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踩我在腳下!」巫行雲再次勃然大怒,靈虛大能是修道界中最為頂尖的存在,如同修道界中的帝王,放言將靈虛大能踩在腳下,這是何等的狂妄。

「這是……」但是巫行雲的靈虛法相隨即猛的一滯。

因為就在此時,林凡突然朝著前方跨出了一步。

在其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座高聳入雲的七層青塔!

而一陣漩渦在林凡身後出現,下一刻林凡的身影和青塔都消失在了原地!

巫行雲一愣,這一刻他竟然失去了對於林凡的感應!

而就在他全力尋找林凡之時,小魚突然沖他猛地一吸!

一股無形的力量迫使他朝小魚而去!

「雕蟲小技!區區八星妖獸,老夫不知道滅殺了多少了!」巫行雲冷笑一聲祭出了一件散發三色靈光的寶扇,沖對買你狠狠一扇!

果然吸力大減,而下一刻一隻破碗一下子將這扇子吸了過去!

嘭!

巫行雲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破碗中的他的高階靈寶的扇子便就這麼化為了灰燼!

「無視我的操縱直接迫使我的法寶自爆!這怎麼可能!除非是實力遠在我之上的人物才能做到!不對!你的這破碗難道是玄寶以上!你怎麼可能發揮出威力來的!!」

巫行雲一下子驚住了!

「哼!不是說雕蟲小技嗎?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法寶們有多厲害!」小魚神氣十足的盯住二樓這裡,一股吸力再次襲來!

巫行雲再次掏出了數件高階靈寶,而他還未激發,自己的頭頂處一隻數米長的蜈蚣憑空出現,緊接著三個數米直徑的旋渦朝他迎頭籠罩而下!

而那青塔也是直接橫在了其身前! 而那青塔也是直接橫在了其身前!

一股難以抗拒的威壓讓他一瞬間動彈不得!

他急忙激發了手中的四件高階靈寶,但是剛剛激發出威能抵擋住了小蜈蚣的旋渦和青塔,卻還是被遠處的大碗與喜愛子吸取了過去!

這讓他臉色難看之極!

「死!」

這時候青塔塔尖上突然出現了林凡的身影,只見他渾身青筋暴起,操縱著一把足足有數十米的巨劍直接迎頭斬下!

嘭!!

這劍雖然巨大,速度確實匪夷所思的快!

巫行雲的各種手段直接被青塔蜈蚣和小魚牽制住動彈不得,指的是祭出了自己跌護身光罩!

他還來不及是戰神鵝毛洽談對策,巨劍便殺到了他的天靈之上!

嘭!!

巫行雲,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一條胳膊直接化為了血霧,而巨劍卻是在他一聲天地神威的天地法則的攻擊下被打散了開來。

而他氣喘吁吁地直接寄出了自己跌元神,施展天地法則去硬抗巨劍,巨劍被打的支離破碎,化為了五十把通靈劍!

而他的元神大展神威,催動著自己的法相迎上了去!

青塔被打的連連後退,小蜈蚣的旋渦也被打散,小蜈蚣退回了塔內,而就在巫行雲陰笑不止,恢復自己的斷臂之時,一具龐大的法相一下子從青塔上方浮現,正好是林凡催動了魔神法相!

「來得好!」

巫行雲大喝一聲就要上去大戰林凡,而林凡卻是朝他衝來的途中直接一個閃身直奔其肉身而去!

「天真!」武啟雲冷笑一聲,有他的法相和元神在自己的肉身怎麼可能有事?

而就在他獰笑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吸力讓他整個發想都猛地晃動一番!

「不好!」而就在他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下一秒,其法相一下子夢虧了,整個元神也一下子萎縮了不少!

他的元神噴出一口鮮血,慌忙順義除了數里才堪堪回頭,這才發現自己地肉身被林凡施展法相直接打成了粉碎!

看著下一秒,林凡驅使著魔神法相勢不可擋的自己殺來。巫行雲臉色鐵青,他總算知道林凡先前的話語絲毫沒有胡扯的意思了!

自己的肉身被破,一時之間元氣大失,連壽元都損失了一半,數月之內他都無法打出法則、法相的攻擊了,雖然他可以奪靈,恢復實力不需要想靈神期修士那樣需要耗費大半壽元和諸多天地材料,但是以他目前的狀態,也足以讓他苦修數十年才能恢復巔峰了!

