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繞彎彎了,達姆!」陸觀表情平靜地說道,凱瑟琳能不能救下摩爾家族的人他不知道,但怎麼樣也要出手。

好歹勞倫摩爾也算是卡美洛的老臣,也是伊莉雅重要支持者之一,不轉移摩爾家族最多被打壓,只要勞倫摩爾人在地獄,摩爾家族就還有翻身的可能。

但人要是沒有了,恐怕以勞倫摩爾也會對伊莉雅產生一些怨言。

畢竟這一切不過是伊莉雅無心之過,她恐怕也料想不到,次主神幾乎能夠將整個帝都所有人的動向瞭若指掌,並且轉瞬間就能在這茫茫西神荒之地上找到摩爾家族的人。

要知道,這一點就連神王也是做不到的。

「那好吧,陸觀,你應該知道,駐守邊疆的人擅離職守可是死罪!」達姆微微一笑說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

陸觀眯起眼睛,他倒是希望達姆能夠反應慢點,沒想到達姆果然抓住了機會出擊了。

「從傑諾斯的情報獲悉,駐守在東部草原的菲尼克斯軍團的一些主要人物,近日來露面的次數和內部一些供應不斷減弱,我懷疑他們離開了東部草原。」

「你胡說什麼!你憑什麼單憑這一點就能確定他們擅離職守?」伊莉雅聽后都覺得好笑,供應削弱跟離開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實際上她不知道,供應和供應之間可是有很大差別的。

單純只是軍隊的供應,連續削弱也不是不可能出現的情況,但個人供應,尤其是對某些人比較重要的供應,連續削弱就不正常了。

比如摩爾家族在菲尼克斯軍團的一名騎兵隊隊長,本人習慣日常訓練,其對訓練器材的消耗非常高,平日里供應這些訓練器材量是一定的,怎麼可能忽然降為零?

再加上食材供應驟減,而且不單單是這一個人,幾乎菲尼克斯軍團的一些重要成員都是如此。

這已經足夠說明情況了!

讓摩爾家族放棄這麼大一個菲尼克斯軍團,達姆不得不說陸觀做事膽子夠大。

畢竟摩爾家族可是軍人世家,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類似的情況,畢竟丟下自己的兵離開不是摩爾家族的風格。

當然,陸觀也沒有讓摩爾家族丟下自己的兵離開,因為陸觀說過,總會有一天是要回來的。

「我相信傑諾斯的推測,不過也多虧了伊莉雅妹妹準備出發去新羅神國邊境,這讓我忽然想起來將目光從帝都內轉移到了邊境的四大軍團身上。尤其是高文家族和摩爾家族!」

達姆笑眯眯地望著陸觀說道。

陸觀心中嘆口氣,他覺得自己已經儘力去保證這批人能夠不受到達姆的迫害了。

至於能出來幾個人,那只有聽天由命了,反正凱瑟琳已經去阻止那名次主神,所以至少能確保高文家族這邊撤退不會有人的問題。

「怎麼會…」

伊莉雅失神地喃喃了一句,她一直都覺得剛才的陸觀只是太小心了,卻沒想到對方來的比她想象之中要快很多。

她剛才還不理解,為何陸觀匆匆離開,為何陸觀不抽出一天時間幫一下伯恩小隊的人。

現在她才真正明白,陸觀那般嚴肅地問她,不是開玩笑,也不是故意的,是真的時間緊迫沒空跟她解釋這麼多。

就算解釋,她也不會理解。

就好像勞倫摩爾和老梅林最開始也都不敢相信是一樣的。

「如果你說完了,那就請回去吧,達姆!」

意外好孕 陸觀平靜地指著路的另一頭下了逐客令,事情既然已經發展成這樣,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達姆這一招用的非常好,派出去一名次主神攔截跟他關係一般的摩爾家族,這邊帶著兩名次主神跑到伊格萊茵的府邸。

陸觀如果前去救人,那麼老梅林,老高文等人都會被達姆帶走,並且立馬開始進行王選尾聲程序。

如果陸觀不去救人,那麼那邊摩爾家族的人就會被握在他的手中。

達姆要看看,勞倫摩爾什麼反應?

利用這些摩爾家族擅離職守的人,不單單能夠打擊勞倫摩爾的聲望,順帶還可以為他的軍改獲得更加多的支持的聲音。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最後,他能夠順理成章的慢慢將菲尼克斯軍團消化掉,變成自己的人。

