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去時有什麼發現么?」「說實話,俺老孫還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大聖端坐於椅子上說道,「俺老孫下去的時候,雷神和電母在天宮,不過看他們的氣息也到了飛升的邊緣。天宮裡的那些老倌,幾乎都不見了,現在主事的全是些

以前老倌坐下的童子。」

「那裡的靈力濃度如何?」葉子晨道。

影響境界提升的,其一是自身的天賦、對天地道法的感悟,其二便是周圍靈力的濃郁程度。

在這兩者間,後者更是遠勝於前者。

如果處在的環境靈力很是稀薄,哪怕其天賦如妖,也不會有突飛猛進的進展。但要是在靈力濃郁的位置,就算是剛誕生的嬰兒也能成仙。

這點用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來形容,卻是在合適不過。

沒有靈力,在高的天賦也是白搭。

「感覺沒什麼變化呀。」大聖翻著眼思揣了半晌,「龍脈過濾的靈力依舊精純如神山這般,未曾比神山多出多少。俺老孫下去的時候還去了趟花果山,俺花果山的猴子猴孫,其實未曾比以往少了多少。」

「這樣?」葉子晨眼睛一眯。

花果山位於無盡獸域,跟天庭、地府、仙域共處於一片空間。

按照常理來講,天宮、地府、仙域的人是跟花果山吸收同一片靈力的,此三方卻有無數仙家飛升,花果山內卻沒有什麼變化。

「他們境界可有大幅度的提升?」葉子晨問道。

「也沒有。」大聖突然一瞪眼道,「為了這事兒我還跟那倆一直跟著我的統帥發了火,幹嘛其他地方的人境界都嗷嗷往上竄,就我花果山的孩兒們沒什麼變化。」

「這可真是怪事!」

輕輕摩挲著下巴,葉子晨抬起頭看向楊戩。「楊戩,你去跟海帝說一下,還有一會你也在群內通知下其他幾位大帝,讓他們注意下,最近他們神山或者是妖族,有沒有咱們下面的老友飛升到他們那裡。還有讓蘇逸雲也注意下神山下的情況,一會我也

會通知魏傑他們,讓下面的亂幫多加註意。」

「好,我這便去安排。」

楊戩點著頭從房間退去,大聖也在這時開口道。「跟你說,現在天宮和地府情況真的挺糟糕的。 官梯 其實天宮那裡還好一些,老倌們坐下都有童子。俺老孫去了一趟地府,那十八層地獄的管理很是鬆散,而且境界不高,十五層以下的厲鬼,以他們的境界都震

懾不住,以至於整座地府都是怨鬼哀嚎。」

大聖眉宇凝重道,「俺老孫在那留了兩根猴毛,為他們稍作鎮壓,但等猴毛失效,地府依舊會變成之前那樣。」「還有,地府最近進的怨魂越來越多。地府內部沒有判官,那些剛下來的鬼魂,都無法做出公正的判斷,到底該讓他們進多少層。內部腐敗的也很厲害,俺老孫親眼看到幾個小鬼差,收了人的禮金,明明是

大奸大惡之輩,卻被直接放進了轉生池。」

葉子晨臉色深沉,地府的管理方針他從未接觸過,可就憑大聖的言辭,他便能感覺到地府問題的嚴重性。

厲鬼鎮壓不住、內部貪污腐朽、管理層斷層。

「地藏菩薩和其他鬼王都不在么?」葉子晨鎖眉。「哪有什麼鬼王,俺來孫下去的時候地府現有境界最高的是個小鬼王,人仙境界,都未曾踏入天仙。其他那些高層我是一個都沒看到,天庭那邊也是如此,不過天庭還有個王母娘娘,也算是能震懾住點局面

。」大聖道,「儘管王母境界高深,可她也是分身乏術,地府那裡她想管也是有心無力。葉子,如果在這樣下去,真的地府和天宮就要散了。」

「我算是聽明白啦,其實歸根結底就是缺管理嘛!」

一直未曾言語的朴婧婉突然開口,她一直都遊歷於外,但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在這種情況她反而能給出最為獨到的見解。

葉子晨和大聖都朝著她看了過去,便看到她開口道。「缺管理咱們就給他們送管理不就好了,就這點小事兒,看看給你倆愁的!」 為地府輸送管理層。

看著朴婧婉輕鬆的神情,葉子晨聞言不禁眯了下眼,回味她說這番話的意思。

不管是天宮亦或是地府。

數十萬年的悠久歷史和傳承,讓他們內部的管理也變得尤為繁瑣。

就算是在他們那裡呆了幾千年的天兵或是鬼差,對內部的管理都有太多的不解,要是旁人過去更會變得手忙腳亂。

「詳言。」葉子晨道。「哇,不是吧,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嘛?」朴婧婉很是誇張的張著嘴,就像看白痴似的看著葉子晨搖頭道,「我都已經說了呀,地府和天宮缺少管理層,咱們就為他們輸送管理層呀,你還想讓我怎麼詳說。



