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閉關了,好不容易到了你的家鄉,不仔細看看實在是遺憾了。」

三位老酋長既然想要跟隨自己,陸青峰當然不會有意見,馬上伸出手,分別抓住丹丹和彤彤的一隻手,直接向南隕神州的雷神殿飛去。

陸青峰在並肩王府只停留了一天,和那些在帝都的好友也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話,馬上就離開了隕神星,因此,直到陸青峰再次返回去,他的那些屬下還都不知道。

雷神殿外有一層守護神殿的光幕,足以阻擋祖神級別的修士進攻,但,對於現在的陸青峰,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陸青峰在光幕外收起了星際飛舟,直接邁步向眼前的光幕走去,在守護光幕沒有激蕩起任何漣漪的情況下,人已經到了光幕之內。

陸青峰眨眼進入了光幕內,身後的五人自然也不怠慢,緊隨陸青峰之後,丹丹和彤彤也都抬腿向光幕走去,瞬間消失在光幕外。

陸青峰來到雷神殿時,雷鳴一點都沒有察覺,等到他站在了雷鳴對面時,這位雷神殿主十分驚訝。

「雷鳴,這幾百年沒有荒廢了修為,都到了祖神巔峰了,不錯!」

雷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瞪著眼盯著陸青峰,雙腿如同定在了地上一般,以為身處在夢境之中。

「您是祖神大人?我不是在做夢么?祖神大人去了遙遠的天帝神域,不可能在這出現啊!」雷鳴兩眼看著陸青峰,嘴裡喃喃自語著。

「好你個雷鳴啊!我剛離開隕神星幾百年就不認識我了,把你的眼睛瞪大點好好看看,除了我這麼跟你說話,隕神星上誰敢!」

修為到了祖神巔峰的雷鳴,此刻竟然像一個痴獃的孩子一般站著不動,這也不能怪他,主要是陸青峰出現的太突然,換做任何人都會覺得十分吃驚。

陸青峰說完后,雷鳴還是一臉的痴獃模樣,陸青峰抬起手朝著雷鳴輕輕一揮手臂,一絲靈魂之力頓時噴薄而出,直奔雷鳴緩緩飄去,瞬間進入了他的靈魂深處。

陸青峰這一絲靈魂之力,十分柔和的進入到雷鳴的靈魂深處,瞬間喚醒了他獃滯的靈魂,立馬清醒了過來。

「祖神大人,你終於回來了,我還記得大人離開隕神星前說過,下次回來時,就帶上我們一起去天帝神域,大人還記得吧!」

知道面前站著的就是陸青峰,雷鳴頓時想起了陸青峰當年說過的話,連讓陸青峰和隨行的幾人坐下都沒有。

「三位老酋長,丹丹彤彤,都過來坐下,雷鳴,這兩個是我的孩子,這三位是我的朋友,先給我們泡杯茶喝。」

陸青峰沒有回答雷鳴的問題,直接坐了下來,隨後招招手,讓三位老酋長和兩個孩子也都坐下。

「祖神大人,你看我,見到大人什麼都忘了,來人,趕緊沏茶去。」

很快有雷神殿弟子沏好了香茗,雷鳴接過來親手為眾人倒好了一杯茶后,眼神熱切的看著陸青峰。

「想知道我什麼時候帶著你們離開隕神星是吧!我現在就告訴你,隕神星已經離開了中級宇宙,現在正在空間裂縫中。」 對追隨了自己無數年的屬下,6青峰沒有一點隱瞞,直接對雷鳴說出了實情,當雷鳴聽后,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毫不誇張的說,嘴張大的幅度,絕對可以直接塞進去一隻大號的雞蛋。

「祖神大人,你是說隕神星已經不在原來的軌道了?空間裂縫不就是祖神流放之地么?」

過去了好半晌后,雷鳴這才明白過味兒來,看著6青峰的表情,一臉的不可思議狀。

雷鳴當然不明白,憑藉他祖神巔峰的修為,根本就想象不出天帝有多麼恐怖,如果願意,可以輕易地毀滅一顆星球。

「不錯,我們幾個這次過來,就是從天帝神域進入的空間裂縫,並且把裂縫內的三顆星球弄到了天帝神域,但是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把隕神星移動到我的星域去。」