陸觀倒是不在乎什麼菲尼克斯軍團,本來他的想法就是短期內放棄菲尼克斯軍團,以後有機會了再說回來。

他無非是不想讓伊莉雅後悔,可惜伊莉雅非要幫助伯恩他們,導致陸觀的計劃暴露,陸觀知道摩爾家族恐怕保不住了。

「陸觀閣下,好歹我對你可是表現了足夠的誠意了。你這樣趕人可讓我有些傷心。」

達姆笑眯眯地說道,沒有一點要走的意思。(未完待續。) 陸觀知道達姆的意思,蘭斯洛特確實是誠意,不過這不代表他會袖手旁觀。

「誠意?」

伊莉雅如今明白了,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自然要站出來來直面達姆。

「少廢話了,達姆,你想要怎麼樣?」

「嘖嘖嘖,伊莉雅妹妹,這可不是正經對待哥哥說話的口吻。騎士在任何時候都要保持基本的禮儀和優雅,哪怕是生氣的時候!」

達姆說完看向陸觀,讚許道:「這點你可要學習學習陸觀閣下,在這種情況下,他可是一點都沒有生氣,依舊如此冷靜。不虧是騎士中的騎士!」

就在兩人說話的中間,陸觀忽然微微皺了下眉頭,兩股極強的波動彷彿流星般從天空中滑落,重重砸落在帝都內,整個帝都劇烈的晃動。

隨後大家只聽一聲駭人心魄的龍吼,聲波波及的城牆剎那間崩裂,巨大的衝擊波無視任何事物,掀起一道無形的巨浪,將整個帝都的一角拍翻。

轟隆隆!

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帝都民眾眼中看到一雙可以遮蔽天空的翅膀,還有一雙瞪大恐怖的猩紅眸子取代了天空即將沉浸的日輪,整個帝都見狀頓時陷入了無限的恐怖中。

「赫爾吉,你小子找死!」

凱瑟琳怒吼的聲音響徹整個帝都,顯然那名被達姆派過去的次主神給激怒了。

達姆和自己身邊的兩名次主神對視了一眼,直接消失在了陸觀的面前。

陸觀這個時候臉色也非常難看,對伊莉雅說道:「你們先回去,我跟瓦達漢加去看看!」

「情況怎麼樣了?」

伊格萊茵感覺整個事情都變的不正常,可能是發生什麼意外狀況了。

「恐怕…摩爾家族…」

陸觀嘆口氣,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達姆的意思,但如今他能感覺到活著的也就只剩下菲麗摩爾一人而已。

要麼對方講菲麗摩爾叔父等人全部關押起來,要麼很可能都已經陣亡了。

其中過程也只能等凱瑟琳冷靜下來才能搞清楚。

伊莉雅臉色刷的一下泛白,她也沒想到自己答應別人一件事情,竟然會引來這麼大的事情!

這個時候,布倫希爾德這小傢伙嗖嗖兩下爬到陸觀的身上,似乎也放棄跟陸觀生悶氣了。

不過這一次一把抓起小傢伙,放在伊莉雅的懷中,喝道:「快回去,萬一爆發起來戰鬥,我沒空保護你!薩米兒,看好這裡!」

說完,陸觀跟瓦達漢加一起消失在原地。

「凱瑟琳公主,不要生氣,我也是受人所託,咱們彼此立場不同,沒有必要鬧到這種程度!」

在這隻巨大能夠這遮蔽天空的巨龍面前,一名渾身散發著炙熱紅光的俊朗男子微笑著懸浮在空中微笑著說。

「再說了,現在的你也未必能夠戰勝我!」

「你可以試試!」

凱瑟琳被眼前英俊不凡的男子徹底給熱火了,陸觀也就算了,按照蒼藍之王的說法,陸觀可是能夠從索列姆手下逃脫的人,這點上她就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做到。

要說陸觀沒有次主神實力,凱瑟琳自己都不信。

可想到這裡就生氣,原本陸觀是找她當老師的,半路沒有殺出來一個加德,她好歹現在也是陸觀正兒八經的神術導師。

實際上,如同加德所言,凱瑟琳的龍族神術並沒有加德對自己的幫助大。

地獄魔龍的神術跟巨人的神術一樣,都是適合龐大身軀,神體強勁的自身而創造的,並非一般人能夠使用。

就好像陸觀曾經想到的神術『曲率移動』,這招其實屬於巨龍和巨人的神術。

因為巨龍和巨人都有強大的神體,神體能夠支撐的負荷遠遠要超出陸觀本人。

所以,陸觀本人反而慶幸自己跟對人了。

要不然單純巨龍一族的神術對神體造成的巨大壓力,他自個就承受不了,很可能加速他自己靈魂碎裂的速度。

凱瑟琳抬起龍頭,龍嘴裡一口炙熱的吐息暗含其中,準備積蓄一段時間再噴出來,一口燒死這個嬉皮笑臉的小白臉!

這個赫爾吉也算是伏爾松格的後代,也是娶了一名瓦爾基莉做自己妻子,每天就知道做一些兒沒羞沒臊的事情。

雖然是個滿不正經的傢伙,不過卻是一名極為優秀的恩赫里亞的前首領。

因為他成功逆襲了自己的長輩,突破成為了主神,赫爾吉也算是伏爾松格後代里幾個最有出息的傢伙之一。

按照曾經的說法,赫爾吉根本不可能跟希格爾德這樣伏爾松格後代之中的天才比擬的。

可惜,似乎兩人都有成為主神的潛力,只是希格爾德因為太過耀眼死了,一直未能復活,而赫爾吉慢慢媳婦熬成婆,成為了一名次主神。

說起來,赫爾吉和希格爾德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當然赫爾吉成名顯然不如後來自己這個弟弟響亮,兩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除了血緣上有些聯繫以外,並且兩人都喜歡上了瓦爾基莉,剩下的恐怕就沒多少相同的了。

