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誰?」

一看到這黑袍人影,方恆的腦中也開始回想起來,知道看見這黑袍斗篷下面的臉的時候,方恆的眉頭才是一皺。

這個人,他不認識,從來沒見過。

只是不知為何,方恆卻感覺這個人身上的氣息他很熟悉。

「他很厲害,能讓我都感到威脅。」

突然間,騰雲丹靈的聲音再次響起,一聽這話,方恆的臉色也是一變。

「能讓你都感到威脅?那豈不是聖……」

「不是聖武境的存在。」打斷了方恆的話,騰雲丹靈直接道,「我所說的感受到威脅,只是會有麻煩而已,如果是真正的聖武境存在,那我是察覺不到的。」

「原來如此。」方恆點點頭,「不過換句話來說,這個存在也是很有實力的了,不然不可能讓你都感覺到威脅。」

「嗯。」騰雲丹靈應了一聲,下一刻就道,「主人,你最好小心他,我如果是半聖級的話,我就能煉化他了,不過現在我不能被他發現,所以我睡覺了。」

話語說完,騰雲丹靈就徹底沉默了,一聽到這話,方恆也是徹底的呆住。

他也沒想到,騰雲丹靈突然會說出這種怪異的話,什麼不能被他發現,什麼自己要小心。「」

他原本計劃一天的,一個時辰,就已經完成。

現在十二個時辰過去,這就是十二倍的差距。

三千六百顆神級丹藥。

固界丹,破界丹,穩界丹,魂心丹,魂靈丹…等等,足足十種不同功用的神級丹藥,被方恆各種煉製了三百六十顆。

沒有一次煉丹失敗。

沒有一刻丹藥質量不好,全是最高。

這件事情換成以前方恆聽到,那他是絕對不會信的,他知道煉丹有多難。

只是現在,方恆卻是親眼看到了。甚至不只是親眼看到,就是他親手做到了!

這是何等的差距,這又是何等的心境變化?

方恆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在過片刻之後,方恆的手掌突地一合,那無數飛出來的藥材,消失了,那無數飛過來的丹藥,也停止了。

「怎麼了主人?不煉丹了么?」

方恆一停止拿出藥材,騰雲丹靈也是說道。

「不煉了,煉夠了。」方恆笑道。

「哦。」

騰雲丹靈應了一聲,下一刻就道,「既然煉夠了,那主人就趕快把我收回去吧,我幫助主人練了這麼多丹藥,慧命也來越強,也需要休息來進行調整了。」

「呵呵,把你收過來倒是不用著急,我得先問你一個問題。」

方恆笑道。

「主人儘管問,我一定知而不言,言無不盡。」

騰雲丹靈立刻回答。

「你現在還沒有到半聖級別,就已經能夠幫助我煉丹,那你要是達到了半聖級別,那你能幫助我什麼?」方恆道。

「到了半聖級別,我能幫助主人的就更多了,比如能讓主人省下狠多煉丹的能量,讓主人煉丹更加輕鬆,還能讓主人和我靈魂建立連接,讓主人更清楚的看到藥材的本質變化,而且我的神通也會更強,比如噴火殺人,比如砸人,再比如吸收人,或者防禦,這都有質的提升。」

騰雲丹靈道。

「是這樣么?」方恆眼神一亮,笑道,「那好,我明白了,你回來吧。」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掌就是一招,頓時間,這騰雲丹爐就化為了一道金光進入了他的手掌中消失了。

等到騰雲丹爐消失之後,方恆臉上的笑容也是更濃。

從來沒有一刻,方恆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擁有力量。

這種力量,不單單是拳頭的力量。

這是財富的力量,金錢的力量。

光是一天煉製三千六百顆神級丹藥這件事情,方恆就知道,自己的財富,將會是無窮無盡的了。

從今以後,方恆再也沒有用錢解決不了的問題。

「百分之百的成丹率,百分之百的最高質量,百分之百的快速產量,而且這還只是開始,日後會更快,那以後,還有什麼是我用錢解決不了的?」

念頭一閃,方恆的拳頭一下握緊。

他知道,從今天開始,一切的問題,方恆都有辦法解決了。

世界上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利益的問題,利益的根本,就是錢的問題。

煉丹,能賺錢,特別是方恆的煉丹手法配合他的騰雲丹爐,這是獨一無二的。

沒有任何的煉丹師,擁有完美血脈,聖級丹爐或許有的煉丹師擁有,只是完美血脈,只有方恆有。

一天三千六百顆丹藥,這不光是騰雲丹爐的功勞,這是他完美血脈的功勞,是他完美血脈能夠掌控自己的「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只見那隻剩上半個身子的人形怪物突然間張開了嘴巴,一股股黑色的光華當即從他的嘴中噴了出來,一瞬間,就形成了歇,兩個呼吸間,就變為了湖泊,五個呼吸之後,黑色的光華就已經變成海洋!

