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裡的衍宗之氣這般濃郁,倒是一個煉製靈丹奴的好地方,若是將你那具靈丹奴丟到這裡面煉製一段日子的話,說不定那靈丹奴就可以再度進化。」小白一臉詭異道。

聞言,杜飛微微的點了點頭,身形一動,在氣脈的邊緣之處閃過,同時淡淡道:「若是真的如此的話,等下找到氣井之後,你就負責煉製靈丹奴吧。」

「那你可要那頭小圓虎來幫我,只靠我一個的話,要煉製靈丹奴恐怕有點難度。」小白撇了撇嘴道。

杜飛笑了笑,也沒有在說什麼,而是身形飛快的在氣脈的邊緣之處竄動著,而視線也是仔細的在氣脈之中掃過。如此過了約莫十來分鐘之後,其臉色才微微一動,旋即就見到在面前氣脈的中心之處,有一個玉石堆砌的平台懸浮半空,平台下方有著無數道漆黑的鐵鏈,直接蔓延到了氣脈的深處。

在之前,杜飛也見到了幾處氣井,但是沒有一處是這般完整的,很顯然,這一個氣井應該是那種沒有遭到任何破壞的。

「看來,我運氣還不錯啊。」

望著這古老的氣井,杜飛笑了笑,旋即催動真氣包裹到了自己渾身上下之後,身形才一動,就落到了那氣井之上。

氣井之上的衍宗之氣明顯比起四周的要稀薄幾分,但是遠遠的還沒有達到可以煉化的地步。杜飛察覺到了這一點之後,視線就在四周掃了一圈,片刻后,他的視線落到了氣井邊緣之處的一個小巧的石墩之上。石墩上方平整無比,但是卻正好有一個巴掌大小凹陷。杜飛視線微微一閃,旋即手掌一番,那枚氣印就浮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仔細看了片刻之後,杜飛才算是確認,看來,若是自己估算的沒錯的話,那麼只要將這氣印放入其中的話,應該就可以開啟這氣井。而在氣井的運轉之下,這氣脈之中的衍宗之氣,應該就可以被稀釋到可以供人修鍊的地步。

「看來,意外的得到這氣印,還真是我的運氣啊。」喃喃自語了一聲,杜飛拍了拍手,就準備將手中的氣印放下去。這一次不管如何,他都是好好的潛心修鍊一翻,渡過破宗劫,晉階武宗境!

「在我看來的話,主人你的運氣,未必能夠有多好啊。」就在杜飛正準備將手中的氣印放入石墩的瞬間,小白突然古怪一笑,身形瞬間縮入了杜飛體內。

聞言,杜飛微微一愣,旋即視線一沉,抬頭就向著不遠處看去。

剎那間,就聽到一陣頗風之聲傳出,緊接著,就有近十道身影從遠處掠來,旋即毫不客氣的落到了這氣井之上。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但是此處已經被我烈焰谷所佔據,給你一分鐘時間,留下氣印,然後滾!」

近十道身形一出現,一道略微陰寒的聲音,就瞬間響起。

挺著這毫不掩飾的囂張之語,杜飛的眼眸之中卻微微一寒,旋即視線落到了那出現的近十人身上。這些人身上都穿著火紅色的袍子,袍子之上有一道道火雲,顯然這些人都是來自同一個勢力。

在杜飛的注視之下,這近十人中,一個頭領人物卻淡淡的皺了皺眉,視線落到了杜飛身上片刻之後,才輕輕一笑道:「我還以為是誰,這不是四大信物的擁有者杜飛閣下么?既然是你的話,那麼除了那枚氣印之外,連同那信物也留下吧。否則的話,你很快就會明白,我們烈焰谷,可不是無形門啊……」

