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林羽和白妙手同時驚叫一聲,一臉愕然的看著錢萬金。

他之所以這麼愛黃金,是要靠黃金保命?

這是什麼情況?

是一種罕見的怪病嗎?

這應該算是世界上最富貴的病了吧?

即使是見多識廣的他們,也被錢萬金的話驚到了。

錢萬金不顧兩人的震驚,又問道:「你們猜,我多大年紀?」

「四十到五十。」白妙手率先開口。

林羽微微頷首,也認同白妙手的說法。

「錯了!」

錢萬金搖頭,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兩個月前,我剛滿二十八歲!」

二十八歲?

兩人愕然,頓時面面相覷。

這錢萬金怎麼看也不像是只有二十八歲的人啊!

要說他有個六十歲,可能都還靠譜點。

這個時代,武者長得顯年輕的人不少,長得像他這麼著急的,倒真的是鳳毛麟角。

震驚之餘,林羽又恍然大悟道:「你這麼顯老,跟你只能生活在有黃金的地方,都是因為一個原因?」

「對!」

錢萬金重重點頭,臉上一片苦澀。

「這是病嗎?」林羽道:「如果是病的話,也許,我能找人替你看看。」

「沒用的。」錢萬金搖頭,滿臉失落,「也許,我這確實是病,但卻不是醫生能治的。」

林羽詫異,沉思片刻,又道:「具體說說你的情況,也許,我們能幫得上忙。」 整個大會場上,都是靜悄悄的。

落針可聞。

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觀眾忍不住舉起了雙手鼓起掌來。

就在他鼓掌的那一瞬間,如同蝴蝶效應一樣,引起了周圍人的反應,紛紛鼓掌起來。

緊接着,無數人都是發出了尖叫。

儘管是同歸於盡,但是這場比賽的精彩程度,卻是前所未有。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卻是看到。在場上,一道身影,居然竭盡全力的想要站起來,那是黎石。

看見黎石想要站起來。這讓不少人都是愣了一下。

首先,L班中的一名女生就忍不住叫喊起來:「黎石,加油!」

就在她喊起來的同時,其他學生也都是紛紛叫喊起來:「黎石,加油!」

「黎石,加油!」

「黎石,加油!」

頓時,不少人都是心情變得緊張起來。目光全都是投向了正在竭盡全力站起來的黎石。

終於,在萬眾矚目下,黎石終於站起身來。

當下,裁判就吹起了口哨,抬起了右手的紅旗,沉聲說道:「三人賽第一場,L班獲勝!」

頓時,一陣歡呼聲、鼓掌聲就響徹開來,宛若要震懾雲霄。

很快,醫療人員就將兩個班級的學員都帶了下去。

擔架上的馮輝目光望向了走到自己身前的許林,臉龐上露出了羞愧之色,說道:「對不起,老師,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的話,或許我們早就贏了。」

「輸了就輸了,不要在意那麼多,」許林只是淡淡一笑,說道,「好好去療傷,接下來的比賽,還需要你出手呢!」

聽到許林的話,馮輝咬了咬嘴唇,眼中流露出了濃濃的自責之色。畢竟如果不是他一開始太過囂張狂妄,導致自身大意的話,恐怕結局不可能會這個樣子。

就在馮輝和溫家雙胞胎姐妹被送去醫療室的同一時間,許林轉過身來,望向了眼前S班的這群學生,出聲說道:「現在,你們看到了吧?」

眾多學生都是沉默不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你們有着磐石一般的意志,但是他們也有,你們經歷過特訓,但是人家也有,所以。在這一場比賽中,如果你要是稍微大意的話,那麼你得到的下場,就是輸!」

「而且,你們不要忘記了,這雖然只是比賽,但是,如果這要是戰場呢?那麼現在,你們就已經變成一具屍體了。」

許林的話,讓在場的眾多學生的臉色都是變得更加凝重起來。

許林知道,他們是將自己的話給聽進去了,所以他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出聲問道:「現在,你們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話音剛剛落下,雜毛三胞胎就走了出來,他們正是三人賽的第二場的參賽學員。

其中,姜炎看着許林,臉龐上露出了非常堅定的神色,他五指一握,攥緊拳頭。目光中充滿了堅決之色,沉聲說道:「知道,老師,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