「但你可清楚地府和天宮歷史。」葉子晨鎖眉。「現在是需要在意歷史的時候么?」朴婧婉聞言聳肩,「地府和天宮即將進入癱瘓狀態,猴子也說了地府的人管不住那些怨魂。咱們要做的就是為他們輸送高手就,震懾住那些厲鬼不就好了。還有判官,找個

三觀正的人過去,地府的腐敗找個剛正不阿的過去,一切不就都解決了?」

……

葉子晨和大聖聞言不禁對視許久。

如此簡單的道理,他們竟是沒有任何人想到。從他們知曉地府和天宮即將癱瘓時,便進入了一種誤區。

如何管理!

地府和天宮內部的門道自然多到讓人數不過來,可非常時期就要動用非常手段,中央樞紐都要癱瘓,哪還有需要注意那麼多細節。

直接便派遣人過去強行鎮壓便是。

儘管這可能絕非最好的處理方案,卻是眼下最簡單直接有效的處理方案。

「至於具體細節,你們群里不是還有個王母么?一切都塵埃落定,或是至少穩固了一些,在讓她去教授那些人就好了嘛。」朴婧婉生怕葉子晨的智商難以理解她說的,又出言解釋了一番。

不得不說,朴婧婉的一席話恍若醍醐灌頂讓葉子晨茅塞頓開。

正如她說的,前期將騷亂和內部腐敗鎮壓剷除,之後的細節在交由王母去教授,這樣不管是對日益操勞的王母娘娘,亦或是天宮和地府都是個絕佳的處理方針。

當然……

派遣人員過去也需要得到王母的首肯,不管怎麼說地府和天宮不屬於他的管理範圍,儘管他之前有過天宮總管的職位,可現在要安插的人員都是他的人。

還都要坐於管理層。

毫不誇張的說,如果這真的實現,地府和天宮幾乎可以說是姓葉。

這自然要得到王母的認同,才能夠將此事推行。

問題迫在眉睫,葉子晨沒有多做遲疑,從聯繫人中找到王母娘娘便是發出消息。

消息剛一發出,就能看到對話框上對方正在輸入。

「葉帝有何指教。」

王母娘娘的頭像后出現了一排文字,葉子晨稍作整理了下說辭,便將朴婧婉的計劃全盤跟王母娘娘複述了一遍。

許久,對話框的王母娘娘都未曾有任何回復。「看來王母一時間也難以做出決斷。」大聖伸著頭看了眼沒有回復的對話框輕嘆道,「要是咱們的人過去,雖說地府和天宮的癱瘓可能會得意舒展,可那時候天宮和地府還真的是天宮和地府了么?王母她也要

考慮,咱們的人完全擔任管理層,她這位統帥也就變的可有可無了。」

「這點我清楚。」

在跟王母說出這些時,葉子晨便想到了這種結果。

王母必然會有思慮,管理層面完全被亂盟的人員取締,只要葉子晨振臂一揮,天宮和地府不說完全納入其麾下,也近乎九成。

儘管天宮和地府情況不妙,她也需要進行思慮。

就在這時,對話框中又出現了對方正在輸入,不多時王母的消息便又發了過來。

「葉帝還請給我一些考慮的時間。」

「好的,王母娘娘考慮之後給我答覆即可。有任何變故請及時聯繫我,我這裡會第一時間做出對策。」

跟王母娘娘的對話結束於此,縱使如此葉子晨依舊聯繫到魏傑。

讓其儘快從亂盟內挑選出,人品絕佳、三觀正,境界於天仙至仙王之間的高手出手。

不管王母是不是要答應,他必須要打好提前量。

如果否決頂多就是讓那些人重新回到自己的崗位,繼續他們在神族的生活,若是王母首肯,他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讓這些人融入到地府和天宮的職位上,讓天宮地府重新運作。

「眼下也脫不開身,要是可以的話我還真想去看看具體情況,為何天宮地府的管理層會有那麼多人突兀的飛升。」葉子晨嘆然道。

如此大規模的飛升情況,任誰去看都會察覺到這中間的怪異。

尤其這些飛升者還都是天宮、地府的管理!

對!

王母娘娘還提到無盡獸域和仙域那裡也有不少大能飛升於神妖魔界。

如此想來……

會不會是其實飛升的人,全部都是跟葉子晨有接觸的。像那些跟葉子晨沒什麼瓜葛,就比如說大聖花果山的猴子猴孫,他們的境界便未曾有特別突兀的變化。

有人在幕後做推手?