杜飛的臉色沒有半分變化,視線微微的落到了帶頭之人身上,片刻后,他卻看出了,此人,最少也有六品中階武宗的實力。

「如果,我說不呢?」凝視此人片刻后,杜飛突然輕輕一笑,緩緩開口道。 「說不?」

開口的男子目露冷意的凝視著杜飛,輕輕一笑道:「莫非你以為你和韓戰交手了一下,就有資格和我烈焰谷抗衡了不成?」

「你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杜飛輕笑道。

「小子,看在你將這兩樣好東西送上門的份上,我不為難你,才給你這麼一點面子,若是你一直這般不識抬舉的話,那麼我李風也就不用給你面子了啊!」

這個喚作李風之人猙獰一笑,眼眸之中隱約有一絲不耐閃現。當日他也在那大殿之中,對於杜飛的手段,也是見識了幾分。雖然說,他的實力也不過是六品中階武宗,單打獨鬥未必就能夠拿下杜飛,只不過,此處可不是大殿之中,他若是想要群起而攻的話,也沒有人會多說什麼。更何況,他身後的八位強者中,還有三位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而剩下的五位則都是半步武宗巔峰境強者,如此實力,要拿下一個杜飛,豈不是輕而易舉之事?

聞言,杜飛的眼眸也是略微的陰寒了起來,片刻后,他才緩緩道:「我說最後一次,滾!」

李風的臉色,幾乎在瞬間變得難看到了極致,旋即他的臉上就湧現了一抹濃郁的猙獰之意:「看來和韓戰那傢伙的一戰,倒是令得你信心極大啊!既然如此,我就讓你明白,你這種孤家寡人闖蕩九州之戰的廢物,最後都是有什麼下場!」

「所有人一起上!給我把這小子活捉了!我要把他的骨頭一根根的捏碎!」

「是!」

聽到李風這聲音,跟隨在他身後的八人都是獰笑了一聲,旋即一個個瞬間催動了真氣,然後一道道渾厚的攻勢就向著杜飛所在之處轟了過去。

見到這些傢伙一起出手,杜飛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絲殺意,不過,一次性對付這麼多的傢伙,確實麻煩,而要他放棄眼前這個氣井,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輪迴靈紋!轉!」

片刻之後,杜飛冷笑了一聲,旋即眉心小天地之中的輪迴靈紋瘋狂的一轉,頓時就見到黑白之光瞬間從其體內湧現而出,恰好將整個氣井包裹在了其中。

「轟轟轟——」

一道道連綿不絕的攻勢瞬間落到了黑白之光中,不過卻因為輪迴靈紋的存在,這些攻勢只不過眨呀的功夫就被化為了虛無。

見到輪迴靈紋可以擋下這些傢伙的攻勢,杜飛才冷冷一笑,隨即將手中的氣印猛的按在了石墩之上,旋即冷冷一笑道:「小白,我就不信那些遠古強者在修鍊的時候,會沒有任何防護,這氣井之上定然有防護的陣法存在,找到之後,將它催發!」

「是!」小白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當下其應了一聲之後,身形就瞬間竄出。

「好了,既然想要搶我杜飛的東西,那麼你們就要想想看看,到底能不能付出代價!」見到小白竄走之後,杜飛才冷笑一聲,旋即右手一揮,頓時靈丹奴就憑空出現,而後大批的衍宗丹瞬間打入了其中,剎那間靈丹奴身上金光大作,只不過卻被這黑白兩色的光芒所掩蓋了。而後杜飛再次冷笑一聲,手掌在懷裡一拍,昏昏欲睡的小虎就轉醒了過來,它顯然也是瞬間就明白了眼前的狀況,當下低嘯了一聲之後,也是瞬間竄出。

這靈丹奴雖然只相當於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只不過因為其強悍的肉體特性,要牽制那烈焰谷的三位六品低階武宗強者,也不會是什麼問題,至於那剩下的五個傢伙,以小虎的實力,也能夠勉強牽制住,至於自己么。

