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吧?只是,比較好而已。」君無影淡淡的笑了笑:「有點惦記,也擔心再見到她,不知道怎麼解釋我一走就這麼久。」

「我看你無需解釋。」龍入海呷了一口酒,說:「人間界雖然是低靈世界,那是因為被封印了。在洪荒時期,那裡的靈力要比妖界還要高上很多,有很多上古時期的仙人妖獸魔王共存,只不過後來打了一架,人間界四分五裂,成為歸墟。」

「所以說,人間界,妖界,魔界等等,其實都是洪荒歸墟的一部分,層次上略有高低。」龍入海言道:「你應該聽過那句天上方一日,地下已千年。其實這話用在咱們歸夢澤和人間界上一樣適用。雖然你在這裡待了好幾年,可在人間界來看,不過是一瞬間。你走的時候什麼樣子,回去依然是那個樣子。所以你無需擔心。」

「真的?」君無影聽到這個消息顯然高興壞了,「那就太好了。」

「呵呵呵,我何曾騙過你啊?」龍入海喝乾最後一口酒,長身而起,伸手連點,在聚義廳外劃出一片五彩結界,說道:「你今晚就在結界里不許出去,待到子時一刻,去往人間界的逆行通道會自行打開。你只有一瞬間的機會進入,千萬不要猶豫。以後若是有緣,你自然能重新回到這裡,舅舅期待著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會和你父母重逢。」

「我也希望如此。」君無影笑著應道。

轟隆隆——

結界外面忽然閃過一片悶雷,君無影眉頭皺起,有一絲不好的預感,忙問龍入海:「這是什麼聲音?」

龍入海滿不在意道:「我打逆行通道,乃是逆天而為,你以為那麼容易嗎?自然會引來煞雲搗亂,你無需理會。不管外面發生什麼聲音,你都不要從結界中出去就好。我暫且失陪!」

「好的。」君無影說完,又想起什麼,叫住龍入海,說道:「舅舅,能否將魅影大姐叫來,我有幾句話要交代給她。」

「這……恐怕不行。」龍入海笑道:「如今她正忙著別的事情,你若是有什麼話,可以告訴我,我會轉達給她!」

「那也好,你就告訴她,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與她定會再見。」君無影鄭重說道:「她的大仇,我會幫她報了的!」 結界外的雷聲越來越密集,君無影得知馬上就要離開歸夢澤,心中著實有些不安。

即是對這裡的不舍,也是對人間界的期待。那裡才是他的天下,歸夢澤這種地方,確實不適合他長住下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子時一刻,大廳內的歌姬舞女齊齊對他一拜,道一聲:「一路走好。」

話音未落,一個漩渦模樣的逆行通道便被打開,君無影感受著錯亂的時空亂流,毫不猶豫的一頭扎了進去。

這不比他來的時候,是用自己的妖力空間和破碎的蛋殼為引過來的,這一次要比來時兇險得多。

五華閃電如同銀蛇一樣不斷的遊走在逆行通道之中,君無影不但要抗衡通道內的巨大壓力,也要及時避讓開這些閃電。

因為如果不小心被閃電擊中,那麼自己很有可能被捲入到其他時空之中。到時候再想回到人間界或者歸夢澤,那也就難了。

然而,怕什麼就來什麼,君無影一路謹慎小心,奈何逆行通道不給力,不知道發什麼了什麼,忽然變得狂暴起來,五華閃電交織成了電網,就算君無影本領通天,也是難以通過了。

「咳咳咳,勞駕,問一聲,這是哪裡?」

正一籌莫展的等著逆行通道恢復平靜,忽然一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這可給他嚇個夠嗆,是誰能進入龍入海打開的逆行通道呢?

