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眾人一陣驚恐的大叫:「你說……她就是二小姐?」

「當然!除了二小姐,誰能把那一身紅衣穿得那麼絕世妖嬈?而且她身上的靈紗衣,據說是顏家萬年冰紗衣改造的,精神力永不枯竭,整個封瀾大陸絕對找不到第二件,它就是二小姐的標誌。」

「天哪?竟然是永遠不會枯竭?這也太可怕了吧?」

「是你太孤陋寡聞了!二小姐的事整個九幽帝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就好好看著吧,今天魂組要倒大霉了!甭管它之前多囂張,多風光,遇到二小姐,就是他的好日子到頭了。」

「是嗎?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魂組整天橫行霸道,到處搶新生的穹幣,也該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那麼囂張!」

一顧傾城:絕世女相 聽到周圍的那些議論,蘇淺沫緊緊的皺起眉頭,她沒想這麼高調,不過看起來,似乎不可能了。

這時候,魂組的人讓開一條道路,魂絕走了上來,停在她五米遠的地方。 蘇淺沫淡淡的掃了魂絕一眼,這就是魂絕?魂組的頭兒?

看起來二十四、五歲,長相一般,留著兩撇八字鬍,說不上難看,但絕對和英俊扯不上關係!

而且她本能的不喜歡這個人,尤其是接觸到他的目光,蘇淺沫的眉峰霎時一擰。

此時魂絕正放肆的在她身上打量,幾乎從頭到腳看了個遍,而且他眼底閃過一絲驚艷和****,雖然很快就被他掩飾,但蘇淺沫絕對不會看錯!

又是一個齷齪的男人,她生平最厭惡的就是這種下流的人,就是這樣的畜生毀掉了蘇雲瑤!

魂絕此時還不知道蘇淺沫正在努力壓抑著殺意,他看著蘇淺沫,嘖嘖搖頭,不愧是九幽帝國第一美人,再美的人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

不過,既然敢招惹他魂組,就得為此付出代價!嘿嘿……等著教訓了她再帶回去好好享受!

想到這,魂絕驕傲的揚起下巴,一副老大的模樣,裝腔作勢的問:「你就是蘇淺沫?」

蘇淺沫雙手背後,收回打量的目光,她冷冷的說:「是我!」

「聽說你不願意加入我們魂組,還打傷了我的人,你膽子不小啊,知道惹怒了我的結果就是死嗎?」

看到魂絕陰狠的眯起眼睛,蘇淺沫忍不住嗤笑一聲,嘴角依舊掛著妖嬈絕美卻毫無溫度的笑,她輕飄飄的問:「你難道不知道,就算閻王,也拿不走我的命嗎?」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很好!你有種!既然敢和我們魂組做對,就得有膽子承擔後果!」

魂絕話音剛落,白月忽然衝上前,猛然擋在蘇淺沫的前面,一臉戒備的看著魂絕說,「魂絕,這件事是我和孫興的事,和師妹沒關係,你別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這事終究是因他而起,她不能把蘇淺沫牽扯進來!

雖然她也聽過蘇淺沫的事,知道她手段厲害,是個了不得的人,可這畢竟是魂組!

整個魂組加起來有一千來人,真要打起來,蘇淺沫沒有任何勝算,而且一旦和魂組結怨,以後在四級院,別想有好日子過!

然而,魂絕是個愛面子的人,蘇淺沫打傷了孫興,這口氣他若不出,以後還怎麼服眾?

還有,他看上了蘇淺沫,他要這個女人!

魂絕一把推開白月,一臉嫌惡的斥責:「白月,這沒你事,你給我閃一邊去!蘇淺沫打了我的人,我就得教訓教訓她!」

說完,他大喝一聲,「魂組的,給我上!教訓一下這個臭娘們!」

蘇淺沫眼裡殺氣一閃,對付這麼多人,只靠她和白月肯定不行,必須召喚二小黑它們了!

「小二小……」「沫兒忘記本王了嗎?」

蘇淺沫還沒召喚二小黑,就被凌熠辰性感的嗓音打斷,他如同天神一般降臨,霸氣的紫色身軀在翩然落下的瞬間,釋放出一股極其龐大的靈壓。

轟!