一念及此,杜飛心神一動,那黑白之光瞬間又瀰漫了幾分,幾乎瞬間就將那八個烈焰谷的強者包裹在了其中,同時間,喝罵和打鬥之聲瞬間傳出。

見到這一幕,杜飛卻冷冷的笑了笑,在自己這輪迴靈紋構造出的輪迴氣息之後,這些傢伙實力最少的生生的降低五成。要知道,自己目前雖然還不太會運用輪迴靈紋的各種特性,但是利用輪迴靈紋來削弱他們的真氣這一點,卻是輕而易舉就可以做到的。

見到自己這邊的八人同時被那詭異的黑白氣息包裹在了其中,那李風的眼皮也是微微一跳,顯然,杜飛這手段令得他略微驚慌,不過他很快還是冷靜下來,厲喝道:「所有人都給我退出來,我就不信他這東西能夠一直運轉!」

「可惜,你這命令下晚了!」

李風的聲音落下的同時,杜飛略微嘲諷的聲音也是瞬間響起。

「噗哧——」

下一瞬間,就見到一個烈焰谷的六品低階武宗強者身形猛的從黑白之光從倒射而出,而後狠狠的撞到了地面之上,頓時就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砰砰砰——」

李風還沒徹底的反應過來,頓時又是見到了一道道身影被狠狠的從黑白之光中轟出,而同時半空之中不斷的有凄厲的慘叫之聲傳出。很顯然,在那黑白之光中,這些傢伙的聯手之勢已經被盡數打亂,而這些所謂的烈焰谷強者,若是單打獨鬥的話,還真的沒有杜飛的一合之將。

「噗哧——」

又是一人道吐了一口鮮血從黑白之光中倒射而出,這一次李風的眼眸卻猛的一眯,因為他看得清楚,這一次被擊退的是一個半步武宗巔峰境的烈焰谷強者,而在這一擊之下,自己這個手下的胸口已經盡數塌陷,顯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混賬!杜飛你這個廢物!有種就現身與我一戰!」見到自己手下之人一個個被人擊退,那李風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他自然清楚,這些強者就是自己在這九州戰場中立身立命的根本,但是此刻卻一個個被杜飛擊敗,這一點實在是令人鬱悶無比。但是杜飛召喚出的黑白之光卻詭異無比,就連他也有幾分忌憚,因此,就連他也不敢輕易的踏足其中。

「嘭——」

又有一道身影從黑白之光中猛的倒射而出,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之上,而那李風的臉色也是變得愈發的難看了起來。因為,這已經是第八人了!

「嗤——」

隨著這最後一人被擊退,氣井之上的黑白之光也是緩緩地消失,而後,杜飛的身形再一次出現,此刻,靈丹奴和小虎已經被他收了起來,而他略帶嘲諷的視線,也是淡淡的落到了那李風的身上,旋即咧嘴一笑道:「現在,就剩下你了!」

「你!」

李風猛的回頭,視線掃了一圈之後就看明白了,自己手下的五個半步武宗巔峰境強者,基本上都被杜飛廢了,就算是現在不死,估計也活不了多久了,而另外三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其中兩個運氣好一點,只受了一點輕傷罷了,但是另外一個傷勢卻極重,看那模樣,不修養一年半年的,是絕對恢復不了的。

見到自己手下的大批精英戰鬥力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杜飛毀了,李風只覺得一股暴怒湧現心頭,令得他忍不住就想要將杜飛抽筋剝皮,再一口口咬死!

「你不是很想要我的東西么?現在我給你機會,只要你能夠在我手下走過十招,我就將東西給你如何?」望著臉色顫抖的李風,杜飛淡淡一笑道。

「只不過,沒有了這幫手下,你這個連韓戰都不如的傢伙,到底有沒有膽子和我一戰,就難說得很了!」

「能站起來的人,都給我站起來,給我聚烈焰陣,今日不斬殺了這個小子,我就不叫李風!」在杜飛嘲諷的笑容之下,那李風如同暴走一般的咆哮了起來,顯然,他實在沒辦法接受眼前的這一幕!烈焰谷一群精英面對杜飛,一個照面之下,就死的死傷的傷,這事情若是傳出去的話,他們烈焰谷也就不用混了!

