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客氣,劉姨可幫了我一個大忙,她的女兒被人威脅,我可不能坐視不管啊。」姜辰笑著說道。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你是來找我媽的吧,她現在手術應該已經完成了,我們去看看吧。」聽到姜辰的話,劉姨的女兒不禁莞爾一笑,出聲道。

姜辰兩人說說笑笑的來到二樓,稍等了一會兒后,劉姨便從手術室出來了。

「姜辰你來了。」看到姜辰,劉姨疲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劉姨你得多注意身體啊。」姜辰看著她疲憊的樣子,不由得出聲道。

「沒辦法,這都是醫療工作者應該做的。走吧,我帶你去拿葯。」劉姨笑著搖了搖頭。帶著姜辰往藥房走去。

沒浪費多少時間,姜辰跟劉姨拿到葯,聽劉姨說了下女子養傷期間該注意的事情,姜辰便直接離開了。劉姨馬上要準備下一場手術。確實沒時間招待他了。

「那個女人應該沒逃走吧。」姜辰走出醫院,看著手上提著的葯,心裡不由得想到。

「辰哥,你出來了啊。」剛剛那幾個豹哥的手下看到姜辰走出醫院大門,連忙走上前來。

「咦,你們還在啊,那兩個人呢?」姜辰輕聲問道。

「你放心,那兩個人已經被我們趕走了,我們好好的教育了他們一頓,以後絕對不敢來這裡鬧事了。」綠毛的混混笑著說道。

「那就好,你們今天怎麼來醫院了?就算你一個人得了痔瘡,不可能這裡的人都得了吧!我看你們的樣子也不太像病人啊?」姜辰問道,眼前的幾人一個個精神抖擻的,跑到醫院來幹嘛。

「我們是奉豹哥的命令來這裡查探消息的,順便看看我的痔瘡」綠毛男回答道。

「查探消息?什麼消息?」

「劉龍今天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派了手下跑到華陽市的各個醫院裡面不知道在找什麼東西。豹哥叫我們過來盯著,查探查探。」

「原來是這樣。」姜辰一陣驚奇,這劉龍又吃錯什麼葯了?

「你們慢慢忙,我就先回了。」想不通姜辰也就懶得想。只要跟他沒關係就行了。

「好的好的,辰哥慢走。」

姜辰告別了豹哥的手下,騎上自己的自行車匆匆往家裡趕去。

「少爺,你回來了。」姜辰匆匆的趕回家,剛進了門。吳秀英便急忙上前喊到。

「那個女的怎麼樣了?」姜辰出聲問道。

「還在床上躺著呢。倒是十分安靜,不吵不鬧的。」吳秀英輕聲說道。

「好吧,我去看看。吳阿姨你就準備晚飯了吧,晚飯弄清淡點,多添一雙筷子。」姜辰對吳秀英吩咐道。說完直接便提著葯往樓上走去。

吳秀英看著姜辰的背影,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沒說出口,轉而低聲一嘆:「希望那女孩子沒事吧。」

「你醒啦。」姜辰推開客卧的門,看著躺在床上一臉清冷的楚雪,輕聲說道。

「你是誰?就是你把我綁住的?」楚雪看著眼前的姜辰,眉頭一皺冷聲說道。

「我這可是迫不得已,誰讓你當時想殺我來著呢。」姜辰走過去把葯放在床頭的柜子上。看著面容清冷的楚雪,一臉無奈的說道。

聽了姜辰的話,楚雪也不接腔,冷冷的盯著姜辰。

「我這好歹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吧,你不感謝我就算了,怎麼還這樣盯著我。」

姜辰看到楚雪的眼神,眉頭不由得一皺,心裡有點不高興,直接出聲嗆到。

楚雪還是不說話,只是盯著姜辰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暖意。

房間里驟然陷入了詭異的沉默。姜辰心裡漸漸感到一片煩躁。這女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光盯著自己不說話。想了一陣想不通,姜辰便打算離開。