飛快的轉過身,凝神戒備。君無影見到一個矮胖的老頭,穿著一身土地公公的打扮,手裡拄著一根龍頭拐杖,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老人家,你是誰?」君無影深知能在這種地方遇見的,絕對不是自己惹得起的,所以便格外的客氣:「你怎麼會在逆行通道里?」

「逆行通道?」老頭睜著迷瞪的眼睛反應了一會兒,才似乎想明白:「噢!這裡原來是逆行通道,我靠,我怎麼一覺睡到這裡來了?這逆行通道是通往什麼地方的?」

「睡覺?」君無影有些哭笑不得:「你睡覺會睡到逆行通道里?老人家,你在逗我玩吧?」

「你有啥好玩的還要我來逗?」老頭顯然不買賬,「快告訴我,這裡是通向什麼地方的。」

「人間界。」君無影如實說道。

「什麼?!」老頭眼睛忽然瞪得老大,急忙道:「怎麼會去人間界?人間界已經完蛋了!去那裡不是送死嗎?快快閉了這狗屁通道,見面是緣,你快跟我走!」

說著,老頭一把抓住君無影的手腕,轉身就要逆行而上。

君無影大驚失色,這不僅僅是因為這老頭一招抓過來,他毫無反抗之力,更加恐怖的,是這裡之所以叫逆行通道,就是因為這玩意兒單行,不能逆行,如果非要逆行的話,那就是跟空間之力做抗衡,玩死你丫的!

五華閃電發覺老頭的意圖,立刻翻滾起來,蠻不講理的傾瀉而下。

老頭比這些閃電還霸氣,龍頭拐杖一指,所有閃電皆伏於通道內壁,全然沒有剛剛的囂張。

「嗬!」君無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口氣噎得他喘不上來,一顆小心臟被驚得差點兒偷停。

老頭卻絲毫沒有意識到君無影的心理活動,而是拉著他,甩開小短腿,一路瘋跑……

「咦?」反應過來的君無影忽然發現不對勁兒,這老頭甩開膀子的速度比自己要快上不少,但是跑了許久都沒有跑出逆行通道,這不科學啊!

「老人家,你能不能先停一下?」君無影商量道:「把我放下來好不好?」

「停?」老頭好像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語氣之中充滿了嘲弄:「你是傻瓜嗎?難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知道什麼是逆行通道嗎?你要在逆行通道裡面逆行,還要我停下來?你找死不要拉著我老人家好不好?」

「靠!」君無影心說這是誰拉著誰啊?

「怎麼不服啊?」老頭繼續喋喋不休的說道:「我老人家都不用你表示感謝,怎麼你還磨磨唧唧的?」

「可是我要回人間界啊,這逆行通道我好不容易才進來,你說給我拽走就拽走了?你先闖進我的逆行通道的好不好?」君無影試圖跟老頭講講道理。

而老頭則絲毫不領情,說道:「人間界還回去幹嘛?你不是找死去了嗎?」

「可是為什麼啊?」君無影一腦門疑問:「人間界怎麼就完蛋了呢?」

「人間界如今是血海一片,魔祖羅睺帶領著他的魔子魔孫把人間界給佔領了,現在整個人間界都是魔族,已經沒有人類了。」老頭說道:「你現在去人間界,就一個下場,被瞬間魔化。老頭我救你一命,你該謝謝我才對。」

「魔祖羅睺?!」君無影大驚:「他怎麼跑人間界去了?!不是要攻打歸夢澤嗎?」

「喲?這都知道?」老頭回頭看了一眼君無影,有些驚訝的說道:「計劃上確實是要攻打妖界,從歸夢澤打開缺口,一舉佔領。可誰想到計劃沒有變化快,羅睺那老小子走到半道兒導航壞了,讓他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順著感覺找,不小心就進入了人間界!」

老頭說道:「雖然人間界靈氣微薄,可總比在天外遊盪好的多。就這樣,羅睺就帶著魔子魔孫們把人間界給佔了。」

「可……可……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兒啊?」君無影眉頭緊鎖,反問道:「我從歸夢澤出來的時候,我舅舅不是這麼說的啊,不是妖界千日人間一時嗎?怎麼會……」