現在的他如同一名靈虛期一星左右的修士。

對方二人殺心大起而且絲毫不見實力衰敗的跡象,自己根本不是對手,再戰鬥下去,空很有額可能被滅!他猛地一咬牙:「林凡!還有你這個垃圾生物,今天的戰鬥是老夫的恥辱!老夫總有一天要親自拿回來!很快!你們給老夫記住了!乖乖的等死吧!!」

他猛地吐出一口精血夾雜著諸多法決之後,其的元神在原地消失不見,下一秒就無影無蹤了!

林而林凡才堪堪到了其所在的地點,林凡神識全開,卻是沒有發現那巫行雲的任何行蹤。

林凡收了法相一陣可惜。

「讓他跑了!可惜啊!」

這時候小魚也恢復了原來的蘿莉樣子,只是她顯得十分虛弱。

「可惜什麼?能把他肉身殺死就很可以了!凡是到達靈虛期三星以上的大能幾乎很難殺死,就算是同階甚至靈虛巔峰都很難殺死的!而且到了這種境界恢復力驚人,卡納他的樣子和宗門,我估計找到合十的肉身後,最多十年便恢復巔峰,甚至法力更精純了!也就更難對付!」小魚虛弱道。

「嗯!我的魔神法相半月之內是無法再激發了,我的法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同時催動青塔。通靈劍、緊接著是法相,我又消耗了一千多萬靈石!」林凡忍不住道。

「呵呵!我損失了三百年壽元!和至少三把中階靈寶的金精!而且我半年之內都無法發揮出先前的攻擊了,除非有大量的金精鍊化!」小魚眼神故意十分萎縮的沖那林凡可憐巴巴道。

「你又打我法寶和金精的注意!!」林凡忍不住是白了其一眼,不過兩人都是一笑,顯然剛才的大戰讓他們的關係拉進了不少。

「趕緊走吧,找個安全的地方恢復!」小魚吞噬了一大塊金精道。

「嗯!」

林凡直接取出了青塔,他一方發覺催動之後,青塔猛然包裹住了二人。

林凡的天地法則瘋狂運轉,他猛地向前跨了一步!

他這一步跨出之時,身上突然冒出了一圈圈玄奧難言的青光神紋,如同處於一輪突然升騰而起的旭日的包裹之中,身周整個虛空都似乎被扭曲了。



林凡和小魚,給人一種瞬間收縮進那片虛空之中一般的感覺。

青塔帶著二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數十里之外,林凡和小魚的身影緩緩浮現。

「我去!你這青塔太厲害了!還是空間轉移寶物!!!」小魚興奮地盯住了林凡的青塔。

林凡白了其一眼直接收了青塔道:「我也是剛剛才能發揮出這青塔的空間瞬移的神通,它還可以轉移傷害呢!只不過我現在還無法催動,可能要到靈虛期吧,而且這一次施法消耗了我大半的法力!我要便恢復便飛遁,這青塔是不能再動用了,而我剛才動用也只是想早點離開那裡罷了,以免被其找齊人手在追來,對方肯定有追蹤的書法或者法寶,先行離開肯定能打亂他們的思路,想找我們,呵呵,難!我這青塔剛才的空間瞬移已經你切斷了他們術法的聯繫,除非我們身上有他們追蹤類型的法寶,步入那想找我們,難了!」

「嗯!走!!」小魚表示你的青塔還沒我的破碗厲害,她隨意的點了點頭。

林凡取出神梭,法力灌注其中,神梭化為了一隻小舟的樣子,一裹小魚,化為了透明般的直奔遠處疾馳而去,轉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神梭本來就有隱匿的神通,就算林凡在靈神期修士身邊飛過,若是那靈神期修士沒有仔細探查的話,就算貼近他身邊也發現不了的,這讓林凡小魚的安全有了很大的保證,也可以避免一些諸多不必要的麻煩。