6青峰很不在意的說著,可這話進入到雷鳴的耳朵后,無異於心中突然炸起了一顆驚雷,腦袋裡嗡嗡的響徹不停。

「祖神大人的星域?祖神大人在天帝神域有了自己的星域,天帝神域的一個星域有多大,比我們這裡的神域還大么?」

直到雷鳴開口說話時,腦袋裡還在不停地嗡鳴,一口氣向6青峰問出了好幾個問號。

「比我們這個神域大多了,是五行空間圖進化后形成的星域,現在已經移動到天帝神域了。」看著一臉石化的雷鳴,6青峰微笑著說道。

「我知道大人的五行空間圖,只是這麼一來,大人不是少了一件靈寶么?」

五行空間圖是6青峰的伴生靈寶,能更多的保護6青峰,雷鳴擔心的就是,圖中世界移到外界后,五行空間圖就不再具備原來的功能。

「這個你不用擔憂,就算圖中世界移動出來,整個星域照樣在圖靈的掌控中。」

6青峰只是含糊的回答了雷鳴的問題,其實,圖靈五行就在他的泥丸宮中修養,如果是在戰鬥時,五行可以直接融入到五行空間圖的投影中。

關於五行空間圖投影這件事,只有天劍帝君一個人知道,而且還是帝君自己現的,除了天劍帝君以外,就是那些好友知道。

就算那些好友知道,也是十分模糊,當初研究透了投影的功能后,曾經和南宮飛宇用投影開了一個玩笑,也是因為這個,才讓他的朋友們知道了一些關於投影的情況。

在如今的天帝神域,凡是對6青峰有所了解的人,都覺得圖中世界成為一個星域后,五行空間圖就不復存在了,這卻是大錯特錯。

6青峰對雷鳴說的是圖靈能夠掌控青峰星域,其實,整個星域都在他的掌控中,投影上有整個星域四千多顆星球的坐標圖,只要他用手一抓,所在的星球就會被瞬間湮滅,比揮手間毀天滅地還要容易的多。

「大人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如果因為大人的星域出來了,而大人的安全沒有保障了,這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雷鳴開始有些很是擔心這件事,當6青峰說完后,臉上本來十分緊張的神色才頓時消失了。