「你這娃娃忒蠢,你現在在什麼地方?」老頭問道。

「逆行通道唄!」君無影剛說完,忽然明白老頭什麼意思,驚得他大叫一聲:「什麼?!你的意思是,逆行通道里的時間……」

「對!」老頭說道:「因為你無法跨越位面,所以只能走逆行通道,這裡面的時間可不是你說的那種換算方法,你在這裡待上一時,人間界可就一世過去了……」

「我日!」君無影一顆心徹底變得冰涼! 老頭帶著君無影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在一處閃電稍弱的地方停下,龍頭拐杖猛擊逆行通道,一個閃電漩渦從逆行通道上出現。

老頭也沒問君無影願意不願意,直接給他拽進了漩渦之中,下一秒,君無影便看見了一片青天巨木。

「這是哪裡?!」君無影環顧四周,他十分肯定,這裡既不是歸夢澤,也不是人間界。

「這是蓬萊!」老頭抽動鼻子,使勁在空氣中嗅了嗅:「好就都沒有聞到蓬萊香氣了,真是舒坦啊!」

「蓬萊?!」君無影一愣,忙道:「蓬萊仙島,你是仙人?」

「仙人?」老頭「嘿嘿」一笑,對君無影說道:「誰告訴你蓬萊就只住著仙人啊?老頭我要是仙人,還會管你死活嗎?」

「這……那敢問前輩是?」

「你可聽過白澤?」老頭一臉高深的問道。

「神獸白澤的大名我當然聽過,啊?!」君無影瞪大了眼睛,「您是白澤?可是這……」

下半句話君無影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老頭的身材模樣,實在是跟傳說中妖界第一美男子的形象聯繫不起來。

「怎麼懷疑我老人家?」老頭不滿的說道:「你是不是想,神獸白澤怎麼是這般模樣?外界盛傳的妖界美男居然是個小老頭?」

「這個……」君無影尷尬的笑了笑:「不敢不敢。」

嘴上這麼說,表情可就出賣了他。老頭也不以為杵,嘿然笑道:「丰神俊朗的白澤也有垂暮之年,如今我大限將至,能保持成這樣已經很不錯了,還要什麼形象啊。」

生老病死是宇宙規律,恆星尚有燃盡的那一刻,所以妖族也不例外。沒有誰能長生不老,只不過這個過程是十分漫長的,有百年千年甚至萬年以上。

白澤在上古時期就已經是神獸的存在,所以即便在垂暮之年,功力大退之下,依然能在逆行通道中來去自如,其實也就不難理解了。

君無影十分感慨的看著白澤,心中總有些不忍。

一顆耀眼的獸神即將隕落,是一件讓他覺得心痛的事兒。

「小娃娃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還沒有你想的那麼慘。」老頭笑著說道:「雖然大限將至,可我還有續命的辦法,只不過到了我這個境界,想再續命,將會十分困難,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我努努力,沒準兒還能活個萬八千年的。」

「那真是再好不過了。」君無影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還望前輩開示。」

白澤點點頭:「你跟我有緣,說罷!」

「你身為上古獸神,如今魔祖羅睺就要攻佔歸夢澤,怎麼你卻安守蓬萊,不去相助一把呢?」君無影道:「那裡可是妖界的大門啊。」

「這叫什麼話,說得我好像不仁不義。」老頭吹鬍子瞪眼的說道:「這不是還沒打過去呢嗎?歸夢澤的實力你以為那麼不堪一擊?羅睺又豈能輕易討到便宜?別忘了,歸夢澤是誰的地盤,燭九陰那傢伙會眼睜睜看著歸夢澤淪陷為魔族之地?切!你還太稚嫩了。」

君無影嘆了一口氣,道:「可是據我所知,燭九陰早就不在歸夢澤了,魔族壓境之時,他能否及時趕回來還未可知呢。」

「不在了?他去哪了?又去遊歷了嗎?不過,就算他回不來,不是還有金鑾呢么!」白澤笑著說:「有金鸞在,歸夢澤還能出事怎麼著?」

「金鸞?」君無影一愣,他還以為這老頭下一句說的會是北海巨妖或者西川的八臂老祖,再不濟,也還有他舅舅龍入海,怎麼會提到一個異常低調的金鸞?

