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共收到了多少,夠用多少天的?」

雖然有很多的醫館會做出趁機斂財的事情來,但是,韓楉樰相信,還是有一部分的醫館,是很公道的,畢竟,這可是就命的事情。

「回姑娘的話,我一共跑了十家藥鋪,八家醫館,總共收到了五十斤的血瀚草,應該夠用七八天的了。」

要是平時的話,這樣數量的血瀚草,可是夠用半年的了,只不過,這次的情況特殊,就這幾天,從拓跋國過來治病的人,都有了變多的趨勢了。

對於這樣的現象,韓楉樰不得不早做打算了,不過,七八天,應該也夠了吧,她種下去的血瀚草,也差不多到了那個時候,就能用了。

「嗯,我知道了,這兩天,你先看看,還能不能收一些,要是不能的話,到時候再看吧,七八天的時間,我們種下的血瀚草應該也可以了。」

一般來說,血瀚草的生長時間,就是十五天到二十天左右,韓楉樰又給他們澆了一些自己空間裡面的靈泉水,這生長的速度就更加的快了。

上次,林之緣去看的時候,就說了,大概在有了五六天的時間,就可以了,不過,韓楉樰覺得,多準備一些,也是沒有關係的。

「是的姑娘,我知道了。」

等過了六天的時間,韓楉樰種下的血瀚草,就能用了,她讓青墨和張越他們,都一起去幫忙,將那些藥材給收回來了。

然後,將這些藥材,差不多都用在了那些來求醫的拓跋國的那些病人的身上,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韓楉樰他們,才終於將這次的病情給控制住了。

「姑娘,這兩天來的人已經很少了,應該已經好了吧。」

這段時間,紅綢和碧玉也都回來幫忙了,實在是這次的病,來的人太多了,而且,還都是其他的國家的人。

「嗯,算是解決了,我們總算是可以放鬆一些時間了,你們這段時間也幸苦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來的病人確實是減少了不少了,想來,這次的病,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吧。

這個鬼見愁的皮膚病,一般得過了一次之後,就不會再被傳染了,不存在二次感染的危險,所以,韓楉樰才會讓那些人直接就離開了的。

「姑娘,你才是辛苦了,你看你,都瘦了好多了。」

紅綢有些心疼的說,這段時間,最辛苦的人,就是韓楉樰了,不僅要忙著益生堂的事情,時不時的,還要去上京外面的地里看看。

韓楉樰聞言,這才發覺,自己生了容含軒之後,原本有些豐腴的身材,真的是又瘦了好多了,甚至是比懷孕之前都要瘦一些了。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都不用減肥了。」

韓楉樰笑了笑,倒是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瘦一點,還是胖一點,對她來說,都是沒有什麼分別的,反正,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很健康就好了。

「楉樰,膩多吃一點,你看看,都瘦了,這段時間,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韓楉樰不在意自己的胖瘦,結果,到了用晚飯的時候,容初璟卻在意起來了,還不停的往她的碗里夾菜。

這段時間,韓楉樰真的是太忙了,都沒有時間,也沒有心力還處理自己和容初璟之間的事情。

當然了,不只是韓楉樰忙,容初璟也是同樣的忙,因為拓跋國和鄰國打仗的原因,這些都是他要處理的。

拓跋國還派了使臣過來,想要求容初璟,減免他們今年的上貢,求他們派兵支援,還有另外一些其他的國家的事情,都是需要他處理的。

「我夠了,你自己吃吧,不用給我夾了。」

韓楉樰看著,自己的碗,不一會兒的時間,就被容初璟給塞滿了,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就算是想要自己胖,那也不是一頓就能吃的回來的吧。

飯後,韓楉樰去散步消食了,容初璟也跟著一起去了,就是想要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和她待在一起。

「容初璟,你還是回宮裡去吧。」

韓楉樰想了想,最後,還是將這句話給說出來了,然後,也沒有看容初璟,其實,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臉色肯定是不會好的。

韓楉樰也沒有想錯,在聽到了她的這句話之後,容初璟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了。

「楉樰,是我做錯了什麼,惹你生氣了嗎,怎麼說出了這樣的話來了?」

原本,韓楉樰以為容初璟是會生氣的,可是,沒有想到,他還是克制住了,甚至是,用這樣帶著點委屈的聲音詢問著自己。

韓楉樰一開始的時候準備的,那些狠心的話,這個時候,卻有些說不出口了,她不想要傷害他的。

「不是的,我是覺得,你也很忙的,不用每天這樣跑來跑去的,很浪費時間。」

最後,韓楉樰還是找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沒有什麼信服力的理由,不過,在容初璟看來,卻相信了。