駭人的靈壓驟然壓在了整個魂組的頭上,剛才還趾高氣昂的魂組頓時陷入一片痛苦之中,就連周圍那些圍觀的學生也都臉色蒼白,可見這靈壓是多麼強悍!

「啊……好強……的……靈壓……」 魂組的人紛紛發出痛苦的哀嚎,全部慘白著臉倒在地上,身體蜷縮成一團不停的打顫,縱然是魂絕這個五星幻靈,也都捂著胸口,嘴角掛著血絲。

蘇淺沫挑眉看著凌熠辰,唇畔藏著一絲笑意,嗓音裡帶著不易察覺的溫柔,「你怎麼來了?」

她得承認,面對魂組五百多人,她之所以能這麼鎮定,除了本身不怕,還有一點是因為凌熠辰。

她知道,關鍵時刻,這個痞子一定會出現!

蘇淺沫有些恨自己對他的依賴,但又不厭惡這感覺,所以她很矛盾。

玫瑰戀曲 凌熠辰「唰」的一聲打開紫扇,用扇面遮擋,在她臉上偷親一口,才邪魅的笑道:「本王的女人都讓人欺負了,本王怎麼還能坐得住嗎?」

要不是剛才被那群老傢伙糾纏,非讓他直接升入二級院,而他又不能暴露真實等級,他也不至於耽擱這麼久。

他早就預料到,小女人到了蒼穹學院勢必會被人盯上,所謂樹大招風,小女人已經名動帝國,甚至在大陸上都已經小有名氣,必然會被四級院的兩大勢力拉攏。

而小女人的脾氣,怎麼可能加入任何一方?結果必然演變成群毆!

所以他擺脫那幾個老傢伙就趕緊循著她的靈香找到這!

從魂組的人浩浩蕩蕩的圍上來,他其實就一直在暗處觀察,他想看看他的小女人會怎麼處理。

她果然沒讓他失望,即便是一人獨自面對五百多人依舊面不改色,而最讓他驚喜的是,乍見他的瞬間,她唇邊那抹笑,徹底泄露了小女人的心事。

她啊,知道他會來,她信任他,依賴他!

蘇淺沫嗔了凌熠辰一眼,還沒等她開口,便又有四道身影倏然落下,「唰唰唰」落在她前面,竟然是那幾個「跟屁蟲」。

顏明澈站在蘇淺沫右邊,美到人神共憤的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擔憂,他聲音淺淡的問:「沫兒,沒事吧?」

「誰准你叫得那麼親密的?老子准了嗎?!」不等蘇淺沫回答,楚楓就火爆的吼了一嗓子,擋在了幾人的最前面。

這個戰鬥狂人一向沒什麼耐性,看到戰鬥就熱血沸騰,所以他手裡那宛若關公大刀的戰器甚至已經捲起了半透明的幻力,看起來十分森然恐怖!

洛北軒和洛依靈落在楚楓兩邊,也都進入戰鬥準備。小丫頭回過頭,笑嘻嘻的說:「三嫂,有我和三哥在,哪個不要命的敢欺負你,我就和他沒完!」

蘇淺沫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她到底要說多少次,這丫頭才能不叫她「三嫂」?

不過,他們來得非常及時!有他們在,魂組就更不在話下了!

她今天剛入學,本來不想惹是生非,但既然魂組招惹上她了,她當然不能做縮頭烏龜,正好趁這個機會打垮魂組,在學院立威!

現在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全是來看熱鬧的少年少女,他們認準了魂組人多勢眾一定會贏,那她就讓這些人看看,強者和弱者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他們這邊就是強者,就算只有六個人,也能以一敵百!

她要借這個機會,建立她自己的勢力!

想到這,蘇淺沫眉峰一凜,動用意念拿出離火七翎刃。 這時候,魂絕橫眉冷對,大手一揮,「給我上!我就不信他們六個新生能敵過魂組這麼多人!」

魂組的人齊聲吶喊,烏泱泱的就開始攻上來,蘇淺沫冷冷一笑,大吼一聲:「我們幾個新生就來會會魂組!」

她話音一落,凌熠辰,顏明澈,洛北軒,洛依靈,楚楓都像商量好了一樣,二話不說就開始各自使出幻力!

蘇淺沫則凜然的站在原地,魂絕不動,她便也不動,只用餘光看著她的幾個幫手!

