之輩的,更是想盡辦法討好那些可以上二樓以上的貴公子哥們。

這樣也好走上二樓,以後跟同學朋友吹噓也會有本錢的不是?

更可以收點小弟使喚使喚,這樣的想法,讓他們的虛榮心瞬間膨脹!

擁有這樣想法的人數不勝數,他們都絞盡腦計的想要鑽進富豪的圈子裡,卻不知他們在所謂的富豪心裡,不過是一個可以呼之而來,呼之而去的小狗而已,沒有了還可以再「買」一條的那種!

而白溪丸才不會觸這樣的霉頭,對於她而言,有珍饈美味可以吃的時候,自己自然要精緻三分,但若是只能吃些普通的大飯鍋菜,這麼挑剔確定是想要餓死自己?

她可沒有那麼傻。

白溪丸老老實實的體會了一把排隊打飯的過程,雖然時間很漫長也很無聊,但在這安靜的飯堂里,還是有些人小聲的討論些什麼事情,倒是讓白溪丸八卦了一下。

「你們都聽說過沒有,在校門口有一個小帥哥居然直接無視劉少,帥氣的闖進校門口,還不忘拐走了女神王雅苑,聽說……」

話又說不完全,倒是將她的一個個好友的好奇心全都勾了起來,她們紛紛閃著星星眼的看著說話的女子,只聽女同學繼續道:「你們可能不知道吧,小帥哥長得可叫是俊美無錫,氣質更是柔和美好,讓人一眼望去,只覺得心撲通撲通的跳,完全控制不了自己,這是一個多有魅力的男子!」

聽到女同學這樣的讚美詞,其他人不敢置信的對視一眼,他們自然知道好友對於別人的評價到底有多苛刻,怎麼一個剛見面的人,她居然就給了這麼高的評價?

心裡被勾起了好奇心,更是覺得世界上哪有這麼多這麼好,又這麼厲害的男子,若是這樣,只怕全世界的女子都會徹底瘋狂吧?

心裡這麼想著,她們紛紛豎起耳朵聽著女同學的話,只聽到她說道:「欲知後事,需得付上……”

女同學揚起右手做了一個手勢,雙眸又極有暗示的掃過飯堂阿姨面前的飯菜,所說的意思,不言而喻!

幾個好友估計也被敲詐的習慣了,她們豪爽的選擇了答應,女同學這才害羞的低下頭,語氣喃喃的道:「小帥哥是我在前往學院那個小巷裡遇到的,他走著路的時候懶散又愜意,眼睛隨意的一看,就感覺自己的心都鬆了一分,我追著想去要聯繫方式,哪裡知道被一群女人搶先了不說,還被小帥哥逃走了!”

說道這裡,女同學憤憤的跺腳,更是因為氣憤而嘴巴微嘟,她美目噴火,繼續道:「都怪這些女人,遇到個帥哥就帥哥,不知道先來後到的嗎?我跟丟了小帥哥之後,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小帥哥了,心裡差到了極點,等到一來到學院,我就……」

說道這裡,女同學又是害羞的一低頭,小女兒姿態顯露無疑,她的好友們被她這樣將一個簡單的事情說的這麼顛倒起伏,更是將幾人的好奇心勾到了頂點,她們憤怒的假裝推她,趕緊開口催促道:「還不趕緊說來,你是想挨板子不成?」

「速速說來,若是有絲毫假話,小心撓痒痒大法伺候!」

「要我說,姐妹們還是別催她,讓她一個人害羞死,我們先去打飯怎麼樣?」

被幾個姐妹調侃,女同學原本就微紅的小臉此時越發的紅潤,如同煮熟的蝦,她惱怒的掃了一圈姐妹,只好不甘心的將剩下的事情全盤脫出。

「我看到小帥哥有難就假裝花痴的跑到小帥哥哪裡,哪裡知道被小帥哥一眼識破,他愣是將其他人支開,拉我一起跑走,順便還救走了被彬少一直糾纏著的王女神哦!」

救了王雅苑?! 能夠在風仁帝都學院里封了「女神」和「校草」級別的存在,那可是不止有權有錢,更是有才才能夠堵住悠悠之口,讓眾多富二代們心甘情願!

而這些男神女神的存在,對於學生們而言可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存在,只是隨意的偷偷看一眼都滿足的存在。

而一個剛來的新生,居然能夠救王雅苑女神?!

天方夜譚也比這個實現的概率大吧!

幾個同學圍著女同學一個勁的問個不停,倒是在不遠處聽著這些八卦的白溪丸心裡只覺得一個尷尬。

不是說她討厭那個女同學,真不巧,那是之前自己拉著走,那個長相甜美,性格挺好的一個女同學。

反倒是因為聽到女同學在別人面前這麼誇著自己,她怎麼覺得自己其實沒有她說的那麼好?

