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如果不趕快給我們注入靈泉,我們早晚會降級的。」眾植物哭喪著臉,那架勢,跟墨兮媛上輩子看到員工圍著老闆集體要求漲工資的氣氛,極為類似。

「好了好了。」墨兮媛煩躁地一揮手,「吵什麼?都該幹什麼幹什麼去!靈泉的事,不是你們該操心的。」

墨兮媛也打起來官腔。

眾植物一鬨而散。到底還是不如人心那麼複雜,比較單純啊。

要現代社會,這會兒墨兮媛已經成光桿司令了。

狠一點的,還有員工搞不好揍老闆的。

沒有區分空間範圍的葫蘆里,是白乎乎一片。

墨兮媛抱著胳膊想了一會兒,暫時先劃分出兩個區域。一個區域,專門注入靈泉。

一個區域,讓這些植物們修行。

至於以後如果收入的法寶秘器多的話,再多開闢空間吧!

不過墨兮媛現在可沒想到,這個葫蘆的作用,可不僅僅是做無限收納櫃的。

劃分了空間之後,墨兮媛把葫蘆口對準泉水。

泉水掀起了一點波瀾,似乎有些不安。

這泉水,竟然也是含有靈智的!

它還不情願進入如意葫蘆!

「碧梧,它不聽我的啊?」墨兮媛說道。

碧梧也有些為難的樣子,說道:「泉水有了自己的意識,所以,它不會輕易離開泉眼的。必須有一個水系靈力的高階修行者的靈力引導,它才肯聽你的指揮啊。「

墨兮媛頓時有些沮喪。

忙了這麼一場,難道自己是空忙?



妖王卻說道:「如果沒有水系靈力,只要階位夠高,也同樣可以強迫這靈泉服從命令。不過是效果要打個折扣了。而且,這樣的靈泉,在助長靈力的同時,很難說會留下什麼隱患!不過,愛妃,只要你樂意,本王自有辦法,強迫這靈水聽你的命令!「

墨兮媛一呆,不愧是妖王!夠霸道!

那張絕艷的臉孔,純粹是唬人的!

低頭一看,靈泉的水面上,出現了一道人的臉孔。

「靈泉的泉靈出現了。「碧梧說道。

「靈泉還有泉靈?「墨兮媛大是好奇。這個,可是她在這個時空的所有的古籍里,都沒有看到過的!

也對,能發現靈泉的人,誰會那麼蠢,把自己發現的至寶,在整個大陸到處宣揚?

「靈泉的泉水既然有了靈智,自然就有泉靈。」碧梧說道,「嗯,看起來,泉靈很憤怒啊。」

泉靈的臉孔是透明的,連頭髮也是透明的。

但水波動蕩之中,卻清晰地顯示出一張絕美的面容。 但水波動蕩之中,卻清晰地顯示出一張絕美的面容。

「你不可褻瀆靈泉。」一個聲音,清晰地傳入墨兮媛的心裡。

這泉靈的靈念力,也如此厲害!居然可以直接侵入墨兮媛的腦海之內!

墨兮媛再也不敢託大。靈泉如果有殺人的心思,這會兒她已經難以自控!

「如爾等敢褻瀆靈泉,靈泉之水不但不能為爾等所用,反而貽害無窮。靈泉乃天地精粹凝聚而成之聖物,豈容汝等擅自攝取!」

碧梧點頭贊成。「不錯,如果靈泉不肯跟隨我們,誰也不能強迫靈泉!」

「這靈泉自稱是天地間精粹凝聚而成的聖物,難道還沒人能管得住它了?」墨兮媛不服氣地說道。

妖王冷淡一笑,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卻又沒說。

如果沒有靈泉,墨兮媛就根本無法把森林裡的仙草靈藥帶出森林!就是帶出去了,它們也會失去原本的靈力和功效!

墨兮媛要的是活的仙草靈根,而不是死去的藥材。她是天生的藥師,不是生意人。所以對這個更是看重!