「您指的是乾崆山金鑾殿裡面的那位嗎?」君無影疑惑的問道:「難道北海巨妖或者八臂老祖……不如金鸞?」

「那兩個是什麼東西!」白澤滿臉鄙夷的說道:「一個是深海怪獸,一個就是個赤水螃蟹,前者還算強橫,後者哼哼,煮了吃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金鸞乃是鳳凰一族,有不死之身,羅睺幾條命,能與金鸞換?」

「原來如此!」君無影點了點頭。

白澤似乎想起來什麼,眉毛一挑,問道:「哎喲,小娃娃,你這麼一問,還真露出幾分破綻,你好奇怪啊,既然知道羅睺要去攻佔歸夢澤,為什麼又不知道這歸夢澤誰都知道的金鸞呢?」

君無影無奈的說道:「這,說來話長,其實我並不是歸夢澤的妖類……」

「撒謊!」白澤道:「你身上的味道與歸夢澤一條小白蛟一模一樣,顯然就是她的孩子,你怎麼說自己不是歸夢澤的妖類呢?」

「你認識那條白蛟?」君無影精神一震:「不錯,我正是青眼白蛟之後!」

「也算認識吧。」白澤道:「很久很久以前,那條小白蛟跟著燭九陰遊歷到蓬萊島,我們曾見過一面,對她也算有些印象。」

「那您知道她現在的下落嗎?」君無影追問道。

「說出來不怕你笑話老頭子,在我年輕的時候,曾跟金鸞有過那麼一段,她當時逼著我學不死之術,可我那時正值壯年,根本不屑於此。就有一搭無一搭的應付了她。沒想到最後還是把自己給應付了。」白澤苦笑道:「當我發覺自己的身體日益衰弱之後,想盡辦法恢復到青年時期,結果都失敗了。最後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個樣子,無奈之下,想起了曾經在金鸞那裡學到的不死之術。結果卻發現,自己壓根就沒學會多少,最後施展起來,也落個不生不死,昏睡了不知凡幾。直到三十年前才醒過來,不過很快又睡過去,一直到剛才遇見你,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進你的逆行通道里的。」

「這麼說,我在逆行通道一瞬間,其實已經過去了三十幾年,而人間界也是在這段時期里被魔化的?」君無影問道。

白澤點了點頭:「所以啊,你問我知道不知道白蛟下落,這個我真是不知。也許燭九陰會知道吧,我看他對白蛟還是挺上心的,嘿嘿!」 聽了白澤的話,君無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老頭確實睡的夠久,很多事情都已經不是他所知道的那個樣子了。

當下,君無影將歸夢澤如今的情況簡單的跟白澤說了一遍,最主要的,就是告訴他,自己的老爹已經帶著他老娘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就算羅睺攻打過來,他們也未必能趕回來。

守護歸夢澤的重擔,八成是要落在老頭的情人——金鸞的身上了。

白澤聽完君無影的敘述,感慨了半天:「燭九陰啊燭九陰!真有你的啊,為了那條小白蛟,你連正牌老婆都不要了,嘖嘖,真有魄力!唉!當初我要是有你這魄力,我跟金鸞何至於分手,真讓人羨煞!」

「那啥,我說大爺啊,我跟你講這個不是讓你羨煞我老爹的,我是想讓你出手,幫歸夢澤一把。」君無影道:「羅睺不可能永遠待在人間界那個地方,那裡的靈氣太低了,不夠他玩的,他最終肯定還是要來歸夢澤的。到時候你不心疼金鸞啊?」

「唉,我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好意思去見她?」白澤面露苦色的搖了搖頭:「我不是都說了么,有金鸞在,歸夢澤無事!」

