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我要是不接手紀家,他就把這偌大的家產捐贈給慈善機構。你說,這不是不給我活路嗎?太狠了吧!」

紀凌風想到自己的未來沒有了錢,他就有種淡淡地憂桑。

秦穆然聽到紀凌風這話,沒差點笑岔氣。

確實,這種事情也就只有紀凌風和紀旭琨這對奇葩父子才能夠做的出來。

不過這樣子也好,有壓力才有動力,至少紀旭琨的做法能夠讓紀凌風感覺到紀家的一切都來之不易,這樣他才會更加的奮發上進。

秦穆然不可能永遠會能夠幫助紀凌風,想要紀家長遠的發展下去,唯有紀凌風自己強大起來,這才可以。

「可憐天下愛父母心,紀叔叔的一番苦心,等你為人父的時候,你就明白了!」

秦穆然安慰了一句道。

「別說的像你已經有孩子了一樣!」

紀凌風看到秦穆然如此老氣橫秋,忍不住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話說他跟陸傾城結婚也有半年多了,按照他兩新婚夫妻的那個為愛鼓掌的頻率,怎麼著現在陸傾城也該有了啊!

可是偏偏陸傾城的肚子沒有一點的反應,一時間,紀凌風的目光充滿了懷疑,開始上下打量起了秦穆然。

千秋一夙 秦穆然喝著酒,也是感覺到了紀凌風不一樣的目光,頓時整個人一愣。

這小王八犢子是不是肚子里揣著什麼壞水呢?

「你看什麼!」

秦穆然喝了一口酒,有些氣憤地看著紀凌風問道。

「沒看什麼!話說然哥,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紀凌風湊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我能有什麼問題?」

秦穆然有些莫名其妙。

「男人那方面的問題!」

紀凌風拱了拱秦穆然。

「然哥,大家都是兄弟,我知道,這方面確實有些難以言齒,但是沒事,只要你說,我肯定給你找最好的醫生!咱有錢,可以治!」

紀凌風拍了拍胸脯,保證地說道。

秦穆然坐在位置上,他感覺這話怎麼聽著那麼的耳熟呢!

好像在京城的時候,貌似韋武和諸葛輕狂都對自己說過同樣的話!

我的臉上就寫著「我不行」這三個字嗎?

秦穆然感覺有些氣憤。

「滾犢子!」

秦穆然沒好氣地說道。

「然哥,你別這樣,我也是一片好心,我知道你擔心,我保密!咱們偷偷治療!」

紀凌風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以為是秦穆然被自己說到痛處了,惱羞成怒,立馬安撫地說道。

「現在男性疾病很是普遍的,也是什麼大問題!再說了,你自己就是醫生,你也明白,你不是萬能的,咱們該去看前列腺就看前列腺,該看什麼就看什麼。」

紀凌風還特意煞有其事地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鄭重地說道。

秦穆然氣的手都在抖,酒杯中的酒液都已經搖晃地從酒杯中滲了出來。

「然哥,你不要著急!沒事的!沒事的!」

紀凌風心可是真的大,即便這個時候,他還是堅定著自己的想法,以為是秦穆然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安慰地說道。

「紀!凌!風!」

秦穆然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句喊道。

「啊?幹嘛?」

突然,紀凌風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幾步,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覺自己周圍的氛圍有那麼一丟丟的尷尬呢!

貌似這個感覺……有那麼一絲絲的熟悉!

好像是………突然,紀凌風瞪大了眼睛,沒有任何的猶豫轉身就跑。

「想跑!晚了!今天我非要好好抽你!」

秦穆然大怒,一步踏出,瞬間來到了紀凌風的身邊。 「然哥,不要!不要!」

紀凌風傳來一聲嘶吼,只是,這聲音發出的時候,已經晚了。

秦穆然已經來到了他的身旁,對著他,毫不留情地打了過去。

「嘭!」

紀凌風的屁股結結實實地挨了秦穆然一腳,只感覺屁股上傳來一下疼痛,隨後身子一輕,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重重地落在了前方。

「然哥,你還真的是下死手啊!」

紀凌風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額頭上更是青筋凸起,臉色漲得通紅,不知道是因為喝了酒還是因為疼痛。

「下死手?呵呵,我還沒動手呢!」

秦穆然不以為然,這個紀凌風現在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都已經可以拿自己來調侃了,真的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給點顏色就開染坊!

哥像是不行的人嗎?怎麼看都不像!

不行的人有我這麼強壯,有我這麼魁梧嗎?

都沒有!

「然哥,我跟你說,我現在也一流高手巔峰,你不要逼我!」

紀凌風見自己沒有任何的退路,竟然是少有的硬氣了一回,站起身來對著秦穆然,說道。

「怎麼?一流高手巔峰很牛嗎?要跟我過過招?」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看著紀凌風,饒有趣味地問道。

「當然! 無上征服系統 反正今天都跑不掉,那本大少就跟你堂堂正正地打一場!敢不敢應戰!」

紀凌風擦了擦自己的鼻涕,不甘心地說道。

「走!」

秦穆然沒有想到紀凌風還有這麼硬氣的一面,他還是真的不怕死啊!