聽到的最多的就是風仁帝都學院裡面的男神女神,聽著也覺得沒什麼意思,白溪丸更覺得還沒有眼前的美食重要,自己沒有吃早餐就匆匆跑來上課,歐陽家自然是沒有幫助自己準備早餐的義務,雖然歐陽柯帆以前餓習慣了,但白溪丸接管了歐陽柯帆的身體,自然不會讓他餓肚子。

只是今天早上的時間太趕,讓白溪丸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準備一點吃的應付,更何況一路上的遭遇,讓白溪丸一度以為,自己莫不是被倒霉蛋附體了?!

又是被花痴追,校門口又遇到劉少阻攔自己上學,好不容易進來學校了,又遇到了歐陽華業這個所謂的的哥哥,好不容易來到教室了吧,卻遇到了在校門口,被自己攪了一局的彬少。

光是想想,有懶癌附體的白溪丸都覺得麻煩不已,心更是覺得能夠離這些人多遠就多遠吧,能夠多瀟洒片刻就瀟洒片刻。

俗話說行樂當及時,何苦讓自己的心情不美妙?

她默默的移開眼,專心致志的準備將飯菜打好,白溪丸雙眸閃過站在自己前面的男同學,心裡默念了一句「兄弟對不起,我借個午飯錢,以後一定會還你的」這樣的想法,右手極快的在男同學打完飯,將飯卡揣回兜里的瞬間將飯卡拿出來,再一次將飯卡刷了一遍,同時嘴裡極快的報了幾道菜名,阿姨的動作也是非常熟練又迅速,不一會兒飯卡的錢就扣除了。

而在男同學轉身的幾秒鐘,白溪丸又不著痕迹的微微退後一步將飯卡放回原處,白溪丸這才面無表情的將自己的飯盒給阿姨。

阿姨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飯卡共用的情況,她以為兩人是兄弟,也不甚在意的給白溪丸裝了飯菜。

在剛才男同學離開的時候,她就已經觀察了男同學的相貌,她不擔心自己找不到他,還不了他的飯錢。

心裡開心不已,白溪丸嘴角勾起一絲愉快的弧度,端著飯菜心情頗好的轉身離去。

而白溪丸完全不知道,在她的背後,一直有一個人觀察著她的動作,更是隱隱有接近的意味。

天台

白溪丸頗為無趣的切了一聲,看著和電視劇里差不多的天台,雖然裝修的豪華大氣了一些,還是差不了多少,不過能夠躲避一些麻煩,這裡倒是好去處。

顯然擁有這樣想法的人不是一個人!

白溪丸不嫌棄天台地面冰涼,反而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她掃了一眼天台的地面,發現乾淨的如同擦過好幾遍一樣,心裡帶著絲絲滿意的端起飯盒就想要開吃。

只是剛拿起筷子,她的耳朵就是一動,緊接著就聽到天台門打開的聲音,她微微低著頭,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天台門,雙眸就是狠狠一怔!

只見身穿白色襯衫的俊美男子走了上來,他有著一雙汪水般深邃迷人的眸子,透著生人勿進的冷漠,雙眸一望過來,似乎能夠看透一切的醜陋和秘密,優美的鼻型挺翹,淺淡透著紅潤的薄唇似翹微翹,透著一絲優雅的弧度,黑色的碎發扑打在雙頰上,竟帶著一絲不羈的意味。

膚如凝脂,瑩潤白皙,男子右手提著一個飯盒走了過來,右手五指修長,骨骼分明,透著一絲無形的誘惑。

男子似乎是沒有料到天台上也有另外的人,但他並沒有說什麼,反而是選擇了和白溪丸不遠處的地方坐下,相對於白溪丸做的毫無形象,男子的坐姿堪稱「教書式坐姿」的標準。

白溪丸直到男子徹底的坐了下來這才勉強回神,她倒是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居然有如此氣質的人。

矛盾又散發著罌粟般的氣質正在眼前散發著。

見男子似乎沒有理會自己,直接坐在一旁吃飯,白溪丸也不會自討沒趣,反而是相當心寬的吃著午餐。

對於她而言,身旁這麼危險的生物,如果不是對著自己散發危險,她可以完全選擇無視。

這樣的心理,讓白溪丸以後吃了不小的暗虧,等到以後想起來,恨不得一開始就離他遠遠的!

白溪丸還從來沒有體會這麼輕鬆的時刻,她慢條斯理的吃著午飯,直到最後一粒米飯被她吃進肚子里,她才心滿意足的放下飯盒,邊曬著溫暖的太陽,恨不得立刻睡個午覺。

而白溪丸想到就做,她剛剛眯上眼睛準備小憩一會兒的時候,就聽到身旁一直不出聲的男子突然開口道:「身手不錯!」

聲音冷漠如冰,卻又透著一股子優雅自信的意味。

意外好聽的聲音,只可惜,聲音太冷了……

白溪丸心裡一個咯噔,面上卻是笑意吟吟的轉頭看著男子道:「這位同學,我和你不熟吧?」

言外之意,不熟不要套話!