許林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上吧,打出一場,漂亮的戰鬥。」

「是!」

雜毛三胞胎口中異口同聲的喊出了一道聲音,然後就齊齊的向擂台上走去。

與此同時,劉歡也是看着眼前這三名L班的學生。沉聲說道:「你們永遠都是我的驕傲,上吧,讓S班看一看,我們L班的風貌!」

「是!」

當下。三人賽的第二場正式開始。

姜家三胞胎,也就是雜毛三胞胎,雖然都是異能者,只不過他們對於自身的異能操控還是沒有太過熟練。而且因為時間太過緊迫的關係,所以他們還沒有利用自身的異能進行進一步的開拓,因此雖然他們全力以赴的去戰鬥,去比賽,但是最終,還是輸給了L班的人。

最終,三人賽的第二場由L班繼續獲得了勝利。

不過,因為姜家三胞胎拼盡全力,將L班的一個戰力非常強大的學生給重傷淘汰掉,因此,這一場三人賽,L班才累積了兩分。

換句話來說,現在的L班,只是比S班優勝了兩個積分點而已。

因此,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一場了。

七人團隊賽。

如果S班想要贏的話。那麼就必須得在團隊賽打贏的同時,場上還得存活三個人,至於L班,則是需要獲取勝利,哪怕是平局都可以了。

這一場團隊賽,在這一刻,氣氛嘛就變得非常凝重起來了。

縱然是劉歡,也沒有第一時間將參賽名單上報。畢竟,一開始,他還以為L班對到S班的時候,理應輕鬆碾壓的才是,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前者居然會這麼難啃,打到最後,居然還要打團隊賽。

這是劉歡怎麼都沒有預料到的,所以,他必須得將之前的戰術全部推翻,尤其是在看到溫家雙胞胎姐妹的異能時,他更需要作出更加具體的方案才行。

「馮輝現在怎麼樣了?」與此同時,許林也是出聲詢問了一聲,畢竟馮輝在S班裏還算是一個非常強有力的戰鬥者。

聽到許林的話,狄亞妮搖了搖頭,俏臉上露出了難看的神色,出聲說道:「馮輝在剛剛三人賽的時候已經嚴重透支,而且胸前有幾根肋骨斷了,已經不可以再參加比賽了,不然的話,傷勢會更加嚴重的。」

許林聞言,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那溫柔和溫暖她們呢?」

「她們受到的傷勢不是很嚴重,而且她們本身又是輔助者,現在已經蘇醒了,所以能夠上場。」狄亞妮出聲說道。

聽到狄亞妮的話,許林緊皺起了眉毛,沉思了一番之後,目光就看向了眼前的眾人,出聲說道:「既然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麼,我們接下來,在原先的戰術不變情況下,改變一下參賽人選,溫暖退出,溫柔繼續參賽,任宇,你加入其中。」

「啊?我?」聽到了許林的話,一直默默的當個安靜的美男子的任宇頓時有一些不知所措,指了指自己,有一些不敢相信地出聲問道,「老師,你說的,是我嗎?」

。 聽到這話,顧驚鴻忍不住微微挑眉。這一場大雨,倒是便宜了舅父一家人。就是不知道那個孤女,之後會怎麼辦。

算了,反正這件事早就已經和爹說過。他應該也有準備,自己就不用繼續操心了。想點這裏,顧驚鴻微微嘆一口氣,說:「好,我知道了。你時刻關注一下外面的情況,有什麼消息記得及時通知我。」

「是。」答應下來之後,北安轉身離開。

這一場暴雨聲勢浩大,直到中午的時候這才停下來。顧驚鴻這一天都在房間里,還真的是悶壞了。剛剛有出門,就聽到外面傳來吵鬧的聲音。

顧驚鴻微微皺眉,把北安叫過來:「北安?北安?」

「小姐,我在這呢。」北安剛剛從外面回來,就聽到顧驚鴻叫她的聲音,連忙跑過去,看着她問:「小姐,怎麼了?」

「外面怎麼了?怎麼這麼吵?」顧驚鴻看着北安問。

說到這個,北安也忍不住嘆一口氣,臉上都是不忍心的表情。開口說:「小姐,這也是奴婢剛剛準備說的事情。就是因為昨天晚上的這一場暴雨,現在城外有好多地方都已經遭殃了。這不是到了午時才停,有好多世家都已經搭棚施粥了。將軍一大早就已經讓人開始準備,現在外面正忙着呢。」

聽到北安這麼說,顧驚鴻忍不住微微皺眉,然後才站起來:「走吧,我也過去看看。」

顧驚鴻帶着幾個丫鬟一起走出去,發現大街上已經都是難民。看到這一幕,眼睛裏閃過一絲不忍。回過神來之後,顧驚鴻這才看着自己身後的北安,說:「你們幾個也不用跟着我了,快去幫忙一起施粥,我也過去。大家一起幫忙還能快一點,這些人就能早一點吃上東西。」