「看老子打你們片甲不留!」楚楓瘋狂的甩動戰器,像一隻狂暴的老虎一般沖向魂組。

洛依靈也不甘示弱,俏臉微寒,嬌聲喝道:「敢惹我三嫂,看我的厲害!」

楚楓和洛依靈如同被打了雞血,而且戰鬥毫無章法,不召喚契約獸,更不用玄技,就是不停的用幻力輪番轟炸!

兩人彷彿被魔鬼附體,獵豹一般迅捷的身體快速跳躍,所到之處,霸氣的幻力宛若橫掃千軍,伴隨著轟隆轟隆的巨響,地面出現一個個大坑,而魂組的人也瞬間倒下一片!

「這他媽哪是人啊,簡直是魔鬼!」魂組的人驚恐大叫,他們真是怕了那可怕的亢奮二人組,一看凌熠辰氣定神閑的在原地晃著扇子,互相遞個眼色,大吼一聲就一起殺向他。

「本王可沒時間沒你們玩兒!」

凌熠辰漆黑的眼底閃過一絲玩味,他依舊面不改色的立在原地,霸氣又優雅的揮動紫扇,一陣陣紫色的雷系幻力宛若無聲的波濤,安靜卻極其兇猛的吞噬著來人。

但凡被他的幻力擊中的人,不會驟然飛出十幾米遠,也沒有轟隆的巨響,而是直接倒在地上,徹底昏厥!

這就是凌熠辰的霸氣,彷彿一頭蟄伏在黑夜中的雄獅,瞬間就能要了獵物的命!

相比之下,洛北軒的戰鬥比較溫和,雖然水系幻力本身攻擊性不算太強,但也足夠傷得那些級別低的人爬不起來。

至於顏明澈,身為隱族家的未來家主,他手段非常直接,把他幻宗級別的靈壓轟然釋放,在加上他的精神力是銀階中級,靈壓更是強橫霸氣,簡直如同一座巨山從天而降!

「啊……」

「好……好強的靈壓!

「該死的!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他們太強了!」

又是一群人痛苦的倒地,而此時魂組的人已經倒下一大半!

楚楓一看她氣定神閑,粗暴的吼了一聲:「女人,還不趕緊上!」

蘇淺沫忽然凌空跳起,把精神力注入到鳳離火七翎刃,她快速的揮動著手腕,一波又一波刺眼的紅色幻力宛若一輪彎月不斷的斬擊周圍!

轟!碰!

「啊……該死的……這是什麼玄技……」

蘇淺沫一招斬擊,十幾個人同時被掃出好幾米遠,重重的摔在地上,疼得他們呲牙咧嘴!

這一招是她在模仿風系玄技疾風斬,儘管威力沒那麼大,但對於這些大幻師或者幻王來說,已經相當有殺傷力!

她之所以沒有出動鳳凰火,是因為鳳凰火的力量太強悍,一旦被鳳凰火吞噬,就會立刻化成一片灰燼!

她和魂組沒有深仇大恨,沒必要直接下殺手! 蘇淺沫加上四公子,還有洛依靈,六道身影不斷交錯,幾乎根本沒用上半個時辰,來勢洶洶的魂組就已經「全軍覆沒」!

魂組的人全都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這場原本以為會魂組壓倒性勝利的戰鬥,卻以驚人的閃電之速結束,而勝者竟然是蘇淺沫等六個人!

眾人全都驚呆了,一個個瞠目結舌,張大嘴巴像吞了雞蛋一樣,眼底全是驚恐!

太可怕了!這六個人還是人嗎?竟然就這麼抵擋了魂組五百多人?

就算是因為他們實力太強,可是以一敵百也實在太可怕了啊,更何況他們甚至都沒召喚契約獸呢?

這簡直就是魔鬼六人組啊!

而實際上,這個結果早在蘇淺沫的預料之中。

雖然能進入蒼穹學院四級院的人都是天賦極好的少年,但魂組大多都是剛入學不久的少年,整體的實力都不高,大多是大幻師,少部分是幻王,只有極少數是幻靈級別。

再看他們這些人,凌熠辰和顏明澈都是幻宗,光是靈壓就足夠讓魂組的人無法動彈,所以就算沒有召喚契約獸,就算沒使出中級玄技,但也足夠打敗魂組!