別以為白溪丸不知道眼前的男子雖然是一句模稜兩可的話就是為了試探自己,不,以其說是試探,倒不如說是篤定。

這樣的感覺讓白溪丸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對付一個無關的小嘍啰,白溪丸都是選擇最為安全到旁人無法質疑自己的地步,更何況眼前這個男人還是擁有十萬分危險的人!

幾乎是一聽到男子的聲音,白溪丸原本懶散的姿態早已化成攻擊狀態! 男人只是隨意的望了自己一眼,並沒有想象中要糾纏自己問到底的情景,白溪丸認真一看,見他冷漠的移開視線,也知道此人的好奇心不重,更不會多嘴什麼。

白溪丸的腦海里閃過在教訓歐陽華業的時候一閃而過的白色衣角,心裡多少有些猜測,不過自己使用的不是這個世界的武術,他應當不會猜到什麼吧?

見男子吃完午餐之後,就直接背靠著牆壁假寐起來,男子閉上雙眼之後,原本冷漠的臉龐多了一絲柔和,陽光灑在他的臉上,讓他俊美無錫的臉渡上一層淺淺的金黃色的光芒,猶如天使下凡一般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白溪丸雙眸微閃,這才若無其事的轉過頭不去看他,心裡卻是突然覺得這樣的人在這個世界很吃香,看來不是男主就是男二的級別了……

這麼想著,白溪丸心安了一分,連對著男人的好感度也是加一的程度,他懶散的往後一倒,就這麼旁若無人的曬起溫暖的陽光來,絲毫不知道此事在風仁帝都學院裡面正有一件事徹底的鬧開,這件事還與白溪丸有關。

歐陽華業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身後的同伴給狠狠一撞,身體往前拖了近五米才堪堪停下,伴隨著一聲慘叫,歐陽華業被壓在最底下,只覺得背部承受著一下又一下沉重的石頭一般,壓的他悶哼一聲,直接暈倒了過去!

而在歐陽華業身體上最上面的人慘叫一聲,只覺得摔的頭暈腦脹,渾身酸痛不已,他扶著自己的腦袋,剛想要站起身來,在感覺到身體下的「地面」有些柔軟,不似正常的地面,他的心頓時如同上浮的氣球,忐忑不安的往下一望,就看到歐陽華業娃娃臉上蒼白如紙,眼球往上一番,一副暈過去的可憐模樣,心裡嚇得咯噔一聲,有股不詳的預感閃現。

他的心裡有些害怕,往下認真一看,見歐陽華業的身上壓著包括自己以內的四個人,想象著自己若是被四個人壓著,怕是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

他趕緊從上面下來,手忙腳亂的將歐陽華業身上的幾人全都扶著起來,見他們比自己還要嚴重一些,半天都差點起不來的樣子,疼的齜牙咧嘴,一副頭暈眼花的樣子,男同學又有些慶幸自己是在最上面的一個,至少沒有別人壓著自己!

幾人七嘴八舌的站在旁邊,一臉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的樣子,還不斷罵罵咧咧的道:「什麼鬼,頭疼死了,剛才他娘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只覺得全身痛得要死,連腦袋都快要炸開了!「

「就是,嘶,疼疼疼,我剛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感覺自己突然飛了起來,緊接著就變成這樣了。」

「的確是很詭異,剛才我們明明沒有看到什麼人,怎麼就突然全部飛起來了?」

「我認真想了一下,我們似乎是全部一起飛了起來,莫不是…….撞邪了?」

幾人討論的正精彩,就聽到剛才扶著他們起來的男同學無奈的喊道:「你們先別討論這些有的沒的,歐陽家大少還躺在地上半死不活,我們要是再不把他送到醫務室,我們就死定了!」

聽到這聲大吼,幾人全都噤若寒蟬,紛紛順著男同學的指引往下一看,只見歐陽華業還躺在原地昏迷,他們呆了幾秒之後,紛紛跑到歐陽華業的旁邊將他扶了起來,剛送到醫護室里還沒有停歇一會,就聽到震耳欲聾的聲音從醫護室里傳來!

「你們都給我過來,老子平日里對你們太好了是吧?居然這樣對待老子!」

幾人聽到熟悉的怒吼聲,心裡更是怕的要死,他們對視一眼,你推搡我,我推搡你,都不敢當第一個出頭鳥,要知道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歐陽華業的家世要強盛,若是自己一不小心當了出頭鳥,說了不該說的話,那麼等待著自己的,只有最絕望的結局。

他們還沒有決定好,醫務室里的歐陽華業早已等的不耐煩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為了找歐陽柯帆的麻煩,卻是稀里糊塗的就變成這樣,好不容易醒來了,卻是這樣的情景,讓他半響都門外的「兄弟」們居然一個個的互相推搡,一個人都沒有進來,看的越發的煩躁,他瞪了幾人一眼,開口怒道:「你們如果不進來,以後就不用進來了!」

言外之意,是想要換掉這些人!

