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等結婚。」

姜南初有些害羞的說。

「陸先生真是千年難遇的好男人,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他,不然就連我也不幫著你。」

「嗯,我懂,不是和醫生預約了時間嗎?」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對,我差點都忘了,一起去吧。」

「好。」

兩人簡單的收拾過後一起出門前往錦都醫院。

拍了片子,確定寶寶發育的很好,謝半雨才放心不少。

一開始知道肚子里孕育著一個小生命時,謝半雨是排斥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開始越來越喜歡他。

以後孩子就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了。

「半雨,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說說。」

在回去的路上姜南初開口道。

「怎麼了?」

「段景霽這段時間會來一趟錦都。」

「啪!」

謝半雨聽到這個名字,慌慌張張的連片子都拿不住,之間掉在了地上。

「你怎麼這麼大的反應,不過就是前男友罷了。」

「之前你突然回來,你們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矛盾?」

名宅故夢 「沒有矛盾,我不想聽到任何有關於他的事情,南初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別讓陸先生擔心。」

姜南初看著謝半雨這幅神經過度的樣子,直到現在她問她關於孩子父親的事情,她都是格外排斥的。

「好,我不說,但是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自己一個人走回去,就當是散散心。」

「那好吧,但是等回到家要記得和我報平安。」

「嗯。」

謝半雨應下,藏著心事朝公寓走去。

小區保安處門口,一輛奢華的邁巴赫停留整整半天了。

段景霽用最短的時間解決Y國的事情來到錦都,現在卻有些退縮。

他不知道該怎麼和謝半雨打招呼,想不明白為什麼內心有個聲音非要見到她,明明兩個人沒有任何關係了。

發動汽車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一抹俏麗的身影出現。

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她的狀態比在Y國的時候好了不少,氣色紅潤,臉上多了些肉,看起來更加迷人。

謝半雨沒有注意到附近的變化,身後一輛車正在極快的朝她駛來。

「小心!」

謝半雨整個人被帶入一個冷冽的懷抱,隨後一輛摩托車撞在欄杆上面,發出巨響。

「你是怎麼在開車,差點撞到人了知道嗎?」

「不好意思,真的非常對不起,我的剎車有些失靈。」

段景霽陰冷的瞪了那小年輕一眼,隨後將目光轉到謝半雨的身上。

她顯然是受到驚嚇,一張小臉都發白了。

「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檢查?」

「你怎麼會在這?」

謝半雨一把推開段景霽,如果見鬼一般的往裡面走。

「謝半雨,我想問問你這段時間究竟去哪裡了,為什麼一聲不吭的離開?」

「和你無關,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想見你。」

謝半雨說完還開始小跑起來,段景霽最受不了的就是她這幅躲著自己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樣。

「謝半雨,你把話說明白,憑什麼我就不能來找你?」

段景霽正要追上去,就被保全攔在門口,重重的砸了一拳在車門上,他就不信等不到這隻小兔子出門。

第二天清晨,謝半雨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起床,依照對段景霽的了解,昨天這麼不給他面子,今天應該是不會在小區門口了。

想到這裡,謝半雨繼續開始穿衣洗漱,這段時間她找了一份比較輕鬆的咖啡廳服務員兼職,畢竟將來還有孩子要養,她不能什麼都靠南初。

收拾好一切,謝半雨帶著大口罩偷偷摸摸的下樓。

「謝小姐,您不用擔心了,那人昨天走了。」

門口的保安笑著說。

「謝謝叔叔告訴我這件事情。」

天價寵婚:雙性總裁好凶猛 謝半雨鬆了一口氣,事情的發展軌跡在朝著她所想的發展,但心中流露出淡淡的失落。

謝半雨甩了甩頭,她不能再對他抱有任何希望了。

抵達咖啡廳,謝半雨火速換好衣服開始一天的工作。

咖啡廳絕大多數員工知道謝半雨懷孕都很照顧她,一般只讓她幹些輕活。

「半雨,十五號桌客人的拿鐵咖啡已經完成。」

「好,我立刻去送。」

謝半雨嘴角帶著標準的微笑朝著十五號桌客人走去。

「你說什麼,你要分手?我不同意!」

十五號桌的客人突然站起來,動作一大撞到謝半雨,導致拿鐵咖啡灑落出來沾到她的白色襯衫上面。

「嘶,我的襯衫被弄髒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說對不起有用,要警察做什麼?」

女人很明顯就是故意的,她的男朋友想要和她分手,那就將火氣撒到謝半雨的身上。

誰讓這個不幸的女人剛好撞在了槍口上面呢。

「行了,我們之間的事情和人家小姑娘有什麼關係,我賠你一件就好了。」

「怎麼,徐偉,你是不是看上這個服務員了?」

誤會變的越來越大,謝半雨開始不知所措起來。

「這位小姐您真的誤會了,我和這位先生是第一次見面。」

謝半雨話音剛剛落下,那女人直接將拿鐵咖啡盡數倒在謝半雨的身上。

「長得柔柔弱弱的,是想吸引誰的注意力呀,我今天非得給你點教訓。」

那女人說完還覺得不解氣,她高高的揚起手想要打下去。

「嘩!」

有一道身影出手比她更快,直接將這個潑婦一把推倒在了餐桌上。

「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就恨全天下所有女人,可笑。」

「你是誰,關你什麼事!」

那女人瞪著眼轉身,當看到男人容顏時沒了聲音。

那湛藍色的眸子足以讓整個世界都黯然失色。

「段景霽,她男人。」 “還出什麼事兒了呢!你們不知道?!少跟我裝糊塗!”,田小壯躋身上前,指着安然的鼻子罵道。

“你給我放下!”蘇元慶見狀一把打下了他的手,怒目而斥。

安然愕然,田小壯的那氣勢洶洶的指責讓她多了些茫然。再低頭掃視了下方的村民一眼,發現所有人都是一個表情。

他們很是憤恨!就像是在怒目瞪着一個偷了東西還死不承認的賊一樣!