從他回到中海的時候,一流高手就已經不夠他看的了,更何況現在秦穆然已經是沖氣境下第一人了。

紀凌風這個一流高手巔峰,剛剛觸摸到了宗師之境的門檻的人就敢如此叫囂。

不好教育一下,他都不知道路為什麼這麼直。

「剛好格林大酒店的後面有一塊空地,用來給人打高爾夫的,咱們就去那裡決鬥!」

紀凌風那股子蠻牛勁兒也是上來了,理直氣壯地說道。

「地點隨你挑,我慫算我輸!」

秦穆然絲毫不虛,淡淡地說道。

「走!」

紀凌風說著便是率先走出總統套房的大門,秦穆然則是緊隨其後。

紀凌風走到電梯口的時候,突然迅速摁下電梯,然後合上,趁機逃跑。

秦穆然早就知道紀凌風這傢伙心裡有著點子,果不其然,他還是來這一招了。

想跑?

秦穆然肯定不會這樣放過紀凌風了!

做人嘛,講誠信最為重要。

說好了要絕對,要好好比劃比劃,那必然要切實地實行。

「哐當!」

秦穆然一指朝著前方點出,面前一面碩大的落地窗轟然破碎,秦穆然一步踏出,勁氣外放,背後勁氣凝聚成一雙翅膀,朝著下方迅速下落。

若是有人看到,一定會驚呼有人跳樓。

只是,秦穆然可不是一般地人,所有的速度都在秦穆然的意料之中。

局中局:甜蜜陷阱 另外一邊,紀凌風從電梯上向著一樓而去。

坐在電梯里的他好不容易才長舒一口氣,總算是忽悠了秦穆然一次,他還沒有追上來。

「哼!然哥,這次你萬萬沒有想到我變得這麼聰明了吧!」

紀凌風沾沾自喜地說道。

「這叫欲擒故縱!」

「真的以為我傻啊!連古武者都不是你的對手,我還跟你打,我得有多麼的想不開啊!」

「不好意思,今晚我就先跑了!」

紀凌風越想越是開心,甚至口中都不由自主地吹出了口哨來。

「叮咚!」

電梯到達一樓的聲音響起,紀凌風臉上帶著嘚瑟,吹著口哨,大搖大擺地想要走出電梯。

可是,當電梯門打開的剎那,面前露出了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容。

「然哥!!」

紀凌風嚇得直接大叫了起來。

他根本就不知道秦穆然是怎麼做到的。

明明自己進入電梯以後都沒有停留,怎麼秦穆然還會比自己快!

他是怎麼做到的?

紀凌風不相信秦穆然也是坐電梯下來的。

因為不可能有他這麼快!

「呵呵,小風,現在的你挺滑頭的嗎?」

秦穆然臉上帶著招牌的人畜無害的笑容。

只是,紀凌風看到秦穆然這個笑容以後,臉色瞬間就凝固了。

這個笑容,其實就代表著災難的降臨!

「然哥,你聽我解釋……別衝動!別衝動,都是誤會!誤會!」

紀凌風擺著雙手,臉上堆著笑容,極力的想要解釋。

只是,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事實就不用解釋。

但凡秦穆然相信紀凌風就不會在這裡堵著他了。

「誤會?呵呵,是嗎?那我們去高爾夫球場好好聊一聊人生,談一談理想吧!」

秦穆然冷笑一聲,一手探出,便是拎住了紀凌風的衣領。

「然哥,別衝動!我……..我錯了!」

紀凌風嚇得連說話都結巴了。

別看秦穆然這眉清目秀的樣子,可是紀凌風見過秦穆然殺人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

秦穆然要是發起火來,就算是紀凌風都嚇得夠嗆。

「錯了?現在知道錯了,就晚了!」

秦穆然冷哼一聲,反正不管紀凌風說什麼,都不好使了。

這個傢伙,現在越來越囂張了!

到底是你飄了,還是老子提不動刀了?

紀凌風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秦穆然拎著衣領朝著高爾夫球場走了過去,沿途格林大酒店的人員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

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紀家大少爺,中海的混世魔王紀凌風,他在幹什麼?

他現在竟然被一個人拎著衣領向外面拽著,關鍵是紀凌風臉上還很是畏懼,偏偏還不敢發火。

連紀凌風都不敢發火的人,得是什麼樣的存在啊!

紀凌風要是能力有,就算是這個天他都敢捅個洞來玩的人!

「然哥,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你饒過我吧!我突然想起來了,我老子還找我有事情要談呢!關乎紀家的生死存亡!對,就是這樣,你快放過我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