「你把我放了吧。」看著轉身準備離開的姜辰,楚雪出聲道。

「這可不行,萬一把你放了,你就對我動手,那可怎麼辦?我又打不過你。」

聽到楚雪的話,姜辰心裡一動,小樣,你倒是繼續裝逼啊。終於忍不住了吧。

「我的傷還沒好,需要在你這裡暫住幾天,等我傷好點了我就有。不會幹擾到你。」楚雪沒有回答姜辰的問題,自顧自的說道。

「喂,你現在是受著傷,被我給綁在床上的,你還怎麼囂張。」聽到楚雪的話,姜辰心裡一陣懊惱,這女的怎麼一點階下囚的覺悟都沒有。

「事後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我可以幫你一個做一件事。」楚雪彷彿沒聽到姜辰的話,言簡意賅的說道。

聽了楚雪的話,姜辰先是一愣,繼而一陣心動;明天便開始正式針對許氏了,這姓許的可不是什麼好人,萬一惱羞成怒對自己出手的話,楚雪說不定能保護自己。

「希望你說話算數。」看著楚雪清冷的眼神,姜辰猶豫了下低聲說道。

「我說到做到。」楚雪出聲保證到。

聽到楚雪的保證,姜辰猶豫了一會後,便咬了咬牙上前把楚雪的手腳解開。

姜辰的心高高提起,生怕眼前的人突然暴起傷人。滿滿的解開繩子后,姜辰連忙後腿兩步。見楚雪只是坐起身活動了下手腳,並沒有其他動作。姜辰心裡一松。

「桌子上是給你買的葯,你注意傷口別見水,別吃辛辣。」姜辰出聲吩咐了兩句,見楚雪無動於衷的樣子,不由得一陣無趣,便直接離開了。 「少爺,吃飯了。」

姜辰正無聊的坐在沙發上耍遊戲。聽到吳秀英的話,起身準備去吃飯。走到餐桌前,才想起家裡還有一個人,正準備轉身去喊。剛一回頭便發現楚雪已經在樓梯上了。

「喲,這倒是挺自覺的。」看著面色清冷,緩緩走過來的楚雪,姜辰笑著道。

「我肚子餓了,當然要吃飯。」彷彿是聽到了姜辰的話,緩步來到餐桌前,楚雪輕聲道。

姜辰聞言一窘,尷尬的撓了撓頭。也不好意思接腔,悶悶的坐下開始扒飯。

吃完飯後,姜辰坐回沙發,正準備來兩把遊戲。結果楚雪卻拿過遙控器。自顧自的打開了電視,看起了電影。

姜辰見狀,心裡不由得一陣腹誹。敢情你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好嘛,這下遊戲也打不了。姜辰一陣無語。

不遠處收拾餐桌的吳秀英看到兩人和諧相處的模樣,心裡不由得長舒一口氣。還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無聊的看了大半夜電影,姜辰有點犯困,轉頭看了下還精神抖擻,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的楚雪。姜辰更是無語了,這哪裡看的出是一個病人。

無語的搖搖頭,姜辰便直接上樓,準備洗漱睡覺了。

楚雪扭頭看著樓梯上姜辰的背影,眼神微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等姜辰的身影消失后,楚雪才轉過頭繼續看起電視。

「還是小心點吧。」姜辰洗漱完畢回到卧室后,反鎖了門后低聲說道。

「不行,這樣還是不夠保險。」想到這,姜辰徑直的走到藏手槍的地方,拿出昨晚藏好的手槍。

「為了以防萬一,今天還是拿著你睡覺吧。」看著手上的消音手槍,姜辰低聲道。把手槍放在枕頭旁,姜辰安然睡去。

或許是停了葯的緣故,再或許是心裡裝著事,第二天天一亮,姜辰便自動醒了。

「吳阿姨,那個女的呢?」洗漱完畢后,姜辰來到餐桌旁,見楚雪不在,便出聲問到。

「不知道,大概還在睡覺吧。」吳秀英搖搖頭,笑著說道。

莫不是跑了?姜辰心道。應該不會,畢竟傷還沒好。不過跑了倒是也好,免得自己還緊張兮兮的。

直到早飯吃了一半,楚雪才穿著姜辰的體恤和短褲從樓上緩緩走下來,由於楚雪身材比較高挑豐滿的緣故,姜辰的衣服不禁不顯得大,反而把她的身材給完全顯露出來。

看著眼前的楚雪,姜辰眼睛一直,心裡暗罵道,真是妖精!

吃完早飯後,來到門口,姜辰看著還在吃著飯的楚雪,沉思一陣后,姜辰對身旁的吳秀英低聲道!