此念一出,葉子晨便無法將這種想法抹去。

要知道就算真的到了飛升的臨界點,也會有半年的時間進行準備,在這期間天宮和地府的飛升者足以挑選出能夠取代他們位置的人。

可現在的共主王母娘娘!

更像是被趕鴨子上架,當上的這三界統帥。

其他職位上的人也沒做出任何安排,便強制性的被推到了神妖魔三界。

此人到底意欲何為?

或者說,其實並非是由於葉子晨的緣故。單純是這幕後的人,想讓下三界陷入騷亂,讓他們在高手層面缺失?

可既然有這種境界的高手,下三界又有什麼值得他如此的么?

能讓那麼多人飛升,他就算是看上龍脈直接搶不就行了。哪怕下三界有規則之主,也奈何不得他吧!

就在葉子晨深思熟慮之時,楊戩突然間從外御空而來,面色急切道。「域外求見!」 域外?

楊戩急切的面容讓葉子晨幾人也不禁心神一凜,其口中的域外自然指的的是已然超脫的第一紀元。

以往葉子晨跟第一紀元有接觸,都是私下暗中接觸。

資源的對接也全由左沫和肖語媚處理,第一紀元也明確的表明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他們之間的聯繫。

此時域外卻如此明目張胆的找到了極北神山無妄海域。

「你確定來者真的是第一紀元的人?」

總裁有個心頭寶 域外如此突兀來訪,讓葉子晨不得不提高警覺。

誰都不敢確信是不是域外來者不過是自稱來自第一紀元,實則是其他勢力圖謀不軌。

「的確是第一紀元的人。」楊戩篤定道,「我已經確認過他們的身份,現在他們人就在無妄海域之上,你就別有這麼多顧慮,趕緊跟我過去吧。」

迫切的言辭和神情讓葉子晨不禁鎖眉。

楊戩在域外呆過不短的時間,他相信楊戩判斷的準確性,可如此迫切……

難道是他們出了什麼意外?

想到這裡葉子晨不疑有他,將桌上的手機收好直接對楊戩開口道。

「過去看看。」

無妄海域。

一望無垠的海面之上,儘是漆黑的人影,觀其數量至少要以百萬計。

蝕骨危情:沈先生的新婚罪妻 海帝薛央手持海神權杖置身於海域登錄的城池前,他也是在不久前感覺到海域之上出現了數以百萬道強橫的氣息,便立即放下手裡的事宜,將殿內的幾位族老全都帶了出來。

等其出城,便看到虛空上如蝗蟲般攢動的人影。

在這期間他曾出言詢問過來著的身份和意圖,可站在最前方的那幾位看似是頭目的人卻是不對其有任何回應。

儘管這些人逾越了無妄海域的範圍,但對方來著的數目眾多,且高手繁多。

在沒有完全弄清楚對方的意圖前,海帝不會貿然就對這些人出手。何況他這裡的人也太少,需要將族內的精銳勢力調派過來。

同時從這些人的面相上來看,他們並非是來進攻無妄海的。

就算想要進攻,也將傷都養好了再說吧!

是的!

眼下出現在無妄海域的這些人都身負重傷,氣息萎靡,其頭目們正在為那些傷員提供療傷的丹藥。

講真,要不是憑藉著他們自身的境界,就以他們的傷勢早就隕落。

咻咻咻。

如劍雨般的破空之音襲來,在盤桓於海域上的人們察覺到襲來的險意,都停了下來看向無妄城的位置。

此時從無妄城,無數氣息洶湧的高手御空而來。

這些人赫然是無妄城內諸家族的精銳,還有聖地薛家的嫡系旁系高手。

「海帝。」

數名無妄城勢力族長趕到薛央面前,目光也是凝重的看著海域處那些來路不明的高手。

只不過稍作試探,那些族長便都是面色一凜。

眼下這百萬有餘的高手,其氣息竟都在主宰級別左右,只不過傷勢嚴重氣息有些萎靡。

這不禁讓人驚駭,到底是何方勢力能培養出如此數量的高手。

他們又是經歷了什麼,竟能讓盡乎百萬的主宰傷情如此嚴重。

「族長,要不要在叫點人過來。」薛家嫡系高手開口道,「儘管這些人受傷,可以咱們這些人不一定能從他們的手下得到便宜。」

「別。」海帝薛央搖頭道,「他們不像是來找咱們麻煩的。」

「海帝,別動手,自己人!」

就在這時,從無妄城內葉子晨、楊戩、大聖還有朴婧婉幾人御空而至。

薛家的族人對葉子晨都比較熟識,無妄城內的幾位族長對其也都有耳聞,海帝也在這時回過頭。

「這些人是來找葉盟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