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出手吧!我若是一出手,你怕是就沒有機會再出手了!」

白朮盯著陳劍平傲慢的冷哼道。

「呵呵,一招,殺你!你可準備好了?」

陳劍平聞言,咧嘴殘忍一笑,冷冷的質問道。

這話一出口,在場眾人明顯都是面色一變,都覺得陳劍平實在有些狂妄了。

白朮的先天優勢,可不是開玩笑的。

「你找死!!!」

白朮一聽頓時怒了,大腳用力在地上一跺,轟的一聲就朝著陳劍平殺了過去,鋒利的爪子就像是三把尖刀劃過空氣,帶起一道道白色的氣浪,宛如死神手中收割性命的鐮刀一般急速而出。

從罪惡王冠開始的無限綜漫 這一擊,速度,力量,都完美到了極點,甚至連攻擊的位置完美到了極點,幾乎沒有任何的缺陷。

整個演武場上,不少人都是面色再度一變,神情有些震驚跟畏懼,這麼恐怖的一擊,他們自認為是無力抵擋。

「不錯,挺兇猛的,只可惜,你終究只是一個畜生,卻少了一絲靈性跟變化啊!」

陳劍平淡淡一笑,滄浪!長劍出劍,宛如閃電蜿蜒扭曲,劃過虛空,眾人只感覺自己的眼前都猛的一亮,而後,陳劍平動了。

這一動,天地變色,風起雲湧,幻影閃爍。

快!

狠!

准!

劍法的三大要素在這一刻,完美的體現在了陳劍平的身上,速度如疾風,殺機如暴龍,準頭如蟒蛇,同樣是無比完美的攻擊,不過,他的攻擊明顯比白朮要恐怖太多了,因為他動靜有序,虛實莫測,給人一種飄忽不定,千變萬化的恐怖感覺,讓你根本無法確定她長劍攻擊的方向。

「死!」

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一聲輕喝驟然從陳劍平的口中傳出。

而後,天地間的颶風,肆虐的殺機,恐怖的波動,全部都在瞬間煙消雲散。

長劍入鞘,陳劍平宛如一代宗師一般,神色平靜,不悲不喜。

而白朮,這個同樣恐怖到了極點的傢伙,此時卻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靜靜的站在原地,瞪大了那猩紅的眸子,一臉的驚恐之色,慢慢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

只見那濃密白色長毛覆蓋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片血跡,而且,血跡出現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隨後,白朮的喉嚨蠕動了兩下,似乎想要發出什麼聲音,結果,聲音尚未發出,整個人便重重的朝著地面倒了下去。

婚癢 「砰!」

一聲悶響,把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怎麼可能,白朮竟然真的沒有擋住這個外來人的一招?」

「他到底是怎麼殺的白朮?」

所有人都是一臉的不解,茫然之色,實在是陳劍平出劍的速度太快,快的眾人根本都沒有察覺到。

死一般的寂靜中,陳劍平一臉冷漠的嘲諷道:「我早就說了,一招殺你,你還不信,現在好了吧!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吧!」

「呼呼……」

倒吸冷氣的聲音,密集的在人群中響起 「此人好恐怖的速度!」

姜紫衣此時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而後盯著陳劍平冷冰冰的笑道:「好實力,不但劍法卓絕,也足夠很辣,很好。」

「呵呵,多謝紫衣誇獎!」

陳劍平抱拳,微微彎腰一笑道。

可姜紫衣一聽,卻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陰鬱之色,她的身份地位何等恐怖?那可是這裡的上仙,擁有著真正仙家的血脈,如贏盛天這等,同樣擁有上仙血脈的人,叫她一聲紫衣倒是無妨。

可陳劍平呢?雖然實力不錯,可他又算的了什麼?

現在竟然直接叫她紫衣,這簡直就是沒有把他姜紫衣放在眼裡。

「林逸,你可有把握?」

姜紫衣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扭頭盯著林逸咬牙切齒的問道,如果林逸不能夠拿下陳劍平的話,那麼今天,她可就要倒大霉了啊!

「我來!」

正當林逸準備開口的時候,白倉卻咬著牙齒,一臉憤怒的走了上來,他們一族最為好戰,狂暴,這白倉又跟隨了姜紫衣有些年頭,所以對於陳劍平的挑釁可是非常反感憤怒,雖然他也同樣沒有看清楚陳劍平是如何出手的,不過卻已經無所謂了,他就是要殺了陳劍平。

陳劍平神情明顯一怔,似乎沒有想到這白倉竟然如此有膽氣,在明知道他劍法無敵的情況下,竟然還敢走出來,當即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紫衣麾下之人,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不過這膽色倒是讓陳某佩服,你出手吧!」