「你忙完了以後,去給她買幾身衣服。」說著姜辰給吳秀英轉了一千塊錢。

「好的少爺。」吳秀英低聲回到。

吩咐了吳秀英后,姜辰在看了下楚雪的背影,便直接騎車走了。今天便是正式向許氏宣戰了,他得趕快趕到公司才行。

姜辰不知道的是,在他說了讓吳秀英去買衣服的時候,楚雪居然輕輕一笑。清冷的面孔陡然如鮮花綻放,分外迷人。

來到公司的時候,上班時間已經開始了。公司除了遊戲部門的新人,其他人都已經放假了。沒辦法,今晚許氏的遊戲就要發售了,現在可馬虎不得。

「怎麼樣了?」來到黎胖子的辦公室,姜辰出聲問道。

「遊戲這邊差不多都弄好了。跟許氏打算用自己的平台不一樣,我們準備弄到國際的知名遊戲平台上去發售。我們遊戲的已經通過遊戲平台的審核了。」黎胖子沉聲說道。

「你心裡有譜就好。」姜辰輕聲說道。這方面他也不懂。只要黎胖子有把握就行。

「我現在想的是,我們要不要開個發售會。」黎胖子想了想后說道。

「發售會?」姜辰一愣。

「對,發售會,這主要是給遊戲提升知名度。但是因為我們是匆忙弄得遊戲,並沒有遊戲版號。所以我們只能在海外發售。我就在考慮有沒有必要弄這個。」黎胖子解釋到。

「發售會的話,還是不必了吧,發一些實機演示視頻到遊戲主頁上,玩家能看到就行了。還要注意別跟許氏的演示視頻弄成一樣的。」姜辰想了想后回答到。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許氏只顧著造勢,說發布一款國內首款3A大作,並沒有當初任何圖片視頻。所以我們不必擔心這點。」黎胖子笑著說道。

「這是為什麼?」姜辰一愣,驚訝的說道。單機遊戲發布前不都要弄圖片和視頻來拉攏玩家嗎。

「我估計是許氏想玩懸念。」黎胖子咧嘴一笑。

「懸念?怎麼說?」姜辰不解。

「許氏在剛做這遊戲的時候,便說這將是國內首款世界頂級單機遊戲大作。造足了聲勢,吸引了玩家后,便開始吊著玩家的胃口,一點視頻和圖片都不放出來,讓玩家的好奇心越來越濃。所以你看,雖然這遊戲一點流出來的信息都沒有,但是預約人數還是挺高的。」黎胖子認真的分析道。

「他就不擔心玩家不買賬嗎?」姜辰一臉驚奇。

「沒辦法,跟國外一年一部大作不同,國內一直沒有一款頂尖的單機大作,所以雖然許氏一直吊人胃口,惹得玩家不爽,但是對許氏這款遊戲的期待也就越大,因為國內太需要一款單機遊戲站出來了。」黎胖子搖搖頭,無奈的說道。

「許氏這一通操作,倒是給我們省了不少事。」姜辰聞言不由得怪笑的說道。

「我們這遊戲要是不開發售會的話,便少了很多宣傳啊,如果不能在許氏的遊戲發售前,讓我們的遊戲大賣,那就完蛋了啊。」黎胖子皺著眉,苦笑著說道。

「既然我們面對的是海外市場,那我們就把遊戲的實機視頻上傳到國外知名的視頻網站上去,讓楊欽發揮他的黑客技術,製造假熱度,頂上首頁。那樣就不愁沒人知道了。」姜辰想了想后開口說道。

「咦,這的確是個好辦法!」黎胖子聽了姜辰的話,眼睛一亮,激動的說道。

「還有我們出點錢,聯繫一批國外知名的單機遊戲主播,把遊戲送給他們,讓他們馬上開始直播,給我們遊戲做宣傳。相信以他們的影響力,能給我們拉不少人。」姜辰接著說道。

「對,你說的沒錯,我馬上就去辦,這事情得儘快才行。」黎胖子聽了姜辰的話,深以為然,連忙起身準備安排工作去了。

「對了,一定實時觀察宣傳進度,一旦達到了預想效果,馬上發售!不,現在就發售,然後再宣傳,等玩家被吸引過來,他們好直接購買。我們遊戲的定價,跟2A遊戲一樣就行了,記住賺錢並不是我們的主要目的。」姜辰叫住黎胖子,面色嚴峻的吩咐道。

「收到。一定不會讓你失望!」黎胖子拍拍胸脯,正色道。

哼,許氏,就看你如何接招了! 很快遙遠的歐洲,一金髮碧眼的年輕男子看著眼前的視頻一陣驚奇,「咦,這是什麼遊戲?」

看著視頻里展示的炫麗的遊戲畫面,金髮男不由得被深深吸引住了。這是什麼遊戲?已經發售了嗎?怎麼一點風聲都沒有!