容初璟覺得,這是韓楉樰在關心著自己,臉上頓時變得陰轉晴了起來,甚至,嘴角都揚起了一抹笑意。

「放心吧楉樰,我一點都不覺得累,而且,這段時間,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我可以再家裡好好的陪著你的。」

其實,容初璟是想說,只要能見到韓楉樰,就不會覺得累和辛苦的,不過,為了不讓她愧疚,就沒有說了。

見容初璟根本就是一點都沒有領會自己的意思,韓楉樰很是無奈,可是,自己的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了,再多的,她也說不出來了。

於是,就這樣,容初璟又成功的賴了下來了,每天,就跟在了韓楉樰的身邊,陪著她處理事情。

要不然,就讓韓楉樰陪著自己在書房裡面處理公事,她幾次想要拒絕,可是,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他給堵回去了。

「各位,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我決定,放各位兩天的假,你們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下次來的時候,能有一個更好的精神。」

韓楉樰想著,這段時間,大家都很幸苦了,就想著,放他們兩天的假期,她很明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

想要讓自己的人,更加的衷心於自己,韓楉樰就不能治一味的讓他們幹活,不過,他們的工錢,已經很高了,逢年過節的時候,紅包也不少。

所以,韓楉樰就決定,還是放他們的假好了,這樣的話,他們也可以回去,和自己家裡的人好好的聚一聚,更加的有意義。

「多謝姑娘!」

聽到能放兩天的假,大家都很是高興,不管是有沒有親人在上京的,就算是沒有,也能叫上自己的好友,出門轉轉。

「碧玉,你和碧玉去準備一下吧,明天,我們也出去玩一玩,免得整天的待在醫館裡面,人都要變悶了。」

韓楉樰瞪李時忠他們都離開了之後,就將碧玉和青墨他們給叫到了大廳裡面,說了自己的決定。

「姑娘,我們也要出去玩嗎?」

紅綢有些驚訝,她還以為只是放了那些大夫的家假,沒有想到,他們也可以出去玩了。

「那當然了,你們也辛苦了嗎,我們明天一起出去吧,正好,明天小貝就要回來了。」

韓楉樰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韓小貝了,這段時間,她太忙了,就讓人帶話給了寧靈雲,讓她幫著照顧他一段時間。

正好,這兩天,也將事情給忙完了,韓楉樰就想著,正好趁著韓小貝回來的時候,他們出去玩一玩。

「知道了姑娘,我們馬上就去準備。」

能出去玩,紅綢和碧玉還是很高興的,於是,脆聲的應了下來,就離開了這裡。

韓楉樰見了,笑著搖了搖頭,這個紅綢,也太心急了,她們要明天才去呢,還有一下午的時間呢。

「楉樰,你準備去哪裡,我也和你一起去吧?」

容初璟見韓楉樰根本沒有將自己給計劃在內,不由得有些氣餒,只能自己開口了。

「你明天不用進宮的嗎?」 韓楉樰有些狐疑的看了容初璟一眼,這兩天,他不是每天都要進宮的按摩,正是因為這樣,她才準備出去的啊。

容初璟見到了韓楉樰這樣的神色,哪裡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頓時心裡就有些鬱悶了。

可是,這個時候,容初璟又不能和韓楉樰生氣,那樣的話,她只會更加的反感自己的吧。

「我明天沒事,和你們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小貝了。」

容初璟這樣說,韓楉樰就不好拒絕了,畢竟,韓小貝也是他的兒子,而且,對他也很依賴。

「那好吧,你明天和我們一起去吧。」

最後,韓楉樰還是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午的時候,就讓青墨去華府,將韓小貝給接回來了,一起來的,還有華雲安。

「娘親,我們明天真的要出去玩嗎,真的是太好了,雲安也會和我們一起去的吧!」

閃婚總裁契約妻 韓小貝聽說了韓楉樰明天要帶著他們出去玩的時候,就更加的興奮了,他都已經很久沒有出去玩過了。

當然了,就算是要出去玩,韓小貝也沒有忘記了自己的好朋友,讓韓楉樰將華雲安也一起帶上。

「當然可以了,雲安也和我們一起去玩。」

韓楉樰點了點頭,反正人多一些,也熱鬧,於是,事情就這樣給定下來了,他們明天一早,就準備去上京外面的一座鳳霞山看看,聽說那裡的風景很不錯。

一大早上,韓楉樰就起床了,將他們今天出門到吃的點心什麼的,都給準備好了,這個時候,其他的人,也都差不多準備好了。

「姑娘,就這樣放小公子一個人在家,不會有事的吧?」

等出門的時候,碧玉想著,就他們都出門了,就只有容含軒一個人在家了,不會出事的吧。

「不會的,奶娘和穎兒在家裡看著,再說了,我們半天的時間就回來了,放心吧。」

韓楉樰其實也不願意將自己的小兒子給留在家裡,可是,他還太小了,帶出去的話,會更加的危險,所以,只能讓他留在家裡了。

不過,韓楉樰到不是和擔心,她將方娘子和穎兒留在了家裡,而且,她知道,容初璟也安排了人在暗中保護著,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聽韓楉樰這樣說,碧玉就放下心來了,雖然還是有些牽挂,可是,也不想掃了大家的興,笑著上了馬車。