聽到李鳳的咆哮,那兩個還能夠站起來的六品低階武宗強者也是咬著牙站了起來,只不過,就在他們準備催動陣法的時候,突然間,就見到氣井之上一陣金光閃爍,旋即一陣金色的光芒就瞬間將那氣井包裹在了其中。而杜飛的身形,也是瞬間消失。

「這……」見到這瀰漫遠古氣息的一幕,烈焰谷的強者頓時都是一個個臉色古怪,他們能夠進入九州戰場就不是普通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這個光照之中蘊含的能量極其強悍,就算他們聯手,也是絕對破不開的。

「大師兄,這…好像是那氣井之上的防護陣法被他催動了?」一個六品低階武宗強者眼角抽了抽之後,才略微古怪道。他們烈焰谷自然是明白這些氣脈和氣井之事,所以才會來搶奪氣井,也正是因此,他們也知道,這陣法絕對不是他們能夠破壞的。

「防護陣法?」李風的臉色瞬間變得猙獰無比,「守在這裡!我就不信這個小子一輩子就當縮頭烏龜的縮在這個烏龜殼裡!另外,把我們烈焰谷的盟友和無形門都找來!我一定要給這個小子一個好看!」

…………

氣井之上,杜飛淡淡的注視這此刻一臉猙獰大聲咆哮的李風,臉色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雖然因為這防護的關係,此刻外界連一點聲音都傳不進來,只不過杜飛基本上也是瞬間就弄明白了,這個李風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

「主人,這個陣法乃是用四周的衍宗之氣催動的,除非我們內部將其解除之外,外界之人,基本上是沒辦法破壞的,除非有武聖級別的老怪物出手。不過那種級別的老怪物,估計這九州戰場之中還沒有呢,所以,在這裡面,主人你大可放心大膽的修鍊!」小白從氣井的角落之中竄了回來,微微攤了攤手道。

「不過,外面那些傢伙似乎也是麻煩啊!以主人你的實力來說的話,現在要解決他們也不難吧?」小白的視線又一轉,落到了外間一臉猙獰的李風身上,淡淡開口道。

「若是動手的話,不但浪費時間,而且說不定會損壞這氣井,我可沒有時間再去找多一個了,所以,暫時不用管他們,現在衝擊武宗境是第一要務,只要衝擊成功了,出去之後,我第一個就會找他們算賬!」杜飛淡淡一笑道,這些烈焰谷強者,他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裡。在他看來,這個李風最多也就蒼清的程度,韓戰他都不怕,會怕這個傢伙?更何況,他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衝擊成功,因為他相信,若是韓戰在這遠古遺址中有所突破的話,那麼,他一定會第一時間找上門的! 「小白,煉製靈丹奴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杜飛緩緩的盤膝坐下,手掌一揮,將靈丹奴和小虎同時拋到了氣井邊緣之處以後,杜飛才淡淡道。

小白從杜飛體內跳了出來,落到了靈丹奴頭上點點頭道:「主人你儘管放心好了,煉製強化這靈丹奴不會太過麻煩,只要你隨時讓我調用你的精神力就行了,至於這頭小圓虎,如果它能夠承受外界的衍宗之氣的話,那麼說不定它也會有所突破。」

「嗯。」杜飛微微點了點頭,眉心小天地中輪迴靈紋輕輕一轉,頓時一抹濃郁的精神力就瞬間瀰漫而出。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開始呼吸吐納了起來。

「嗤——」

隨著杜飛催動十方冰魔道,四周已經被稀釋了幾分的衍宗之氣頓時就如同尋到了宣洩口一般,瘋狂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涌了過來,而後隨著杜飛的呼吸,被其盡數的吸入了體內。