「紫氣東來!」

白倉聞言沒有任何廢話,爆喝一聲就朝著陳劍平沖了出去,一縷高貴的紫氣有如蟒蛇一般纏繞在白倉的身上,這紫氣一出,整個演武場上所有人都是眼睛猛的一瞪。

紫氣東來正是姜紫衣掌握的那仙法,威力驚人,極難修鍊,便是心思敏捷的人類,想要修行這紫氣東來都是萬中無一的,可現在一隻白毛怪物竟然修行了這紫氣東來。

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沒想到這白倉的天賦驚人如此驚人!」

「不錯,他實在有些著急了啊!以他的驚人天賦,如果能夠活下去,也許三五年,這礦坑內便會多一位超級高手啊!」

「不錯,著實可惜了啊!」

與此同時,林逸才無奈的苦笑道:「殺他只需一招!」

「什麼?」

姜紫衣一聽,軀體猛的一顫,一臉的震驚之色,這陳劍平的劍法何等犀利,她剛剛也是看的清清楚楚,特別是那恐怖的速度,便是這位在這礦坑之中,成名多年的超級強者遇上了也要小心謹慎對待,可現在,林逸竟然敢說只需要一招。

「你,你沒有開玩笑?」

姜紫衣盯著林逸無比緊張的顫抖問道。

「沒有!」

林逸淡淡笑道。

「呵呵,好,等會兒你下去!」

姜紫衣淡淡笑道,白倉的戰鬥力的確很恐怖,不過死也就死了,人有的時候在一個環境內待的時間久了之後,也會染上一些其他人的習慣,在這裡,她看過太多的殺戮,再加上她的血脈高貴,久而久之的這些人的生死,她也就不放在眼裡了。

此時,白倉在動用了紫氣東來之後,戰鬥力明顯恐怖到了極點,速度也快的宛如鬼魅一般,竟然不曾動用任何的武器,揮拳就朝著陳劍平砸了過去,不過他的拳頭此時卻釋放著一股宛如鮮血一般可怕的光芒,跟纏繞在身上的紫氣,形成了強烈的視覺衝擊。

可怕的氣勢就如同針尖麥芒一般犀利,讓人望而生畏,體內的氣息,在這一刻也宛如巨龍一般在激烈蕩漾咆哮。

林逸的目光也落在了白倉的身上,在動用了紫氣東來之後,白倉的戰鬥力最少提升了一倍有餘,這種情況,便是他也非常的好奇,以他的實力,如果能夠修行這紫氣東來的話,那陳力王就算是現在出現在他的面前,怕是也擋不住他的一拳吧!

「不堪一擊!」

陳劍平見狀,雖然心頭沉重了一分,不過依舊還是傲慢的冷哼起來,作為陳家的嫡系他同樣也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如果連區區一隻白毛猴子都打不過,他陳劍平的顏面往哪裡放?

當即,陳劍平手腕一抖,那鋒利的長劍再度蕩漾開來,長劍蕩漾的速度非常的緩慢,可當它劃過虛空的時候,之前長劍所停留的方位就會多出一把一模一樣的長劍來,眨眼間,陳劍平手中的長劍就在虛空中蕩漾了半圈。

而原本只是一把的長劍,此時在陳劍平的面前也出現了七把,長劍有靈,微微震顫,散發著一股股可怕的氣息,互為攻擊,互為防禦,竟然直接組成了劍陣。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只是一把劍,就能夠組成劍陣?」

圍觀眾人驚呆了,這實在太可怕了。

劍陣,那在上古可是專門兒用來誅仙滅魔的恐怖手段啊!它的威力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可想要動用劍陣,需求也是十分複雜的,當年,上古大仙為了布置十絕陣誅仙,也花費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才布置成功。

雖然眼前陳劍平的劍陣只是最簡單的一個,根本無法跟上古十絕陣相比,可也同樣讓人震驚,恐怖了。

瞬間。

陳劍平的劍陣便跟白倉那釋放著恐怖血光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一起。

「叮叮叮……」

一連串密集清脆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就像是有釘子在敲打劍陣一般。

「沒想到這白倉在動用了紫氣東來之後,實力竟然強悍到了這種地步!」

「他們一族的爪子本來就犀利堪比鋼鐵,不過在動用紫氣東來之後,竟然能夠硬抗道器級別的寶劍,倒也的確有些出人意料啊!」

贏盛天等人也看出來了戰鬥中的情況,紛紛頷首,解說道。

「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接下劍陣,白倉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傲嬌之色,忍不住冷冷的盯著陳劍平嘲諷了起來。 此時,他雖然沒有武器,法寶,可是他的一雙鋒利的爪子,便是最強大有效的進攻武器,而且因為是自己軀體的一部分,在動用起來,會更加的隨心所欲,在白倉看來,勝利今天應該是屬於他了。

「它輸了,你自己照顧好自己,等會兒我去就可以了。」

林逸扭頭看著秦嵐,淡淡的笑道。

「輸了?」

姜紫衣一聽,不禁神情一怔,此時白倉可是佔據上風,沒有絲毫的敗北的跡象啊!

「你……可以去……死了!」

突然,陳劍平怨毒的聲音驟然響徹整個演武場,他的雙眸在這一刻,就像是夜空中閃爍的星辰一般明亮,傲嬌,白倉的表現讓他很是驚訝,不過……到此為止了!