聽到這話,幾個丫鬟連忙過去幫忙。顧驚鴻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着過去了。

這一次的災情來的太過突然,大家都沒有提前準備。所以無奈之下,皇上只能讓穆守安和太子一起來處理。

在看到穆守安的時候,顧驚鴻並不是十分驚訝。只是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他。

還好,大概是因為這一次情況比較緊急。在看到顧驚鴻的時候,穆守安並沒有直接走過來,只是對着她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

反而是之前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那個太子,眼神看起來十分陰冷,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過顧驚鴻也沒有在意,反正自己不認識對方,兩個人也沒有什麼利益上的糾紛,所以對方怎麼樣都跟她沒有關係。想到這裏,顧驚鴻開始繼續忙手上的事情。

「來,這是你的粥,小心點,被燙了。」顧驚鴻微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男孩說。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哄鬧的聲音,顧驚鴻忍不住微微皺眉。走過去的時候,就看到是一個男子正在鬧。

「這是怎麼了?」顧驚鴻看着一個丫鬟問。

在看到顧驚鴻的時候,丫鬟還嚇了一跳,說:「小姐,你怎麼過來了。」

「我剛剛就在旁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多人都在這裏。」顧驚鴻看着不遠處的一群人問。

「唉,就是有一個災民,看起來情緒不太好。一直都在搶別人的東西,誰說都不聽。這不,剛剛還打起來了。」丫鬟發感情看起來也十分無奈。

聽到這話,顧驚鴻忍不住微微皺眉,也不聽丫鬟繼續說,直接就走了過去。她剛剛走過去,就看到那個男子將一個老人撞倒在地上,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我也是難民,我多吃點怎麼了?你們都是假惺惺的,其實根本就不願意把這些東西給我們。」男子看着正在施粥的人說。

顧驚鴻冷笑一下,快步走過去。在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就提起衣裙,將他給踹出了人群。

那個人倒在地上申吟,但是根本就沒有人理會。顧驚鴻臉色難看的看着大家,說:「我知道,經歷過這一次的災情之後,大家的情緒都不是十分穩定。但是如果這樣的話就開始四處找事,那就不要怪本小姐不客氣。」

周圍的人互相看看,誰也不敢說話。大家都能看出來,這個小姐不一般。

看到大家都沒有說話,顧驚鴻這才滿意。重新看着北定,說:「你繼續在這裏施粥,如果出現什麼問題的話,直接就去東邊找我,我在那裏。」

北定剛才也很生氣,但是她只是一個丫鬟,肯定不能亂說什麼。這個時候看到那個男子被顧驚鴻收拾,心中十分解氣,點點頭說:「好嘞,小姐,這裏就交給我吧。」

顧驚鴻點點頭,這才轉身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開始施粥。

等到快要城禁的時候,施粥終於結束了。顧驚鴻揉了揉脖子,只覺得渾身酸痛。她看着北安,說:「東西要是收拾的差不多我們就先回去,這裏玉簪幫助的人很多,我們看看明天應該怎麼辦。」

經過這一天之後,北安也是累的不行,點點頭說:「好的,小姐,我們現在就回去。」

兩個人一起往回走,路上還看到很多無家可歸的難民。也是在這個時候,顧驚鴻才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有多渺小,根本就救不了這麼多人。

就在這時,兩個人迎面看到了穆覺晚,身後還帶着一隻軍隊,正在巡城,大概是害怕有賊人趁機作亂。

「見過三王爺。」顧驚鴻對着穆覺晚規規矩矩的行禮。

穆覺晚微微抿唇,看着顧驚鴻說:「現在外面不安全,本王送你回去。」

「不用了。」顧驚鴻沒有一點猶豫的直接拒絕,然後才說:「我身邊有北安陪着就可以了,三王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一次的穆覺晚竟然沒有說什麼,微微點頭之後,只囑咐顧驚鴻注意安全。

這倒是顧驚鴻沒有想到的,回過神來之後也沒有說話,直接就離開。

回到將軍府之後,顧老將軍並不在,據說是去皇宮了。

顧驚鴻看着管家,問:「伯伯,今天是不是有邊關的信送過來。」

。 靈氣裹住了他的身體,毫髮無損地將他放在地上,贏啟緊閉雙眼,以為他已經死了。

「你別急。」洛蔓開口,「我也不想見凡人這個模樣,早晚都會解決的。」

「你為什麼要攔著我去死。」

「因為你本來也沒想死啊。」

贏啟一愣,怒髮衝冠,「我都從城門跳下來了,還叫不想死。」

「我沒來之前,和我走之後,你都有大把的時間尋死,我也攔不住你,不如我們坐下來,好好聊幾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