「希望如此吧。」君無影抬頭看了看蓬萊的青天,嘆了一口氣,對白澤說:「我說大爺呀,我能求你個事兒嗎?」

「咱爺倆兒還說什麼求不求的,你有話直說。我跟你老爹是至交好友,跟我無需客氣!」白澤笑呵呵的說道。

「送我回人間界吧!」君無影無限惆悵的說道:「我要去找一個人,就算是成魔了,我也要找到她。這是個約定。」

「執意如此?」白澤斜楞著眼睛問道。

「是!」君無影回答的斬釘截鐵。

「應人之事,確實該如約而辦。」白澤咂咂嘴,說:「逆行通道我可以給你打開,不過你過去之後我就擔心你還沒找到你要找的人,就已經入魔了。」

「我會小心行事的。」君無影對白澤抱了抱拳:「還請前輩儘快打通逆行通道,畢竟時間不等人,已經三十年過去,我怕找到她的時候……」

「好吧,那就送你過去。不過……」白澤打量了一下君無影:「你身上可有什麼護身法寶,能敵魔之物?」

「多謝前輩掛記,這件如何?」

說著,君無影兩肩一震,劍牒飛出,一道白光橫練長空,龍牙劍帶著無匹煞氣率領七萬三千六百把妖劍遮天蔽日,威勢驚人。

「這……牙……」白澤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臉色頓時大變,「快收劍!」

不過已然有些遲了,西北天空一團黑色烏雲滾滾而來,雲中雷聲陣陣,還有一個巨大的聲音傳出:「龍入海,你這個混蛋,終於把你給盼來了!!」

「呃……」君無影見到這個陣仗就知不好,趕忙掐動法訣收劍,可忽然發現劍收不回來了,七萬多把妖劍在龍牙的帶領下直撲黑雲,黑雲當中那個藏而不露的傢伙激動得跟什麼似的,嗷嗷怪叫:「老子的牙終於回來了!!龍入海,這回看你還怎麼欺負我!!」

「靠!」君無影一腦袋黑線,轉頭看了看白澤:「大爺,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這是他跟我舅舅之間的恩怨,跟我可沒關係啊!」

「嘖嘖,也是怪我欠嘴,非要追問你法寶,這下好了,你這寶貝怕是要物歸原主了。」白澤有些懊惱的說道。

「這雲里是我舅舅教訓的那條螭龍?」君無影嘆了一口氣:「我這點子也忒背了。」

「龍入海呢?膽小鬼為什麼藏起來了!?」一顆碩大的龍頭從烏雲之中探出,巡視了一圈兒都沒見到「仇人」,轉頭看了看白澤,毫無反應,又看向君無影:「咦?是條白蛟?說,你跟龍入海什麼關係,為什麼我的牙會在你手上?」

「我咋說啊?」君無影瞄了瞄白澤:「要不你跟他談談?我不想惹事兒啊!」

白澤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放心去說,一切有我呢!」

「這是你說的,我可不客氣了。」君無影劍白澤沖他眨了眨眼,心中頓時有了底,對螭龍說道:「龍入海是我娘舅,這顆牙是他送我的。」

「簡直無恥!他居然敢把我送他的定情信物轉贈給你!你是什麼東西?!」螭龍大怒:「他躲我這麼久,為什麼不肯見我?!」

「啥?!」君無影一臉懵逼:「定情信物??」

難道……這螭龍是個母的?!

「這個膽小鬼,真是枉我對他一片真心!」螭龍忿恨道:「他除了會躲起來,還會做什麼!你說他是你娘舅?」

「呃,這個……是啊,怎麼了?」君無影忽然意識到,龍入海其實也挺能吹的。

「那我把你抓起來,他就會乖乖來見我了,哦哈哈哈哈!」螭龍說完,雲中伸出一隻巨大的龍爪,奔著君無影就抓了過來。

白澤不動聲色的對其搖了搖頭,嘴唇翕動:「別反抗,放心,一切有我。」

開什麼玩笑,都要被抓起來當質子了,還不反抗?君無影哪有閑心攙和到他們倆之間的感情糾紛里,當即手掐法訣,推出一顆陰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