看完遊戲實機演示視頻,男子登錄國際最大的遊戲發售平台,嘗試著搜了下視頻中的遊戲。

「哇,這遊戲居然已經發售了!居然有百分之九十二的好評!」金髮男看著遊戲評論區里的點評,感到一陣驚奇,雖然評論不多但是幾乎全是好評,差評也都是抱怨沒適配英語的。

「這居然是華夏的製作的遊戲!居然這麼便宜。」金髮男更是一陣不可思議。看著遊戲的售價,金髮男二話不說直接點了購買。

「這遊戲真的很不錯,我本來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現在我完全改變了自己的想法。這絕對是今年最棒的一款單機大作。」

外網一個知名單機遊戲主播,此時正在直播間,興奮的向觀眾安利著姜辰的公司,發行的這款新遊戲。直播間的觀眾看著遊戲酷炫的畫面,頓時覺得這主播所言非虛,連忙各自跑去購買。

這種情況在全世界各地都在上演,當他們發現這款名叫《使命》的槍戰遊戲,不光遊戲質量過關達到了世界頂尖水平,而且價格還異常便宜的時候,頓時一陣激動,自發的開始宣傳安利起這款遊戲。遊戲發售不過短短三個小時,人氣就一漲再漲。在國外爆火起來。

「哈哈哈,火了!火了!徹底火了!我們發了!」黎胖子看著楊欽面前的電腦上不斷上漲的數據,激動的語無倫次,瘋狂的大笑到。

姜辰的心裡也是一陣驚喜,沒想到這遊戲的反響這麼好。許氏看來確實是用了全部心思來做這款遊戲啊。只是現在,嘿嘿。

「你說許氏他們發現了這事沒有。」高娃在一旁壞笑著說道。

「應該還沒有,跟國外火爆的氣氛不同,因為我們的宣傳重點不在國內,所以現在國內除了那些看國外單機直播的,幾乎很少人知道。」楊欽也是高興的分析到。

「如果他們發現不了的話,那等到晚上他們發售了以後就有好戲看了。」黎胖子聽到楊欽的話,咧嘴一笑。

「現在我們就靜待事情發展吧。」姜辰輕聲道。他的瓮已經放好了,就看許氏往不往裡面鑽了。

許氏集團大廈里,許志業正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抽著煙,高虎則一臉恭敬的站在他身前。

「怎麼樣,查清楚那個女人的來歷了嗎?」許志業輕輕的抖了下煙灰,語氣淡然的出聲問道。

「還沒有,一點痕迹都查不到,」高虎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聽到高虎的話,許志業抽煙的手微微一頓,停在半空,辦公室里頓時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半晌沒人說話。

「那這個女人現在的行蹤呢?」許志業目不轉睛的看著落地窗外的景色,出聲問道。

「毫無蹤跡,我們查遍了華陽市的醫院,沒找到這個人的絲毫痕迹。」高虎的語氣依然淡然,彷彿這事跟他毫無干係。

「哼,劉龍是幹什麼吃的,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許志業把手中的煙頭狠狠扔在地上,一臉陰沉的吼道。

「誒,這事還得你多費心,要是劉龍找到了那個女的,還得你出手才行。」許志業平靜下來,重新點了只煙。對高虎輕聲說道。

「放心吧,只要發現了她的蹤跡,必然不會再讓她給跑了。」高虎面色一沉,低聲道。

上次那個女人在他的面前跑了,雖然許志業沒說什麼,但是他還是覺得丟臉,這次誓要雪恥。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你去忙吧。」許志業擺了擺手。