鳳霞山離上京並不是很遠,出了城門之後,不過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就到了,韓楉樰他們下了馬車,就往山上走去了。

不過,韓楉樰他們是來放鬆的,也不一定要爬上山頂,就一路走,一路看著風景,走走停停的,一路上,歡聲笑語。

「姐姐,我看到前面都一座亭子,我們就在那裡休息吧。」

韓楉樰見大家都有些累了,就想著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了,青墨就先去探了探路。

「嗯,那我們就到那裡去休息吧,你去和他們說一聲。」

韓楉樰也覺得不錯,正好,要到中午了,他們可以再那裡用午飯,然後就可以回家了。

很快的,韓楉樰他們就見到了青墨說的那個亭子,還真的是很不錯,站在裡面,就能將這鳳霞山下面的景色的看盡。

想來,這個亭子,也是專門給那些想要看風景的人準備的吧,韓楉樰想著,就讓碧玉他們,將她準備好的吃的東西給拿出來了。

因為想著他們人多,韓楉樰做的東西還是比較得多的,雖然有些冷了,不過,這個時候,天氣也有些熱了,所以,並不影響什麼。

「好了,你們還想去哪裡看看的,就自己去吧,等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在這裡集合回去了。」

韓楉樰想著,既然好不容易出來一次,自己還是不要拘著他們了,讓他們自己好好的玩玩吧,就讓他們自己去了。

「姑娘,我還是和你一起留下來吧。」

見韓楉樰沒有去出去的打算,碧玉就想著,還是留下這裡陪著她就好了,反正,在這裡也能看到風景的。

「不用了,你自己去吧,我走累了,就想在這裡坐坐。」

韓楉樰笑了笑,讓碧玉和紅綢一起離開了,青墨也帶著韓小貝和華雲安一起走了,青山和遠林也離開了。

「你怎麼沒有走?」

韓楉樰看了看自己身邊坐著的男人,有些疑惑的開口了,他不是說要和他們一起出來玩的嗎,怎麼到了這個時候,又不去了。

「我就想在這裡陪著你。」

容初璟理直氣壯的說著,他來,本來就是想要陪著她的,哪裡能本末倒置,跑去看什麼風景,那不是太傻了嗎。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的臉上一熱,想要反駁他幾句,可是,又覺得,他們之間,難得有這樣寧靜的氣氛,終究是沒有說話了。

於是,韓楉樰就和容初璟這樣靜靜的坐著,看著這鳳霞山的風景,兩個人都覺得滿足,當然了,他還想將她抱在懷裡,那樣的話會更加的滿足的。

可是,容初璟知道,現在自己要是這樣做的話,肯定是會讓她生氣的,只能在心裡想著,等下次,他肯定會單獨的帶著她來的,帶時候,也會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

「娘親,你看,這是我們打的山雞,還有兔子,怎麼樣,我們是不是很厲害?」

快要到約定的時間的時候,青墨他們就回來了,韓小貝一臉興奮的和韓楉樰分享著他們的果實。

「是啊,小貝真是厲害!雲安也很厲害!」

韓楉樰真心的誇讚著,然後,就看到韓小貝和華雲安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明顯了。

回去的時候,大家的臉上都是帶著笑意的,看來,這次的出來遊玩,大家都還是很開心的,韓楉樰想著,自己總算是沒有決定錯。

第二天,韓楉樰就讓碧玉和紅綢留在了家裡幫著看著容含軒,然後帶著穎兒他們上街玩去了,也是玩了大半天,吃了午飯才回益生堂的。

於是,兩天的休息時間,就這樣過去了,不過,等到李時忠他們到益生堂來的時候,大家的臉上,都是笑盈盈的,看來,休息的很不錯,精神很好。

「我想著,現在我們醫館也有了,種藥材的地方也有了,不如,我們在開一個藥材加工的作坊,你們覺得怎麼樣?」

韓楉樰這個主意,她已經仔細的想過了,覺得很是有必要的,畢竟,不管是醫館里賣的藥膏藥丸,還是雲想容裡面賣的東西,有了作坊之後,做起來,就更加的方便了。

不過,這是一件大事情,韓楉樰覺得,還是要和大家商量一下的,看看大家都有什麼想法,或是有什麼樣的提議。

「姑娘,雖然說這個主意不錯,可是,這樣的話,我們的人手就不夠了。」

李時忠自己本身也是一個大夫,知道韓楉樰這樣的主意,是很不錯的,可是,這人手,確實是個問題,這作坊,必須要是會醫術的人,或是懂些藥理的人。

「這個,我已經想過了,這作坊,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成的,我們不如就趁著這段時間,在找一些人。」