「你這個老頭還活著呢!」

西域大洲,距離御靈宗十萬裡外的一處極為隱秘之地,在地下百米一處挖開的洞穴內,小魚的聲音好似十分驚訝又很不爽的樣子。

「哼!你死了,本大帥哥也不會死!!」

老頭氣呼呼的沖小魚道。

當年小魚還是一星妖獸的時候,老頭是露過面的,當時就是老頭對小魚施展的鑒定之法。

此時距離對戰巫行雲已經過去了三年的時間了。 「呵——,呵呵呵呵呵——」

誰知,面對李忠恆的指責、同學們的質疑,以及班主任范老師的質問,顧佳蕊是不急、也不惱。不但不急不惱,還突然掩口不住搖頭輕笑不已。

「你——,顧佳蕊,你這是什麼意思?」

見得顧佳蕊如此,講台上的班主任范老師,下意識一怔,微一皺眉道。

「沒什麼意思。我只是覺著實在太好笑了而已。哈哈哈哈——」

顧佳蕊想也不想,當即回道。

此話一出,便又是禁不住好一通大笑起來。

「太好笑?!有什麼好笑的?顧佳蕊,你這丫頭,就不要再故弄玄虛了。還不老實給我交代。說!你是不是抄李忠恆同學的卷子了?」

被顧佳蕊這一陣一陣的笑聲,給笑得有些著惱,范老師一拍講桌,沉下臉來,沒甚好氣的道。

「我就是在笑范老師您這麼好忽悠咯。還有同學們也是一樣,這麼好糊弄,人家隨便掰扯一句,你們都能信,哈哈哈——」

「最可笑的還是李忠恆同學。李同學,你要信口雌黃,給人潑髒水,麻煩也敬業點、認真點,行不?你不覺得,你剛剛編的那破事,實在是太扯么?哈哈哈哈哈哈——」

見得范老師如此,顧佳蕊卻是絲毫不怵。不僅不怵,反而是愈發大笑不止。口中說出來的話,卻是懟得大傢伙兒俱都是啞口無言。

見得她如此,范老師抿緊了唇,沒有再言語。眾同學也是頗有些心虛的撇過頭去。倒是李忠恆立時就急了:

「顧佳蕊,你可不要血口噴人!我哪有是在編故事?你明明就是抄了我的卷子。否則,你怎麼會……」

李忠恆原本想要舊話重提,指責顧佳蕊是抄了他的卷子,才得了滿分。然而,他的一番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便被那白胖小蘿莉,給毫不客氣,一把打斷。

「都說了你這話很扯了,你還編?!你也不看看,我的座位在哪裡,你自己個的座位,又是在哪裡?這二頭,可是南轅北轍,離得有不下十幾米遠呢。我是有順風眼么?居然可以原封不動、照搬照抄你的試卷。」

「李忠恆,你這故事,編得可不是一般的扯!范老師和同學們,你們居然也會信。我可真是為著你們的智商捉急啊!」

白了一眼那猶自神叨叨中的李忠恆,顧佳蕊又用一種近乎同情和看白痴的目光,在眾同學與班主任范老師身上,一一掃視而過,無奈而又不耐的嘆了口氣道。

眾同學:「……」

咦,也是哦。

望了眼李忠恆,又瞧了眼顧佳蕊,一眾學生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二人的座位,不說是相隔十萬八千米吧,也是一個在東、一個在西,著實是離得有夠遠的。

顧佳蕊說的沒有錯。

李忠恆說她抄了他的卷子什麼的……

好吧,仔細一想,這還真是有夠扯的。

這故事編的也太假了吧。

還有……這個時候,眾學生才猛然想起顧佳蕊剛剛那番話之中,說的最後一句話。還有她剛剛望向他們的神情和微表情。

他們被鄙視了!

居然被顧佳蕊這個土肥圓死學渣,給鄙視了!

emmmmm—— 此時距離對戰巫行雲已經過去了三年的時間了。

這些日子,林凡一直在參悟那煉荒大道經,越是參悟他越是感到心驚,這大道經裡面不僅有匯聚天地間五行屬性最強的材料融合為天寶的煉製方法,其中更是有諸多的修復各種法寶和熔煉各種金精之法,其中竟然還記載著靈紋!

靈紋,乃是所有玄寶才能擁有之物,再厲害的靈寶也不可能和玄寶相比較,而這原因便是因為靈紋,只有玄寶上面才可能擁有器靈,而要成為玄寶,就必須擁有靈紋!