「嘩嘩嘩——」

濃郁的衍宗之氣涌動之間,如同潮水一般,令得杜飛渾身上下的經絡之中都是閃現出一道道淡藍色的光芒,這一幕看得小白頗為驚訝。

要知道,一般來說,可沒有人膽敢這般大量的吸收的衍宗之氣的。不過,杜飛的實力早就處於半步武宗巔峰境多時,而且早就衝擊過了武宗境,雖然失敗了,但是他的實力卻也算是暴漲了。更何況,因為修鍊了玄冰天體的關係,他的肉體比起普通的半步武宗巔峰境強者,實在是強悍太多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有膽量這般肆無忌憚的吸收這些衍宗之氣。

要知道,衝擊武宗境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在衝擊的時候,能夠煉化的衍宗之氣越多,那麼,成功的幾率也越大;而同樣的,在衝擊的時候煉化的衍宗之氣越多,那麼在成功晉級之後,本身的實力也就會愈發的強悍!

這也是為什麼,杜飛在外界一直捨不得使用手頭的衍宗丹衝擊武宗境的根本原因。因為,他沒有把握!唯有在氣井這種地方,擁有了接近無限的衍宗之氣,他才可以肆無忌憚的吸收煉化衍宗之氣,讓自己成功衝擊武宗境的幾率不斷攀升。

大量的衍宗之氣瘋狂的湧入杜飛的體內,一種略帶陰寒的詭異氣息,也是緩緩的從其體內瀰漫而出,令得周身之處的空氣都是變得略微的陰寒了起來。

感受到了這等氣息變化,杜飛也清楚,自己體內的經絡肌膚已經開始沒辦法承受那些衍宗之氣的沖刷,才會導致自己體內的真氣外泄。不過,這等情況早就在杜飛的預料之中,所以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而是心念微微一動,頓時浮現體表的氣息收縮,而其肌膚之上也浮現一層冰晶之感。

玄冰天體在這一刻,被杜飛催動到了極致。

在玄冰天體修鍊到大成地步的時候,杜飛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肉體強度比起六品中階武宗強者都絲毫不弱,更何況,自己還可以施展類似武宗環的玄冰環,這一點更是令得自己的肉體愈發的強悍,而也將衝擊破宗劫的危險程度降低到了最低。

隨著玄冰天體的催動,頓時,新一輪的煉化,又一次飛快的展開,而這一次,杜飛的身子如同一個漩渦的中心之處一般,大量的衍宗之氣頓時就飛快的融入他的體內,匯入了他的經絡之中……

在杜飛身側之處,小白眯著眼睛凝視著不斷吸收衍宗之氣的杜飛,片刻后它才略微放心的撇了撇嘴,旋即視線落到了身下的靈丹奴之中,隨後它側頭淡淡一笑道:「以主人現在的實力來說的話,這東西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而這靈丹奴的實力基本也已經到了盡頭了,除非能夠將其煉製到血丹奴的境界,不過,那卻需要五品武宗強者的武道元丹為引子,太過麻煩了啊…….算了,先將這東西儘力強化吧。」

說話間,小白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氣井面朝氣脈深處的邊緣之處,小心翼翼的解開了一個出口,然後就一腳將靈丹奴踢了下來。

「喂,圓虎,你下去照看著那靈丹奴一點,接下來,就是我表演的時間了。」小白又掃了小虎一眼道。

小虎略微古怪的咆哮了一聲,不過它還是飛快的衝出了氣井,身形瞬間就沒入了氣脈之中。

望著這一幕,小白的臉色才好看了幾分,旋即它就那樣徑自在半空中盤膝坐下,而後,杜飛驅使出來的精神力就被它緩緩的調動,如同一根線一般的纏繞在了外出的靈丹奴身上,而煉製強化,也是緩緩開始……

…………

時間,緩緩流逝而過,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也是發現了這一條極其醒目的氣脈。因為前期基本上沒有發現什麼寶物的關係,此刻大多數的人都將那目標放在了這氣脈之上。