「祖神大人,接下來還要去別的地方看看吧!他們幾個也都很想念大人。」

想起了其他六大殿主,想起了6天機,想起了夏陣祖等人,雷鳴馬上想到了,6青峰還要去這些人的地方走走。

「你這裡是我的第一站,如果你現在沒事兒,跟著我一塊去看看他們吧!」

「好啊!祖神大人來到了雷神殿,還沒有給我介紹隨大人過來的這幾位呢!」

雷鳴見到6青峰后,高興地有些暈了頭,一時間忘記了問問這些人都是誰,眼看就要走了,這才想起來。

「這是丹丹和彤彤,我的孩子,這三位分別是食神獸老酋長,金象老酋長。天狼老酋長,都是天帝級別的修為,而且還是青峰星域的柱石。」

6青峰簡單的介紹后,雙方也都分別抱拳行禮后,這才邁步離開了雷神殿,直奔西隕神殿飛去。

一行七人剛飛到空中,這時候,從雷鳴的身上,突然爆出一道強大的氣息,這氣息不是祖神級別的氣息,而是遠遠越了其原來修為的天王氣息。

「哦?突破修為了?這倒是沒有想到,隕神星一到空間裂縫就不再屬於中級宇宙,自然就沒有了限制,雷鳴在祖神巔峰修為憋了很多年,這才導致一離開中級宇宙就直接突破了。」

看見雷鳴突破了修為,開始的時候,6青峰有些不解,不過馬上就明白了原因。

「祖神大人,你看這個,暫時不能去老火那裡了,我得下去先突破了修為再說。」

現在還在空中飛行,當然不能就這麼突破了,雷鳴沒了辦法,這才扭過頭眼巴巴的對6青峰說道。

豪門養成之撩妻在上 「我們先落下去,我們這些人給你護法,你還沒有祖神之上修為的功法呢吧!」

6青峰早就考慮到隕神星這些屬下的修為問題了,在天帝神域時,殺了無數的強者,從這些死去人的儲物戒指中,得到了大量的功法。

按照6青峰之前的計劃,是要等回到青峰星域后,再把這些功法分給他們,只是讓他都沒有想到的是,雷鳴竟然在這裡突破了修為。

有一點還算不錯,他得到的那些功法都隨身攜帶著,如果放在神晶大殿的話,這時候的雷鳴就非常危險了。

「祖神大人提起了才想起來,我還真的沒有功法,怎麼辦?祖神大人,沒有功法還怎麼突破修為。」

知道自己突破到越祖神的修為,雷鳴異乎尋常的高興起來,可聽到了6青峰的話后,立馬傻眼了。

「知道害怕了?有我在呢!你擔心什麼!趕緊先領悟了功法再說。」

七人落到地上,6青峰馬上伸手在儲物戒指上一抹,馬上拿出來一枚玉簡,甩手扔給了盤坐在地上的雷鳴。

此時,雷鳴丹田內的神力正在向體內的各處經脈涌去,沒有絲毫規律可言,這就是沒有相應功法的弊端。

如果有了和修為對應的功法,馬上就能捋順了神力的狂暴,雷鳴伸手接過6青天峰扔過去的玉簡,瞬間輸出一絲靈魂之力到玉簡中,快領悟著功法。

因為體內的神力正在狂暴的亂竄,此刻雷鳴的額頭上青筋突出,冷汗一滴滴流淌下來。

6青峰站在一邊沒動,他相信雷鳴能夠自己應付,一旦雷鳴真的不能應對自如的話,他絕對不會看著不管。

雷鳴還不知道6青峰現在的修為,他強壓下煩躁的情緒,儘可能以最快的度領悟了功法。

雷鳴不需要領悟的太多,只要先領悟了天王第一層功法就行,主要是先把眼前的難關順利度過去再說。

可就算是一層功法,縱然以雷鳴雷神殿主的身份,也足足耗費了一個小時,這才把功法玉簡收進了儲物戒指中,開始吐納運氣,運行天王第一層功法。

運轉天王第一層功法的同時,雷鳴迅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來一堆神晶,抓在手掌快吸收起來。

時間不長,剛才拿出來的神晶不見了,雷鳴再次向儲物戒指上一抹,想要再次拿出神晶來,手在戒指上抹了幾次,一塊神晶都沒有出來。

「祖神大人,我沒有神晶了,你那裡有沒有,給我一些應急用。」

剛過去了一天,雷鳴隨身攜帶的神晶就沒有了,這時候沒有了神晶可是要命的事兒,突破的時候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

「這叫什麼話,跟我說話還說應急,我能再找你要麼?」看雷鳴焦急的神色,6青峰一點不著急,反倒打趣的說著。

伸手在儲物戒指上一抹,直接拿出來一萬塊神晶精髓,彎腰遞給了雷鳴。

雷鳴太著急了,根本就沒看6青峰遞過去的是什麼東西,直接抓在掌心開始了吸收,好半晌之後,神晶精髓不見少,這才覺得不對勁。

但他知道,6青峰絕對不會害他,此刻正是突破修為的關鍵時刻,再要問6青峰已經不可能了。

「青峰道友,你的屬下突破了修為,你想過沒有,你還有很多像他這樣的屬下,他們會不會也在這時候突破到了天王第一層,他們也都沒有功法,到時候怎麼辦?」

6青峰剛把神晶精髓遞給雷鳴,這時候,食神獸老酋長開口了,著這一說不要緊,6青峰頓時一驚。

「壞了,老酋長,你說的不錯,隕神星上肯定有無數人突破到了天王修為,他們都需要對應的功法,如果真的是這樣,就算我想要給他們送去都來不及。」

食神獸老酋長還真是說對了,此刻在隕神星上,正有無數人處在突破修為,卻又沒有功法的恐懼中,好不容易修鍊到中級宇宙的巔峰境界,竟然要這樣莫名的爆體而亡。

沒有相應功法突破修為,最後的結果就是導致體內的神力亂竄,最後從神體的各個部位衝出體外,直接粉碎了神體。

真要出現這樣的情況,最好的結果就是逃出靈魂,然後再煉製一副軀體。

可是,當體內神力亂竄時,很少有人會果斷的放棄神體,都想要拚命地壓制下來,這是每個人到這時候慣性思維。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陸青峰當年的無數屬下,還有其他隱居的諸多強者,幾百年前都突破到祖神巔峰,只是因為中級宇宙的限制,使他們的修為再也不能突破。

隕神星被陸青峰等幾人拽進了空間裂縫,這裡的宇宙規則不限制修為的突破,因此,隕神星進來不久,凡是修為在祖神巔峰的隕神星修士,全部開始突破了修為。

隕神星無數處在這個修為的人,完全沒有料到會有這種事出現,包括始作俑者的陸青峰在內,也一時間沒有了主意。

憑藉陸青峰的修為,如果只是為他的屬下們送去功法的話,還能來得及,但,陸青峰不能這麼做。

整個隕神星處在祖神巔峰的,不只是他當年的屬下,還有無數的散修和隱居的強者,他們此刻也肯定都在突破修為,同樣需要同級別的功法相助修為的突破。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陸青峰很是為難,如果給沒有正在突破修為的人送去功法玉簡,就算是他也做不到。

「青峰道友,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想個辦法,不然的話,肯定有無數人隕落或是爆碎了神體。」

「是啊!隕神星在中級宇宙呆的好好的,是我把他們逼上了絕路,如果他們都隕落了,我難辭其咎。」

陸青峰嘴上這麼說,心裡也感到深深地自責,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將會成為他心中的陰影。

陸青峰不再說話了,緊鎖著眉頭考慮著解決的辦法,其他人也都不再說話,靜靜地等著他最後的決定。

「有辦法了,你們還記得青峰星域剛移動出來時,從每一顆星球上出現的那幾個字么?用這種方式,把各種功法發射到空中,讓整個隕神星的人都能看到。」一盞茶后,陸青峰終於想出了辦法。