看到妖王神情有異,墨兮媛懷疑地盯住他。

「宣闊,你是不是在隱瞞我什麼?」

宣闊哼了一聲。

面對墨兮媛那雙澄澈的眸子,宣闊實在無法隱瞞了。

只是,有些不甘心似的說道:「其實,你自身帶有水系靈力。」

墨兮媛一呆。

對啊。鏡天作為靈魂體,在她身邊跟隨了好久。

「上次我和鏡天對招,你應該不會忘記。」妖王冷笑著說道。看來,對鏡天不是一般的忌諱。

不過,墨兮媛也同樣對鏡天沒什麼好感!

提起那次過招,墨兮媛頓時暴跳起來。

「你!」她尖尖的食指,幾乎搗在妖王的俊臉上,「你還有臉說!你跟鏡天打架,可把我坑慘了!我身上的妖毒和寒毒,到現在沒法揭開啊!」

妖王輕輕一揮手,遮住墨兮媛的小爪子。紅唇一勾,露出一個笑意。

「我還沒說完呢。如果不是我的妖毒,鏡天又怎麼會在你身上留下寒毒。」


「你這壞蛋!」墨兮媛揪著拳頭跳起來,小小的拳頭,幾乎敲到妖王的臉上,「你是要活活氣死我才對吧?」

「我立功不小啊。」妖王閑閑地摟住墨兮媛的細腰,一點不忌諱碧梧在場,「所以,鏡天在你身上,留下了靈力。」

「……」墨兮媛澄澈的眸子睜大了,妖王能看出在那雙黑眸里自己縮小的影子。

「你早點不說?」墨兮媛纖腰一扭,從妖王臂腕里掙開。

「本王不喜歡自己的愛妃,跟別的男人勾三搭四。」妖王抱著手臂,姿態妖艷,卻又充滿霸氣。

撇撇嘴角,墨兮媛不屑:「大教宗不結婚,你放心好了。「

「本王沒說大教宗會結婚。「妖王柔聲說道,「但這不影響你跟他勾三搭四」。

靠。這話聽著,怎麼聽怎麼耳熟啊。似乎某人說過?

墨兮媛調動丹田之內的靈力,在木系屬性的靈力之中,找到一股晶瑩的水系靈力。

只是這股靈力,和妖王的藥力糾結在一起,形成一個丹丸形狀,凝結於墨兮媛的丹田內。 墨兮媛調動丹田之內的靈力,在木系屬性的靈力之中,找到一股晶瑩的水系靈力。

只是這股靈力,和妖王的藥力糾結在一起,形成一個丹丸形狀,凝結於墨兮媛的丹田內。

丹丸一旦被墨兮媛揭開,妖王的妖毒頓時無法壓制。幸好妖王自己就在,急忙把掌心貼在墨兮媛後背,緩緩輸入妖力,牽引這自己的妖毒緩慢運行,不至於摧垮墨兮媛這個小身板。

鏡天給墨兮媛的靈力,寒毒無比,所到之處,經脈幾乎凍僵。

也幸虧墨兮媛的經脈異於常人,否則,就這等寒毒,足夠把經脈凍得寸寸碎裂!

鏡天的水系靈力, 寫在青春未老時 ,泉靈本來戒備的靈力,頓時消失,那張浮現在水潭上的面孔,也消失了。

泉水動蕩了幾下,墨兮媛用指尖的靈力在泉水上畫了幾道導引符文。泉水化作一道細線,向葫蘆口內自動飛去。

葫蘆內立刻傳來一片歡呼之聲。

不到片刻,墨兮媛感到葫蘆就重了一倍。她的手也凍僵了,幾乎不能掌握如意葫蘆。

「好了。「碧梧在一旁說道,」靈泉之水非尋常水可比,它重得多。「

墨兮媛讓水系靈力回答自己丹田內,依舊和妖王的妖毒凝結成一顆丹丸,相互克制。

有了靈泉之水,如意葫蘆里又開闢了空間,眾多仙草靈根,就可以在葫蘆里繼續修行。

墨兮媛帶著如意葫蘆,回到毒苑,有了靈泉水的召喚,無數奇毒之葯紛紛自己投入如意葫蘆。

然後她又在葯田內,採取了無數靈藥。

想到靈藥和毒藥神性相剋,為了避免雙方打架,墨兮媛又很乾脆地開闢了一個空間,把兩幫分開。

搖了搖如意葫蘆,雖然裝了這麼多仙草和毒藥,葫蘆的分量,還不如吸收了那麼多靈泉水多。看來,這靈泉水果然是好東西!