安然哽咽了一聲,擡起了頭,“我想這裏面肯定有什麼誤會!誰能告訴我們,我們做錯了什麼?”,安然心憂長喊,生怕語氣太過生硬了得罪了這羣村民。畢竟,這已經是最後一天了,不容有失!

屆時,見衆人聽到安然這話,一下子全都閉聲了…

這時在下方人羣裏傳出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我,我昨天晚上蒙到鬼婆婆啦!她說,你們害死了她!”。

一時激起千層浪,衆人一片燥亂,又是在紛紛點頭稱是。

“對!我也夢到啦!”

“是那樣的對吧?”

“對!就是那樣!她哭着跟我說的!”

下面頓時議論紛紛。

門前的三人全都愣住了,包括田青在內,所有人都是眉頭緊蹙。難道說,是死人託夢?可是他們與鬼婆無冤無仇,鬼婆的死又不是他們造成的,鬼婆爲何會向村裏的人託夢,將這罪名扣到他們頭上?

安然疑惑不解,一時難以想通緣由。

“俺今天早上也去鬼婆那兒敲過仂!鬼婆家裏木人仂!你們殺人償命仂!”安然正想着,這時,下面的一個二十歲左右的憤青,站了出來,揚聲指責。

“對!殺人償命仂!”

“殺人就得償命仂!”

“嗚嗚~這鬼婆走仂,拓麻以後再來,咱麼以後可怎活仂…嗚嗚嗚…”

一時間,下面躁亂不堪。有憤怒的,有憂傷痛哭的。不過矛頭全都指向了安然等人。

衆人步步緊逼,謾罵着,擁簇了上來,將一行人堵在了門口。

田青麼有動,站在原地就如同一根礙事的稻草一般,讓村裏人給推搡到了一旁,連看都不願意多看一眼。

坑妻沒商量 三人愕然,面對這毫不講理的村民,一時間也是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言的田青,一頭扎進了背後的人羣。滿頭大汗的擠了上去,站在了安然的身邊,“只不過是一個夢而已!誰看見是她們害死的鬼婆的?!再說了,誰能證明鬼婆死了?!”,田青破腔大罵。

村民聞聲,一陣愕然,屆時走在最前的田小壯開口說話了,“那你拿出能證明你們清白的證據來!否則,不光他們三個要給鬼婆償命!就連你,也得一起和鬼婆下葬!”,田小壯怒聲大吼。

“對!一起陪葬!”

“陪葬仂!都陪葬仂!”



臺下呼聲不斷,通思連心。

“好!明天,明天我就把證據給你們!我田青是死是活?明天早上八點,來這兒找我!我給你們一個交代!”田青通紅着臉,憤怒的直指大吼。

這憤怒的吼聲一出,所有人都閉嘴了。臺下頓時陷入一臉寂靜,就連安然三人也是不說話了。

這是,田小壯又跳了出來,在下面一把揪住了田青的衣領,凶神惡煞的看着他“好!拿不出證據來,我明天來這兒給你們收屍!”,說完,甩開手,轉身插出人羣。

“明天再來仂!”

“對!明天再來,看他們還有什麼話說仂!”

“走仂走仂!”



衆人見田小壯先一步走了,也跟在後面烏央烏央走了。沒過幾分鐘,院子裏又陷入了先前的安定中…

“媽呀,終於是走了!這算怎麼回事兒嘛!做個夢都能賴着我們!”何偉長呼一口氣,嘆道。

蘇元慶則是沉眼,閉聲,滿臉的凝重。

安然一直在沉思,沉默過後,擡起了頭看向了田青,“田青,明天你打算怎麼辦?”,安然神色正然的盯着田青的臉,很是鄭重的問。

安然明白,田青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爲他知道,在今天夜裏,他們就可以走了!就是明天村民尋來追問,他們三人也早應遠去了。田青想一個人把這件事兒扛下來!

田青面色苦澀,“不知道,也許今晚我也會走的。這裏容不下我,村裏人容不下外鄉人…”,田青無奈的說道。

安然沉默了…

此時此刻,在她心裏對田青除了“感謝”,已經找不到第二個詞來描繪了。田青幫助他們太多了…

“我滴孩子!我滴孩子!”

背後傳來聲音,衆人尋聲看去,見蓮清正神色恍惚的伸着手,一步一步的從屋裏走了出來。

衆人心驚,經這羣村民的一鬧,差點忘卻了蓮清這邊的事情。

蓮清一步一步的挪出,衆人讓道,立在原地看着。這時,走到了安然面前,瞪起了雙眼,像是抓住了罪惡的元兇一眼,看着她,“你你你!把我孩子還給我!把我孩子還給我!!!”,蓮清指着安然的鼻子,叫着就要上去撕纏她。

田青見狀,一把把蓮清阻攔了下來。不知何時,他已經是臉色鐵青,變回了村民來之前的模樣。

“走!”

田青低呵一聲,抓着蓮清的手腕,就將她拖進了屋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