「不錯,這個辦法可行,只是由你一個人激發出那麼多功法,還是耽誤時間,我看這樣好了,我們每個人負責一個方向,這樣就快了很多。」

人多了主意就多,陸青峰剛說完,食神獸老酋長馬上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事不宜遲,現在時間就是生命,每過去一分鐘,就會有人因神力衝擊神體而亡。

伸手一抹天域神戒,一大摞功法玉簡出現在掌中,一共三十六部功法,迅速分成了六份后,分別遞給了五人。

「丹丹彤彤,你們倆每人也負責向空中激發六部功法,有問題么?」對於丹丹和彤彤,陸青峰從來不會勉強,只要他們倆不想做,他絕對不會強求。

包括陸青峰在內,六個人都不敢耽誤,這些功法不需要領悟,只要背下來就行,這對於六人來說再簡單不過,十幾個呼吸后,陸青峰首先背下來六部功法,烙印在靈魂中。

陸青峰一點不敢耽誤,右手食指對準了隕神星北部,猛然間一指點出去,一道光芒瞬間激射出去,眨眼衝到了隕神星北部天空千里之上。

光芒懸浮在千里高空,如一顆璀璨的恆星般耀眼,下一瞬『嘭』的一聲爆裂開來,化作無數的光點,十分整齊規則的排列在空中。

光芒排列在空中的下一刻,每一顆光點急速發生了扭曲,眨眼間,變成了一行行排列整齊的光芒組成的字。

這部由神力組成的功法中,含有陸青峰的一絲靈魂之力,功法出現在空中的一瞬,每一個正在突破到天王的修士耳中,都回蕩著陸青峰的靈魂傳音。

這種辦法不用陸青峰傳授,其餘的五人都知道應該怎麼去做,當陸青峰激發出第一步功法后,食神獸老酋長也開始了向空中激發功法。

緊隨食神獸老酋長之後,天狼老酋長和金象也馬上開始了,下一刻,丹丹和彤彤幾乎和金象老酋長同時激發出了各自的功法。

其他五人激發第一步功法時,陸青峰已經再次伸出右手食指,馬上開始了第二步功法的激發。

一盞茶后再看隕神星上空,靠近七大神殿的位置,一步步排列整齊的功法懸浮在空中,如同一條條璀璨的星河般光彩奪目。

每個人都高高的仰起頭,看著這些功法,同時,想要深深地烙印在靈魂深處。

這些人都是修為不到祖神巔峰的人,那些已經開始突破到天王的人,不需要這樣看向高空,每個人的靈魂深處都在回蕩著陸青峰的傳音。

他們也不需要烙印在靈魂中,只要能夠順利突破到天王,已經使用過的功法,想要忘記都不可能。

「這是祖神大人的聲音,難道是大人回到了隕神星,因為大人的歸來,才讓我們都突破了祖神桎梏?」

西隕神殿地底的靜室中,火炎焱盤坐在蒲團上,靈魂深處回蕩著陸青峰的聲音,當聽到陸青峰說出一個字時,火炎焱就聽出來是誰。

「本以為這次修為的突破,會因為沒有功法而隕落或爆碎了神體,沒想到,關鍵時刻大人回來了。」

當傳音結束后,火炎焱已經記住了功法的全部內容,顧不上擦掉臉上滾落下來的淚水,馬上進入到突破修為之中。

與此同時,在西部的火雲山莊中,火天霸同樣因為沒有相應功法,正盤坐在靜室中苦思冥想,察覺到體內經脈中狂暴沒有規律的神力,急的他心中如一團亂麻般。

「這是……這是祖神大人的聲音,什麼?天王級別的修鍊功法,太好了!哈哈!祖神大人來的真是太及時了。」火天霸是火炎焱的親弟弟,但,兩人的性格截然不同,火炎焱比較沉穩,火天霸則是有些暴躁。

就在火天霸哈哈大笑的時候,塗飛遠、青陽、穆長春、冰倩等人也都聽到了陸青峰的傳音,海無涯端坐在自由之湖中間的九宮城中,靈魂深處也在回蕩著陸青峰的傳音。

何明的家族中,何光輝和刀祖也都分別盤坐在靜室中,在他們的靈魂之中,也回蕩著陸青峰的傳音。

在虛家的那一片蜂窩狀的家族駐地中,虛家老祖虛坤獨自盤坐在靜室中,體內神力正在亂竄時,陸青峰的傳音進入了心神。

在東隕神州,有一片神秘的所在,這裡有一顆參天巨樹,大樹下盤坐著一人,如老農般的裝束,滿臉的褶皺,此刻在他的靈魂深處,陸青峰的傳音在不停地回蕩。

「老夥計,知道我現在陷入了困境,馬上就傳過來適合我的功法,謝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