青墨對韓楉樰的話,向來是沒有什麼意見的,她說怎麼做,他就怎麼做好了。

而李時忠他們,見韓楉樰已經有了主意,也就紛紛點頭贊成了,畢竟,這是她自己的主意,而且,還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姑娘,我覺得,要是要招人的話,最好還是買些人,這樣的話,他們也不會輕易的背叛。」

最後,李時忠還是和韓楉樰說到,畢竟,有那些人的賣身契在手,就相當於控制了他們的性命,他們也會更加的衷心。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也是這樣想的,不過,要是買人的話,這樣的人,對醫術方面的事情,肯定就不是那樣的了解了。

「嗯,到時候在看看吧。」

韓楉樰想著,反正,這製藥的作坊弄成,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到時候,可以將人給買回來,然後,請個懂醫術的,指點他們就行了。

於是,事情就這樣給決定下來了,韓楉樰也開始為這件事情忙了起來。

韓楉樰想著,在上京這樣的地方,自己想要建立一個作坊,應該是很不容易的,只能先買一座宅子,然後改成作坊,這樣還要更加的方便一些。

可是,韓楉樰看了好幾天,都沒有看到什麼合適的宅子,頓時有些苦惱了。

「楉樰,你是想要買宅子嗎,你想要買什麼樣的啊?」

這天,寧靈雲上門來找韓楉樰,得知了之後,就想著,自己的陪嫁,好像就有座宅子在這附近,於是問了問她的要求。

「我能有什麼要求啊,只要是有座院子,有個能遮風擋雨的地方,就很不錯了,當然了,要是能離益生堂近一些的話,那就更好了。」

韓楉樰也沒有將寧靈雲當成外人,就將自己的想法和她說了一下,想著,她認識的人多,說不定知道誰有這樣的房子呢。

原本,韓楉樰也是打算將這買房子的事情,交給掮客的,可是,找了兩個,他們都說,這附近,沒有賣房子的。

就算是有,也都是小小的,根本不夠,要不然,就是一個城東,一個城西的,離的太遠了,韓楉樰只能放棄了。

「這樣啊,我有一座宅子,正好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大概就是一條街的樣子吧,你要是看得上的話,就賣給你吧。」

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寧靈雲覺得,自己的那座宅子,好像是聽符合她的要求的,只是,她知道,要是說送給她的話,她肯定是不會接受的,只能說賣給她了。

「真的啊,那真的是太好了,不過,這樣的大事,你不用和華若謙商量一下的嗎?」

對於寧靈雲的宅子,韓楉樰當然是很高興的了,而且,又離益生堂近,可是,她覺得,這樣的事情她還是應該回去商量一下的。

畢竟,韓楉樰可不希望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寧靈雲喝華若謙之間有什麼誤會,所以,並沒有立刻的答應下來。

「商量什麼,那原本就是我陪嫁的宅子,在說了,是給你的,他也不會不答應的。」 寧靈雲不以為然的道,想著,就算是華若謙真的知道了,自己將這宅子賣給了韓楉樰,也不會說自己什麼的,說不定,還會說自己做的好呢。

見到寧靈雲這個樣子,韓楉樰笑著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應該說她什麼好了,不過,卻能夠從她的神情中看得出來,她和華若謙之間的關係,是很好的。

這樣一來,韓楉樰也為寧靈雲感到高興,當然了,也沒有拒絕了她的好意,想著,她既然真心誠意的要幫助自己,那自己也沒有必要推拒了。

「那好吧,那等你有時間的時候,我就讓人去將這件事情給辦了吧。」

韓楉樰想著,既然已經說好了,那就還是儘快的就這件事情給辦了的好,等將宅子買下來之後,還有許多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我什麼時候都是有時間的,就這樣說定了,你到時候,就直接派人過去就好了。」

見韓楉樰應了下來,寧靈雲還是很開心的,她覺得,她幫了自己很多的忙,這個時候,能這樣幫得到她的地方,總是好的。

寧靈雲嘴上說的是不用和華若謙商量,不過,回家了之後,還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她,當然了,她也是肯定了他不會有什麼意見的。

果然,聽了寧靈雲的話之後,華若謙就笑著點了點頭,覺得,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