話落。

陳劍平面前的劍陣驟然消失,合而為一,長劍上驟然爆發出了一團璀璨刺目的光芒,而後,狠狠的朝著白倉斬了下去。

「不好!」

正洋洋得意的白倉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那鋒利的爪子猛的朝著寶劍揮了過去。

「噗嗤!」

一聲悶響,長劍宛如切開塑料一般,輕易的切斷了白倉那宛如鋼鐵一般堅固犀利的爪子。

「什麼?這,怎麼可能?」

白倉無比震驚的叫了起來。

「噗嗤!」

又是一聲悶響,白倉愣住了,他只感覺自己的眉心處,胸口上就像是被人抹了辣椒油一樣,火辣辣的,並沒有任何的痛苦感,只是那種火辣的感覺蔓延的很快,不過一個呼吸的功夫,便彷彿衝進了他的五臟六腑一般。

「我白倉不是技不如人,而是敗在沒有法寶。」

白倉猩紅的眸子,盯著陳劍平一臉不甘心的嘀咕道。

「砰!」

屍體倒下發出了一聲悶響,練習了紫氣東來的絕頂高手,就這麼死在了眾人的面前。

「我呸!一隻白毛怪,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以你的智商,便是有命器,今天也難逃一死!」

陳劍平鄙夷的冷哼一聲,不屑的嘲諷道。

「林逸,你,你可還有把握?」

姜紫衣的聲音有些結巴了起來,這白倉可等於是練習了仙術的人啊!可現在呢,竟然依舊擋不住陳劍平的一擊,她對林逸有些擔憂了,實在是陳劍平太強,太逆天,太妖孽了。

甚至,現在讓她親自上場,她都沒有必勝的把握了,白倉的爪子在動用了紫氣東來之後,有多恐怖,她可是親自實驗過的,可現在呢,依舊擋不住陳劍平的一劍,除非她動用仙器,以仙器絕對強悍的實力,斬斷一切。

「放心,他叔叔我都能殺,不要說他了。」

林逸自信滿滿的冷笑道。

「哈哈,好,好,陳劍平做的好,這是五千靈晶,你先拿著。」

無比得意的贏盛天,直接起身,隨手拿起一個儲物袋,朝著陳劍平扔了過去。

「什麼?五千靈晶?」

眾人一聽,再度眼睛一瞪,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一個礦坑一年也不過才能挖出幾塊靈晶而已,可這贏盛天,竟然隨手就扔出了五千靈晶。

便是陳劍平都是神情一怔,面色狂喜,他跟贏盛天已經做過一些交換,十分清楚這仙晶的可怕珍貴之處,有了這五千靈晶,他以後幾乎不用為自己修行的資源而擔憂了。

「多謝贏前輩,陳劍平自當為你斬盡一切敵人!」

陳劍平接住儲物袋之後,急忙彎腰恭敬行禮。

「哈哈,好,你繼續吧!看看可否還有不服氣的。」

說完,贏盛天有些得意忘形的看著左右兩側的六名上仙,咧嘴傲慢的冷笑道:「諸位,如果麾下有超級強者,也可以上去一戰,贏某願意再拿出五千靈晶作為賭注!」

眾人一聽,皆是忍不住麵皮抽搐了一下,練習紫氣東來的白倉,戰鬥力幾乎能夠跟他們這些上仙相比了,可這樣都擋不住陳劍平的殺戮,他們還哪裡有人能夠上呢?

陳劍平聞言,嘴角也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玩味的弧度,而後,抬頭挑釁的看了六大上仙一眼之後,直接把儲物袋掛在自己的腰間,豁然轉身,星眸橫掃一圈演武場之後,宛如主人看待家奴一般高傲的冷笑道:「我……陳劍平要繼續戰鬥,請問可有人有膽量上來一戰?」

這話,就像是耳巴子一樣,直接把姜紫衣等人的臉打的火辣辣的,可眾人卻只能緊握自己的拳頭,因為上去就等於是去了斷頭台,這陳劍平不但實力恐怖,也是一個殺伐果斷之輩,斷然是不會留活口的。

「該死的東西,難道這贏家真的要走大運不成?」

姜紫衣咬著銀牙,絕美的臉蛋兒也似乎變得越發的陰冷起來,憤憤的低聲吼道。

「吆喝,看諸位這意思,貌似都怕了我陳劍平啊?」

陳劍平見竟然無一人敢上前挑戰,不禁越發的得意起來。

「劍平,你可不能大意了,那林少可厲害的很啊!」

人群中,陳昆咬牙切齒,一臉憤怒的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這林逸可謂是他們整個陳家的一個恥辱。

林逸是如何傷到力王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件事兒已經傳開了,一名神威之境,傷了陳家赫赫有名的力王,這便是恥辱,必須要用林逸的鮮血來洗刷。

他們這次進來,為的不也正是要斬殺林逸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