而在發現,唯有尋到氣印然後在氣井之上修鍊,才可以不會發生暴體而亡這種事情以後。每天圍繞著氣印和氣井的爭鬥都不斷的展開。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怎麼開啟氣井之上的防護陣法,所以,每天因此而遭到偷襲喪生的強者,也是不計其數。

在這片天地之下,所有的強者都如同瘋狂了一般,他們每個人都想要變強,而阻攔在自己變強道路之前的人,就是他的敵人。

此刻,在氣脈中斷的某處,大批的人影都是匯聚在了此處。此刻這些人影的目光都是盡數的落到了前方氣脈之中,在那裡,在濃郁的衍宗之氣中,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完整氣井,令人眼紅無比。只不過,這氣井之上此刻有著一層金色的光罩,這光罩極端的強悍,如同烏龜殼一般。這些日子以來,在場的強者已經試驗了無數次了,可是不管他們如何努力,都是沒辦法將這光罩破開。

但是也因為如此,在場的強者一個個的眼眸之中更是一片貪婪,若是能夠得到這個氣井的話,只要催動這個光罩,那麼豈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修鍊了?

在場的強者,分為三批,除了其中的一批只有四人之外,剩下的兩批人都大概有接近二十之數。

「嗬嗬嗬,李風,那個叫做杜飛的小子真的躲在這裡面么?」在三批人馬中,一批一個個身上散發著腐臭氣息的人馬之中,一個類似帶頭的男子陰惻惻的掃了那氣井一眼之後,才偏頭淡淡道。

「屍辰兄,就算我會騙你,但是,那氣井總不會騙你吧?那裡面可是很明顯有人在修鍊啊!更何況,我也可以以身家性命擔保,那小子就在裡面!」李鳳臉色似乎微微微微一抽,不過還是咬咬牙開口道。

「呵呵呵,你這般確定就好了,這小子可是手裡有信物的四人之意,另外的三家極其麻煩,這小子手裡的信物倒是好拿一點了。」那屍辰嘿嘿一笑淡淡道。

李鳳臉色微變,不過還是淡淡道:「說起來屍辰兄,你們屍陰王朝不是只對屍身有興趣么?那小子的肉體可是極端的強悍啊,若是屍辰得到的話,恐怕又可以讓你的實力更上層樓了吧?」

「遠古遺址四大信物,據說都有其各自的妙用,我對它有興趣很奇怪么?當然,那小子的屍身,我也一定要得到啊!」屍辰抹了抹嘴,嘿嘿笑道。

「呵呵,屍辰,你是不是想得太過美滿了一點了,不但想要那小子的屍身,還想要他手頭的信物,那麼我們這些人來這裡做什麼?」站在最後一批人馬之前,一個面容干廋的男子,突然淡淡一笑道。

「鐵震,你不用在這裡吵,得到這兩樣東西之後,那小子的容戒就是你的了,如何?」屍辰凝視了最後一人一眼之後,才嘿嘿一笑道。

「你要這般算的話,也不是不行,只不過,這氣井和那氣印就必須是我鐵岩王朝的,如何?」那喚作鐵震之人微微一笑,旋即淡淡道。

聽到這兩人的話語,那李風的眼眸之中的猙獰之色也是一陣收縮,很明顯,這兩人不單單沒有將杜飛放在眼裡,更是沒有將他李風放在眼裡。

微微咬牙片刻之後,李風才輕輕一笑道:「兩位不用爭吵了,東西如何分配,總要等到斬殺了那個小子之後再說,不是么?要知道,那小子可是能夠和那個韓戰打得旗鼓相當的人物,我們三個雖然都是六品中階武宗強者,但是就算是聯手的話,也不得不小心幾分啊!只要能夠斬殺了這個小子的話,那麼,一切都好說了啊!」

聽到這李鳳之語,那屍辰和鐵震都是同時點頭嘿嘿一笑,算是同意了,當然,他們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事,卻就沒有人知道了。