幾人紛紛打了一個寒顫,聽到歐陽華業語氣里的狠辣和怒火,心裡雖然害怕,還是乖順的一個個排隊走進醫務室,看著躺在床上,蓋著白色被子,一雙眼睛陰狠的目瞪大家的歐陽華業,心裡更是恐慌起來。

看來是避免不了,歐陽華業將怒火撒在大傢伙的身上了…….

不過比起這些,得罪歐陽華業的下場更加的悲慘。

歐陽華業見他們乖巧的聽話,心裡的怒火這才減輕了一分,他掃了眾人一眼,看著他們臉上顯而易見的害怕和恐懼,心裡暗自滿意,他高傲的開口詢問道:「你們最好給我一個解釋,否則的話不要怪我翻臉不留情!」

幾人又是互相看著,確是一個人都不敢說話,難不成要告訴歐陽華業,自己其實什麼都不知道?

稀里糊塗的就被帶著一起飛了?

他們還想要活久一點!

見幾人似乎還想著拖延時間,歐陽華業一個憤怒的鼻音響起,讓那個找到歐陽柯帆書包的人一個激靈,腦海里閃過些什麼線索,他的心裡一喜,知道了怎麼樣禍水東引,剛想要開口說話,就聽到身旁的男同學被嚇得一個激靈,腦子都沒怎麼用,就這麼開口答道:「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突然感覺到身後有很大的風飛向自己,緊接著大家就都摔倒在地上了!」

先前的人見男同學如同豬隊友一般的智商,心裡恨不得將他拉到最後面好好教訓一番,那哪有這麼實誠的孩紙?

居然過濾都不過濾一下,直接告訴歐陽華業了! 他無力的看著男同學,只覺得自己不知道上輩子到底是倒了多大的霉才會遇到這樣的男同學,他的心好累。

不過儘管如此,他覺得自己還需要拯救一下。

只是男同學說的太快,歐陽華業一聽這話,心裡更是氣怒不已,他瞪著男同學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罵:「你麻痹的,你不會動一下腦子嗎?現在的世界里哪裡還有什麼妖風邪風,你以為你是在鬼故事裡待著還是修仙世界里待著?別笑掉人大牙好嗎?」

這個世界可沒有那麼多神佛的,有的只有科技至上的風尚,現在大多數的年輕人一身的科技加身,以前的那些流傳都已經快要滅絕的類型了。

他們紛紛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里領先之人。

男同學被罵的一臉懵逼,卻不敢表露出來,只好低著頭,將心裡的委屈往肚子咽,他絲毫不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實話實說而已。

但沒有想到,歐陽華業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說的話。

還沒有想清楚,男同學就被同伴們一個個推著往後走,等到被退到最後一個的時候,他差點因為慣性問題而摔倒,好在他及時穩住了身體,這才免於與大地母親親密接觸的機會。

只聽那個嫌棄男同學是豬隊友的人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帶著討好的對著歐陽華業道:「大少不要生氣,剛才我們是要找歐陽柯帆的麻煩對吧?我們不是在圖書館轉角處上看到歐陽柯帆的書包,哪裡知道等我們醒來以後,那個書包卻不見了,我有一種想法,大少覺得有沒有可能是歐陽柯帆去請人來教訓您?」

聽到這麼荒謬的推測,歐陽華業想也不想的就回道:「怎麼可能,歐陽柯帆懦弱無能,借他一百個膽子都不敢這樣子,你踏馬的到底在想想些什麼!別給我轉移話題,一定是你們之間的人突然推了我,不然我怎麼可能摔倒?」

歐陽華業自然是不可能相信這人說的話,不管怎麼看,人都不可能有這樣的力量,他心裡隨著這些人的解釋只覺得越發的厭惡,這些人不好好幫自己做事,遇到事情,逃避責任的本事倒是一個比一個強。

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選的他們!

那人聽到歐陽華業這麼說,心裡也知道不可能,但他又不是要讓歐陽華業相信,只要將所有過錯推給歐陽柯帆,這對於大家而言,就足夠了。

至於後果,誰會管歐陽柯帆最後的結局會是怎麼樣?

他做了一個非常神秘的神色,對著歐陽華業道:「大少你聽我認真說完,我說的這些自然不能成為真相,實在是因為我在迷迷糊糊之間曾經看到歐陽柯帆背著書包走了的樣子,他一臉得意的神情,讓小的自然是會多想,大少您若覺得小的說錯了,那是小的智商真的不如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