在如今的天地,靈紋早就失傳,或這回事只有少數幾種掌控在大禪寺、天道宗這樣的超級大宗門手中,而一般的靈寶想要進階為玄寶,就必須慢慢的產生出靈紋來,而想要直接煉製出玄寶,那就需要修士自己會銘刻靈紋了。

林凡終於是大概參悟投了這大道經的煉製之法,他最近這大半年來一直在研究靈紋刻印之法,而他的飛魚群有了十萬多妖獸屍身,開始了瘋狂的吞噬、進階,而這半年來他的噬靈蟲也蘇醒了,讓林凡欣喜的是,強迫他們吞噬的化風獸的妖丹屍身,果然是進階除了一些化風獸的天賦,雖然只有一點,但是,本身噬靈蟲吞噬五星金精和特殊元氣進階,而化風獸直接吞噬靈石修鍊,雙方到有些異曲同工的意思,這也是噬靈蟲能繼承化風獸直接汲取靈氣修鍊的原因,現在的噬靈蟲依然是可以依靠吞噬靈石來提升自身修為了,雖然每天吸收的數量有限,畢竟是需要消化的,但是比之以前的進階速度足足快了十餘倍!

而他的水火判官和通靈劍也全部恢復到了巔峰時期,而讓林凡笑得合不攏嘴的是,林凡現在已經可以試著將通靈劍和天隕金精融合到一起了!

而且按照煉荒大道經中的修復經文記載,他因為滅殺齊雲天和濃眉而無奈損壞的三十一把破損的通靈劍可以修復!

這三年來林凡手機了大量的金精,而且在這一大批血劍宗弟子和洞魔門修士以及仙化門、雲星門所有靈神期以上修士的儲物袋中找出了各種以前他懶得過問的金精!終於是派上用場了!

按照煉荒大道經中的記載,通靈劍雖然不能融入其他金精來提升威力,但是卻可以依靠那些戀蝶金精來恢復自身!而具體的方法和法決大道經中有記載,於是林凡剛剛有所頓悟便毫不猶豫的開始準備重練破損通靈劍了。

「老頭,這一塊僅僅好像是天羅精?」林凡不確定的指著自己手中的一塊金精問道。

老頭還沒開口,小魚卻是直接強自阿勒老頭的前面。

「連自己手上到底是什麼金精都不知道,居然還敢拿出來煉器。」小魚不屑的看了林凡和老頭一眼,嘲諷道。

「我說的對嗎?」林凡問道。

「是天羅精!」

「那你還廢話!」老頭直接白了小魚一眼。

「怎麼,難道你就想這樣把這兩團金精混在一起?」接下來,林凡正準備將手頭上這團金精丟入一旁的天火爐中,按照他和老頭的本意,是想將所有的金精融合之後,再反覆淬鍊,但是看到林凡這樣的舉動,小魚卻是馬上發出了一聲冷笑。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林凡頓時頓住,看著小魚問道。

「怎麼,你以為煉製金精是炒大雜燴,只要將頂級的金精都投在裡面,熔成一團就好了么?」小魚冷笑不止,「可笑至極,暴殄天物。」

「這麼說,你精通金精淬鍊之道?」老頭頓時大吃了一驚。他自然知道法寶胎體煉製有極深奧的道理,但是此種頂級金精一種也是難得,一般的煉器師,就算深通煉淬鍊金精之道,也是根本不知道如何淬鍊,如何配比能夠讓這麼多頂級金精發揮最大神妙的手段的。對於他和林凡來說,這些頂級的金精,只要全部融合在一起,都能夠各自發揮一些本身的神妙,淬鍊出來的飛劍胎體,就已經極其驚人了。

「雖然不能說是比起一些煉器大能厲害,但是比起你們這樣暴殄天物,胡亂浪費,卻是要強出百倍不止了。」小魚得意的哼了一聲。

「小丫頭,到底真的假的,你該不會是想騙吃金精吧?」林凡眉頭一跳,看著小魚道。

「你可以試一下的。你隨便從這兩團金精中取出一小團,混在一起,然後我在讓你取出兩團,按我所說的比例配比在一起。不用怎麼淬鍊,你至少就看得出高下了。」小魚一副都不願意和林凡爭辯的樣子,哼道。

「小子,試試看。」老頭馬上對著林凡叫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