眼看魂絕還一枝獨秀的立在那,蘇淺沫眼裡閃過一抹輕蔑,她沖著魂絕輕嘲道:「魂絕,帶著你的人,滾!」

魂絕看著周圍倒下的一片人,眼裡霎時閃過陰毒,「蘇淺沫,你有種!可你別忘了,我是魂家的長子,得罪了我們魂家,你吃不了兜著走!我不會放過你的!」

「呵,魂家么?我蘇淺沫還不放在眼裡!」

魂家的確不容小覷,但畢竟不是青玄帝國的三大家族,和現在的蘇家比起來,根本是天壤之別。

況且,因為學院內的一次鬥毆,就發動整個魂家殺進九幽帝國,這絕不是明智之舉!

魂絕聞言眼裡霎時充滿了陰狠毒辣,蘇家這個女人膽子真夠大的!如果他在這服軟了,以後還怎麼在魂組立威?魂家的臉往哪放?

傳聞中蘇淺沫有諸多寶貝,不過那畢竟出是傳聞!青玄帝國還傳聞夏姬是大陸第一美人,可在蘇淺沫面前還不是黯然失色!

所以蘇淺沫一定沒有傳說的那麼厲害!

想到這,魂絕他忽然大喝一聲:「我會讓你後悔小看魂家,今天我先解決了你,然後殺光你蘇家的人!」

說著,他猛的雙手結印,「萬木叢陣!」

蘇淺沫眼裡倏然掠過濃重的殺意,想殺光蘇家,他沒那個本事!她也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魂絕,是他自己找死!蒼穹學院雖然規定不能殺人,卻沒規定不能廢了他!

魂絕等級雖然高,但精神力只是銅階低級,她甚至都不用鎮魂鏈,猛然揮出一團巨大的火焰,如同一個千斤巨捶,在魂絕召喚出木系中級玄技萬木叢陣之前就狠狠的把魂絕擊飛。

她的火焰比其他幻師的火焰要厲害得多,再加上她注入了百分之百的精神力,所以這一下打得魂絕胸骨都「咔嚓」一聲斷裂!

下一秒,她飛身而起,在魂絕落地之前,掌心凝聚一團白色幻力,如同當初廢掉水月涵時候一樣,準備直接把這團幻力轟入魂絕的體內。 魂絕大驚失色,看到她眼底滔天的殺氣,頓時意識到不好,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真打算殺他,她竟然不怕魂家!

得逃!這個女人瘋了!

然而,蘇淺沫既然已經下了殺心,又怎麼給他機會逃離?

轟隆!

魂絕體內發出一陣悶響,他的眼珠子瞬間瞪得滾圓,鮮紅的血絲布滿了他的眼白,看起來猙獰得如同鬼魅!

他轉動著猙獰恐怖的眼珠,看著宛若地獄修羅一般的蘇淺沫,黑色的眼球不斷的顫動著,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當然,還有恨!

噗哧!魂絕噴出一大攤血,然後身體猶如支離破碎的布娃娃,癱軟的倒在地上!

蘇淺沫嘴角的笑容驀地冷酷異常,魂絕此刻靈珠被廢,靈脈被毀,四肢百骸都劇痛無比,這就是她給他的回答!

想動蘇家,就要為此付出代價!!

蘇淺沫垂下長睫,斂起所有的寒氣和波濤洶湧,再抬起眼瞼的時候,她的眼底已經化為一片平靜!

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又驚又懼的看著她,甚至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聽過二小姐的人都知道她手段狠辣,所以縱然看到她親手廢了魂絕也不會意外,而他們震驚的是,她只是一星幻靈,可魂絕卻是五星幻靈,她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廢了魂絕,甚至都沒給他還手的餘地?

蘇淺沫低頭看了一眼魂絕,森然道:「這就是,你想動蘇家的下場!」

蘇淺沫那句話,是說給魂絕聽的,更是說給所有人聽的,她要每個人都知道,只要有她在,就沒人能動蘇家!

當蘇淺沫冰冷的目光掃向周圍的時候,那些人紛紛打了寒顫,好半天之後,周圍才忽然傳來一陣歡呼聲,「二小姐,乾的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