「是!」高虎沉聲應到。直接轉身離開。

「許董,我們的遊戲馬上開始發售了。」高虎剛走,遊戲運營部門的馬經理便小跑著跑進許志業的辦公室,一臉興奮的說道。

「時間快到了嗎。 獨家盛寵:楚少的神祕新妻 開始造勢吧,在國內的直播平台推廣我們的遊戲。遊戲官網開啟售賣倒計時。這次的遊戲是我們公司在此擴大的重要道具,一定要把我們的名頭給打響了。」

許志業聽到馬經理的話,搖搖頭把腦海中那個女刺客給拋在一邊,轉而一臉認真的對馬經理說道。

「許董放心,我們早就釣足了玩家的胃口,只要這一發售,必定大火。」馬經理笑著說道。

「行了,去忙吧。」

許志業把馬經理給打發走,站起身來靜靜的看著窗外。這次投入大半身家開發這款遊戲,現在終於到了回報的時候了!

晚上八點,許氏造勢了兩年的遊戲,終於露出了他的驪山真面目。

「咦?這是什麼情況,這遊戲怎麼跟外網的新遊戲那麼像啊。」華陽一小區房裡,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胖子看著眼前的遊戲畫面,頓時傻眼了。

不只是他,國內不管是買了這遊戲,還是沒有買正在看直播的的玩家,看到許氏新遊戲的畫面,集體呆住了。

抄襲?還是什麼原因?這兩款遊戲基本沒差別啊!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外網的《使命》優化更好,玩起來更流暢。

自從遊戲到手后,楊欽等人便親自動手,只做優化,在楊欽高超的電腦技術帶領下。這《使命》的優化絕對比沒把重點放在優化的許氏強!

「你們這遊戲不會是抄襲的吧?」

「釣了我們玩家兩年胃口,結果就出來了一款抄襲的遊戲?」

「你們公司果然還是一貫的嘴臉,把我們玩家當傻子玩啊!」

遊戲發售不到一個小時,遊戲的評論區和許氏集團的微博便直接炸了。

「這踏馬到底是怎麼回事?」許氏集團的會議室里,許志業臉色鐵青的咆哮道。

憋了兩年,放出來一個大招,結果剛放出來,就發現自己公司辛辛苦苦做的遊戲,居然成了抄襲別人的作品!許志業現在心裡的怒火直冒,一向表現的沉穩的他,難得的爆了粗口。

「外網這款遊戲是今天早上才發布的,好像就是沖著我們來的。」會議室里坐滿了人,其中一個頂著許志業的火氣,出聲道。 認真的等待了下事件的後續發展以後,姜辰便早早的洗漱睡去,現在要等的就是網路上的輿論慢慢發酵,等到明天就是驗收成果的時候。

第二天一大早姜辰便爬起來。吃過早飯後就直接跑到遊戲開發部去找楊欽詢問情況。

「情況怎麼樣了?」姜辰來到開發布的門前,推開門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嘿嘿,許氏集團的股價已經跌到谷底了。」高娃站在楊欽的身後,看到姜辰推門進來,笑嘻嘻的回答道。

「怎麼會這樣?」姜辰吃了一驚,雖然昨天的事對許氏算是很大的打擊,但是也不至於跌的這麼厲害啊。

「昨天攔截了許氏的水軍以後,我便讓楊欽便操作一批假號去到他們遊戲平台下刷差評,導致他們的遊戲到現在不過才銷售了六百多份。這一下許氏相當於是高投入零回報,股價暴跌是肯定的。」黎胖子抱著手臂,站在一旁笑著說道。

「乾的漂亮!」聽到黎胖子的話,姜辰心裡爆發出強烈的驚喜。

許志業想做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但是由於國內單機遊戲方面的不完善,人才、設備等各方面的搭建,都要從零開始,同樣一款單機遊戲在國內的製作成本,至少比國外高兩到三成。

許氏這款遊戲各方面都達到了國際頂尖水平,在國外製作這麼一款單機遊戲差不多得要花近幾億美金,更不用說在國內,許志業魄力十足,如果不是姜辰的話,這一波許氏絕對不會虧,說不定能打開國內的單機市場,從而大賺一筆。

但是現在嘛,在輿論的影響下,只要許氏的遊戲賣不出去,那麼許氏就徹底完了。將直接損失至少十幾億人民幣。

「現在馬上收購許氏的股票,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許氏集團的最大股東。」姜辰想了想后,對楊欽吩咐道。現在不能給許氏任何喘息的機會,必須在他最虛弱的時候給他致命一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