葫蘆里突然傳來一陣嘈雜聲,彷彿炸了鍋一樣!

墨兮媛嚇了一跳。她明明把葫蘆又分出一個空間,藥草和毒草各有各的空間。不太可能這麼快就突破了空間,互相掐架啊。

「似乎葫蘆里,還進了別的東西!「妖王耳朵動了動,說道。

墨兮媛把葫蘆玉塞打開,聲音立刻響亮了:「滾粗!滾粗!你是什麼東西,敢混在我們這裡!滾到藥草那裡去!」

「滾到毒草哪裡去!」

「不許進入我們的地盤!」

「呱呱呱呱呱!………」

墨兮媛的眼珠再次吃驚地瞪圓了。

在葫蘆嘴裡,她正好和一隻鼓鼓的大眼睛看個眼對眼!

呼啦一下,墨兮媛把那東西倒了出來。

那東西落在地上,原來是一直癩蛤蟆!

「好噁心!」墨兮媛大叫,「你竟然敢進入我的如意葫蘆!」

「這是葯田的癩蛤蟆,生性喜歡和藥物在一起。」碧梧說道,「這癩蛤蟆恐怕有五百歲了吧?靈智已經開了。」

說著,碧梧用手指在癩蛤蟆頭頂輕輕一勾,癩蛤蟆的靈氣明顯地顯示出來。果然,是一隻七品靈獸! 說著,碧梧用手指在癩蛤蟆頭頂輕輕一勾,癩蛤蟆的靈氣明顯地顯示出來。果然,是一隻七品靈獸!

「我要癩蛤蟆幹嘛?」墨兮媛噁心地說道,「看它那一身的疙瘩!」

「你臉上的疙瘩不比我少。」癩蛤蟆突然反唇相譏,原來,它還是一隻自尊心很強的癩蛤蟆。

「你跑我的葫蘆里幹什麼?」墨兮媛一把揪住它一條前腿,拎了起來,「快說!不然,我把你扔到噬人花里去!」

癩蛤蟆掙扎了幾下,鼓著一雙大眼。不需要墨兮媛跑腿,如意葫蘆里就專門有一片噬人花。隔著葫蘆嘴,癩蛤蟆就看到噬人花奸笑著張開了花片,等著它投入懷抱。

「別!「癩蛤蟆並不想投奔噬人花,「你的如意葫蘆里別有乾坤,本來我在靈泉附近修行,靈泉進了你的葫蘆之後,靈氣更精純,更容易吸收。所以我就趕緊跟著進來了!」

「可是我要你一點沒用。」墨兮媛嫌棄地說道,「你佔據了葫蘆的地方。」想了想,「唯一的用處,還是用你飼養噬人花啊!」

癩蛤蟆急了,說道:「我可以識別各種藥性!我還會製作藥丸!」

「這隻癩蛤蟆是葯谷靈獸,」碧梧笑著說道,「不過它沒什麼攻擊力,純粹是葯獸。能分辨各種葯的藥性,可以解毒,還可以自行煉製丹藥。不過它目前修為還不夠,煉製的丹藥品級不會太高。「

「哦。「墨兮媛眼珠一轉,已經有了主意,」那好,允許你留在我的葫蘆里。「

癩蛤蟆從墨兮媛的眼神里,看出了算計。它很後悔惹上這麼一個煞星:「我……我不進你的葫蘆了,我想留在葯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