「嗯!」

正躲閃著這四肢攻擊的方恆看到這一幕這時候也是眼神一縮,他沒想到,這個怪物的手段竟然這麼多,同時還那麼的怪,這讓他都有了一種難以招架的錯覺。

好在的是,錯覺終究是錯覺,不是真正的感覺。

「這股能量,蘊含一股莫名的混沌意志,想必一旦接觸,就會被這莫名的混沌意志進行侵蝕吧,不過可惜的是,這混沌意志遇到的是我。」

腦中劃過了一道念頭,下一刻,方恆正在躲閃的身影就猛然一停,雙手同時一合。

轟隆!

一道黑色的光華當即從方恆的身上爆發出來,相比於這個怪物釋放的黑色能量,方恆的黑暗之門光華,要更加純粹和深邃,只是一出來,那無窮無盡的黑色能量海洋就開始向著黑暗之門涌過去了。

「滾!」

就在黑暗之門吸收那黑暗能量海洋的時候,方恆也是大喝一聲,雙手成掌,接連拍出四次!

轟轟轟!

接連四道爆炸聲傳出,肉眼可見,這個怪物的雙拳和雙腿,直接被方恆的手掌給拍飛了!

這怪物分開的兩個拳頭和兩條腿力量強是不假,只是這只是單純的力量強,沒有高階神武那種造化之力的加持,那方恆自然是不怕的,有碎天決在身,他的筋骨血肉早就強的不能再強,硬碰硬倒也是不怕了,之前方恆躲,也只是想看看這怪物到底有什麼本事。

「吼!」

一發現自己的雙腿雙拳直接被方恆擊飛,那怪物也是驀然暴吼一聲,上半身的軀體一晃,嗖嗖破空聲立刻響起,卻是他那被方恆擊飛的雙拳雙腳,都再次回到了他的身體上,連接了起來。

「吃我一劍。」

就在這時,方恆的聲音卻再次傳出,只見方恆的身體不知什麼時候突地飛到了黑暗之門上面,手掌一震,黑暗之門就直接化為黑暗光華進入了方恆的手內消失了,下一刻,方恆的手掌一拔,當場讓腰間的真武劍開始出鞘了。

嗡!

真武劍一出鞘,一道震動聲就突然在虛空中傳出,隨之出現的,就是一道漆黑無比的劍芒成形,對著這黑衣怪物就衝擊過去了。

「毀天滅地!」

見到方恆這一道黑色的劍芒向著自己衝擊過來,終於,這個一直發出怪吼的怪物,終於不再只是發出吼聲,反開始喝出了一句人言!

一聽到這人言,方恆的眉毛也是一挑,他能看的出來,這道聲音,不是這個黑衣怪物本身發出的,倒好像是某個隱藏在遙遠地方的人下的命令!

轟隆隆!

一道更為劇烈的爆炸聲這時候從這黑衣怪物的體內響起了,肉眼可見,這黑衣怪物的雙手分別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光華,卻是兩桿黑色的長槍!

這兩道黑色的長槍只是一出,喀拉拉的空間破裂聲就接連響起了,一看到這一幕,方恆的眼神也是一變。

他就算不知道這兩道黑色的長矛到底是什麼,只是他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強度,這足以破壞他剛才釋放的劍芒了。

「看來還是得再加強力量。」

腦中劃過了一個念頭,下一刻方恆的真武酵再次劈了出去!

唰!

一道充滿著五彩光華的劍芒爆發,當即就融入到了之前方恆斬出去的黑色劍芒之中,兩道劍芒一碰,立刻就是氣息再次提升,同時速度也再次加強,只是一剎,這劍光就狠狠的衝擊在了那黑色怪物的身上,根本就沒給那黑色怪物丟出長槍的機會。

轟咔d咔咔!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肉眼可見,只見方恆的劍芒剛剛觸碰到了那黑色怪物的身軀,就開始爆炸起來,眨眼間就形成了一道通天徹地的巨大的能量柱,圍繞著這能量柱四周的,是無窮無盡的狂風和亂流!