望著他們兩個這個樣子,李鳳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嘲諷之意,旋即他才看似無意的淡淡道:「不過兩位也不用太過擔心,我還派人去尋了無形門之人,據說那韓戰如今已經在一處隱秘場所衝擊六品高階武宗境,以他的實力,應該有五成的幾率成功,到了那個時候,他就是六品高階武宗強者,若是趕來此處的話,或許不用我們出手,那麼杜飛就死定了!」

「韓戰那傢伙又趕先了一步么?」

聞言,那屍辰和鐵震兩人的瞳孔都是微微的一縮,要知道,他們也是踏入六品中階武宗境多時了,但是一直沒有擁有衝擊六品高階武宗境的實力,此刻聽到了這個消息,心中就是一陣羨慕嫉妒恨!

要知道,能夠晉階六品高階武宗境的話,那麼就可以將自己的勢力帶入高級勢力的範圍。而到了那個層次,所能夠得到的東西,可不是眼下可以比擬的啊!

「看來,能夠斬殺了那個杜飛的話,其他東西還不重要,這個氣井一定要得到收啊!只要能夠得到了這個氣井的話,厚積薄發之下,早晚能夠擁有衝擊六品高階武宗境的實力!」屍辰和鐵震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是瞬間明白了對方的心思,旋即兩人的視線幾乎是同時落到了那氣井之上,眼眸之中有火熱之色閃過。

而見到這一幕,那李風眼眸之中也有厲色閃過,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有這些傢伙都極其貪婪,才能夠將那個喚作杜飛的小子徹底斬殺!那個小子膽敢毀了自己的根基,那麼若是不將其碎屍萬段的話,自己定然不會罷休!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帶著幾分咬牙切齒,李風的視線,也是緩緩的落到了氣井之上,旋即嘴角掀起一抹猙獰笑意。 外界的一切混亂,如同和杜飛沒有任何關係一般,氣井之中只有衍宗之氣不斷的涌動著,絲毫沒有外界一般的混亂。

「嘩啦啦——」

杜飛盤地修鍊之處,濃郁的衍宗之氣繚繞在其體表之處,隨著一股股流水一般的聲音,這些衍宗之氣卻是不斷的匯入了他的體內。只是看這一幕就可以想象,杜飛在吸收衍宗之氣的速度,究竟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

而在這藍色的衍宗之氣的沖刷之下,杜飛的周身的骨骼肌膚經脈,都以一種極端霸道的姿態在強化著,很快的,其體表就開始浮現了一層淡淡的白光。

武宗環!

唯有成功晉階武宗境的強者才能夠擁有的壓箱底招數,也是武宗強者的真正標誌!而這武宗環其實就是在修鍊之時,將體內的真氣壓縮到了極致而形成的一道防護。這道防護包裹在了武宗強者的渾身上下,防禦力強悍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武宗環一旦修成,那麼不但可以防禦力大增,而且因為真氣極端的凝練的關係,那麼連肉體強度、力量、速度等等一切東西,都能夠變得愈發的強悍。

當然,這只是武宗強者的外化體現罷了。而若是要真正的修鍊到武宗境,還需要將體內已經化晶的內丹煉化成元丹,那麼,武宗強者從那一刻開始,體內真氣的質量和數量,將會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武宗境之所以被稱為天人之隔,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兩個。其一,便是元丹的形成,將讓武宗強者的修鍊速度和武技威力都強悍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其二,則是武宗環的形成,會讓武宗強者的攻擊、防禦、速度等一系列力量強化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簡單來說,若是能夠成功晉階武宗境,那麼之前所會的武技,其威力至少會翻倍。當然,此話也並非絕對,畢竟世界上總有一些僥倖成功衝擊了武宗境的傢伙,也有一些如同杜飛這般,雖然沒有武宗境,但是卻具備了武宗境戰鬥力的變態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