赫爾吉看到凱瑟琳的龍息也差不多到了極限,他揚起爽朗的笑聲:「凱瑟琳公主,奧丁神國的勇士可是從來不懼挑戰的,當年希格爾德斬殺了你們龍族的天才法夫尼爾,今天我就再斬落你們地獄魔龍的另一個天才好了!」

「你試試!」

已經將龍息積蓄到極致的凱瑟琳說話都含糊不清起來,也不管這裡是哪裡,一口龍息沖著赫爾吉噴了下去。

地面上帝都的居民彷彿看到末日降臨一般,整個帝都的天空都被烈火焚燒成紅色,巨大的火焰將天空蒸發,從天而降,雖然龍息未至但是烈火的高溫卻讓卡美洛帝都每個人都感覺到一種被焚燒殆盡的感覺。

每個人都不由雙腿發軟,癱倒在地,默默等待末日的降臨。

赫爾吉抬起手來,一點也不講龍息放在眼中,雙手捧著一道四散絢麗光芒的晶體,晶體自取出之後緩緩升空,在空中爆發出刺眼的強光。

光線四射的地方,建築被瞬間化為飛灰,被照射中的人在瞬間解體,化為虛無。(未完待續。) 「神器——七色稜鏡!」

狂骨一下子認出來赫爾吉的神器。

不過陸觀可沒有閑工夫管這些,他縱身來到龍息和絢麗強光即將碰撞的中間,神色漠然地望著赫爾吉和化身巨龍,一腳踩塌了帝都一角的凱瑟琳。

殺手媽咪:天才寶貝腹黑爹 「你是…」

赫爾吉看到陸觀,感覺面熟,他覺得自己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他才不管那麼多,一個神王敢衝進兩個次主神的戰場,他不介意將這個膽大妄為的神王捎帶走。

凱瑟琳見到陸觀,雖然有些猶豫,畢竟龍息是她的,她也又能收回來。

但她沒有收手的意思,她又不是陸觀的僕人,正在火頭上的她可管不了那麼多!

達姆在兩名次主神的護持下,直接躲在一旁。

面對達姆的不滿,其中一名主神道:「放心吧,有主神鎮守的地方,雖然會遭到一些破壞,但不會太大的。」

「正好,我們也可以看看陸觀的實力!」傑諾斯在兩名主神的身後低聲補充了一句。

另一名主神不由冷笑一聲:「他就算是再厲害,如今也算是同時承受兩名次主神的攻擊,他這麼做簡直是在找死!」

本來赫爾吉是為了跟凱瑟琳戰鬥,本身出手就是在次主神的層面上,根本不存在什麼留手的可能。

陸觀這樣貿然衝進去,在兩名旁觀的次主神看來,就是找死!

「凱瑟琳也算是次主神里比較厲害的角色了,這個傢伙太託大,就算不死恐怕也要脫層皮下來!」

另一名次主神比較保守地說道,畢竟他們也知道陸觀這個人,現在整個神庭不知道的陸觀的傢伙,還真的只有鄉下出來的土鱉才會這麼無知。

「小心!」

瓦達漢加手持金箭,卻不敢投射出去,她知道自己的金箭的爆炸威力可能無法抵消其中一道攻擊。

如果弄不好,反而會給陸觀造成三面夾擊的情況,那樣可就更糟糕了!

眼看噴涌著不滅火焰的巨大龍息衝擊而下,下方刺眼的強光在龍息落下的時刻強光被一股無形力量束縛,對著上空的龍息衝撞了上去。

兩道攻擊中間的陸觀看了看兩人似乎都沒有任何想要收手的意思,於是手中忽然托起一枚極小的黑色圓球,沒等大家看清楚這枚圓球的模樣,下一刻,龍息消失,被巨大雙翼遮蔽的昏暗天空再度重見天日。

瓦達漢加再定睛一看,發現另一邊赫爾吉和他的神器七色稜鏡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麼回事?」

達姆愣了下,這尼瑪有點扯了,怎麼正在動手的兩名次主神瞬間消失不見了?

傑諾斯也嚴肅地眺望著陸觀,他剛才已經儘可能的去猜測陸觀可能使用的手法,不過他還是未能看懂。

唯有在場的兩名主神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名次主神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口吻說:「你感受到了么?那股噴射而出的神力?」

「天啊,你也感覺到了?」

另一名次主神聲音之中充斥著忌憚之意。

剛才的本源神力雖然一閃即逝,但是那股神力強大的衝擊力和貫穿力,他們可是深深被震撼,甚至他們感覺到久違的寒意不斷湧上心頭。

陸觀自上而下,俯瞰不遠處的兩名次主神,瞬間這兩名次主神嚴陣以待,再也不敢大意。

達姆深深看了眼陸觀,再扭頭看向傑諾斯,他覺得傑諾斯太了解陸觀了,如果不是他聽傑諾斯的話,帶來了四名次主神,單憑神王恐怕根本不夠陸觀一個人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