這一劍,方恆是沒有任何留情的,同時他更知道,這攻擊他做出來,那他所在的地方,很快就不會在隱秘下去了,無數的人都會注意這裡。

只是這不是方恆關心的重點,他現在根本不在乎自己暴漏還是不暴漏,他只是看著那個被能量柱包圍的黑色人影。

他想知道,這黑色的人影,到底能不能撐得的全力攻擊。

「吼」

片刻后,一道吼聲開始在那能量柱之中響起,只是這一道吼聲,不再像之前那樣充滿兇殘和恐怖的氣息,反充滿了虛弱。

聽到這聲音,方恆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怪物,肯定是要被他的能量給徹底消滅了。

果然,就在這人形怪物發出了那道吼聲之後,這怪物在能量光柱中的身影,也漸漸的消散,這是徹底被破壞的表現。

「總算是解決了。」

看到這一幕,方恆暗道一聲,只是他的目光,卻依舊是看著那能量之柱。

他知道,這怪物是被他解決了,只是事情,去不算完。

就剛才那一道人聲他就知道,這個怪物,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呵呵,很好,你果然厲害,連我的魔人傀儡都能毀掉,怪不得上次你能躲過我的能量追擊了,你的境界雖然只是魂武,但是你的力量以及綜合戰力,卻已經達到了中階神武的巔峰地步,我生存了這麼多年,也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厲害的杏。」

果然,就在方恆看著那能量光柱的時候,一道聲音也再次響起,只見那漸漸消散的怪物腦袋開始說話了。

「魔人傀儡?怪不得了,能擁有人的形態,獸的意識和意念,以及這麼強壯的力量,那除了傀儡,再也沒什麼別的東西。」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目光看著那傀儡頭顱道,「而且你能製造出如此強大的傀儡,可見,你一定是個傀儡大師,可我卻不記得和傀儡大市過矛盾,不知道你到底是誰?」

「呵呵,杏,你是真的不記得我了?」

就在方恆話語落地的時候,這傀儡之頭中再次傳出了一道笑聲。

「記得你?你認識我么?」

方恆眼神一閃,最近所做的無數事情都開始從眼前一一劃過,最終方恆的眼神一縮。

方恆想起來了!

當初在來到無井城巨鯨一族的時候,方恆就自己離開,前往破碎之域,想要看看造化神鼎碎片中的寶藏,之後他闖入了一個空間通道,空間通道中,突然出來了一隻黑色的大手要抓他。

萬幸關鍵時刻他反應的快,直接出來了。

這個傀儡,以及這個傀儡上傳遞的氣息,和當初那黑色的大手就一般無二!

「是你!」

方恆的眼神一下凝重起來,「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是造化神宮的存在。」

「嘿嘿,好杏,看來你就算不掌握著造化神宮的秘密,也是掌握著造化神宮的鑰匙了,好好好,知道這一點,就不枉我浪費一個魔人傀儡,杏,你給我等著吧」

就在這時,這傀儡頭顱也再次傳出了一道話語聲,似乎很是驚喜一般,只是話還沒說完,這聲音就漸漸變小了,最後直接消失無蹤,同樣,那傀儡的頭顱此刻也徹底化為了碎片。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臉色也是陰沉不定起來。

他知道,事情出現這個變化,那真的就是複雜了。

首先就是他沒有想到,當初他進入空間通道,遭遇黑色之手的襲擊,這個黑色之手的主人,竟是一個活人。

其次他沒有想到,這個活人這麼厲害,在察覺到了他氣息的一瞬間,竟就能派出這麼強大的傀儡過來找他。

僅僅是這兩點沒想到,方恆就已經落入了絕對的被動中了,更不要說這個神秘的存在這麼強,他隨便派出一個傀儡,都擁有著神武的戰鬥力,那要是真的遇見他,方恆能擋住?

「造化神宮,可以想象,這絕對是個大寶藏,可是到了我手上,這個卻就已經是燙手山芋了。」

暗道一聲,方恆的拳頭一下握緊,自從他當初把那造化神鼎的碎片收集起來之後,他的麻煩和危機就一下變大了。

一下就從原本的神武層面,跳到了高階神武,甚至是聖武的層面,這種級別的存在,方恆現在是很難對付的。

「難道要放棄?或許真的該放棄了,畢竟寶貝雖好,命在才是重要的,而且我現在已經有了那強大的煉丹手段,只要給我時間,什麼樣的財富我積累不起來?」

腦中劃過了一道念頭,此刻的方恆,已經不在為資源發愁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煉丹手段能給自己帶來什麼,那他自然對其他的寶藏不再有那麼迫切的需求,特別是這種大寶藏,這風險太大了。

「算了,先回去看看情況吧,如果情況不好,那放棄也沒什麼,大不了把世界殘片丟出去,直接陪著蛟神進入他要進入的地方,之後在打道回府。」

再次暗道一聲,方恆做下了決定,下一刻他就不再這個地方停留,直接閃爍兩下,消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