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氣。你沒有摔傷吧?」江帆道。

「沒有,只是擦破點皮。」李寒煙道。

「時間不多了,我們繼續前進吧。」孫海劍道。

大家有繼續前進,山洞越往裡面走越來越大,不時聽到流水聲音。裡面偶爾看到些植物,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突然出現了分叉岔口,大家停下,「我們往哪裡走呢?」江帆道。

孫海劍四處望了望,「先走右邊吧,如果是通的,我們就一直走到盡頭,如果是不通的,我們就回頭再走左邊的路。」


大家都同意孫海劍的主意,走右邊的山洞,山洞變窄了,越走越窄,走了大約十多份鍾就到了盡頭,是條死路。於是大家又往回走,十多分鐘后回到了分岔口,走左邊的山洞。

左邊的山洞明顯與右邊的不同,越走越寬,一路上聽到流水聲,大約走了半個個多小時,到了山洞的盡頭了,突然江帆停了下來。

「怎麼了?」孫海劍問道。

「你們看這是什麼?」江帆道。

天啦!山洞的牆壁上黑壓壓一片,全部都是黑色的小動物,他們全部趴在石壁上,只有大拇指大小。

「那些什麼動物?」江帆小心翼翼地靠近,用電筒照射著趴石壁上的小動物。



毛隆隆的,樣子像老鼠,難道是蝙蝠?慢慢靠近,江帆終看清楚了,是蝙蝠,是一種小蝙蝠,當光亮照這蝙蝠的眼睛時,江帆驚訝道:「是金眼蝙蝠!」

他立刻後退一大步,「大家注意,這是金眼蝙蝠,它會攻擊人的,有劇毒!」

「什麼,是金眼蝙蝠!」孫海劍驚叫道,他在古書上看到過金眼蝙蝠的記載。金眼蝙蝠是一種變異的小蝙蝠,有劇毒,無論人畜被咬,幾秒鐘就會死亡。

「大家快後退,千萬不要驚動它,如果被它咬到,幾秒種就會死亡!」孫海劍道。

「地面上是什麼?」李寒煙道。

江帆手電筒照射在面上,是巨蟻!地面上有一大群巨蟻,這些巨蟻有小指頭大小,紅色的頭,黑色身體中間是白色的環,爬行速度很快,它們正忙著爬向石壁上,爬上石壁上去幹什麼呢?

是去抓金眼蝙蝠!這點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金眼蝙蝠有劇毒,這巨蟻竟然敢去抓它!很顯然這紅頭巨蟻抗毒,或者它本身也是劇毒。

十幾個紅頭巨蟻悄悄爬向趴在石壁上的金眼蝙蝠,金眼蝙蝠絲毫感覺不到危險,紅頭巨蟻突然發動進攻,十多之只紅頭巨蟻將金眼蝙蝠咬住,金眼蝙蝠立刻掙紮起來,發出吱吱!尖叫聲,聲音恐怖,讓人不寒而慄。讓人驚訝的是其他的金眼蝙蝠是乎無動於衷,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紅頭巨蟻太厲害了,竟然可以抓比它們大的金眼蝙蝠,奇怪的是其同類被抓,其他的金眼蝙蝠沒有一點動靜?」江帆疑惑道。

「金眼蝙蝠是聾子,它們的聽力很弱,主要靠超聲波辨別方向的。」孫海劍道。

「會不會是金眼蝙蝠或者紅頭巨蟻感染的呢?」江帆道。

「不可能是金眼蝙蝠,如果牛扁被金眼蝙蝠咬了,立刻就中毒死亡了,也許是紅頭巨蟻咬的,但不知道這種巨蟻的來歷。」孫海劍道。

江帆立刻打開天眼透視,當他看到金眼蝙蝠身上是黃色病氣的時候,詫異道:「金眼蝙蝠身上是黃色病氣,看來T13病的感染源是來自金眼蝙蝠。」

「不會吧,金眼蝙蝠有劇毒啊,被咬者立刻死亡,怎麼可能成感染源呢?」孫海劍道。

江帆透視了紅頭巨蟻,身上是藍色的病氣,比金眼蝙蝠還要毒!這就說明這紅頭巨蟻是金眼蝙蝠的剋星,但讓人不解的是金眼蝙蝠咬了牛扁,可為什麼牛扁沒有毒發身亡呢?

「也許金眼蝙蝠發生了變異,所以毒素髮生了變化,我們還是一樣抓一隻回去研究吧。」江帆道。

「這裡有玻璃瓶,你只要把它們裝入瓶子里就行了。」孫海劍道。

江帆結果兩個小玻璃瓶,打開瓶塞,瓶塞上有小的通風口,是用來通氣的。江帆小心翼翼地靠近金眼蝙蝠,這傢伙一點反應都沒有,江帆將瓶口對著金眼蝙蝠,將它罩住,然後移動瓶口,金眼蝙蝠掉入瓶中,它立刻撲騰起來,江帆立刻塞上瓶塞。

捉到金眼蝙蝠后,接著抓紅頭巨蟻,江帆用木棍去撥它,紅頭巨蟻立刻爬上了木棍,江帆立刻收回木棍,將瓶口對著它,紅頭巨蟻立刻爬入瓶中,江帆立刻塞尚瓶塞。

「全部搞定!」江帆把兩個玻璃瓶交給了孫海劍。

孫海劍收好了玻璃瓶,急切道:「時間緊迫,我們立刻返回,回去研究金眼蝙蝠和紅頭巨蟻。」

原路返回時間比進來花時間要短得多,大家走了兩個多小時就出了山洞,此時天已經暗了下來。

等到大家回到牛家村時,天已經黑了,張中傑看到孫海劍等人回來了急忙問道:「怎麼樣,發現了感染源了嗎?」

「發現了,但不能確定。」孫海劍拿出了兩個玻璃瓶,張中傑驚訝道:「金眼蝙蝠!」

「你認識?」孫海劍道。

「當然認識金眼蝙蝠,這東西有劇毒,你說它是感染源,這不可能!」張中傑道。

「我也這麼認為,你認識這種巨蟻嗎?」孫海劍指著紅頭巨蟻的玻璃瓶道。


「這螞蟻好怪,這麼大,紅頭,腰上還有白環,這是什麼螞蟻,沒見過。」張中傑道。

「我也不認識,有誰認識這螞蟻嗎?」孫海劍道。

「我知道,這是噬魂血蟻,沒想到這牛家村竟然有這種劇毒螞蟻。」李時本感嘆道。

「噬魂血蟻?」孫海劍疑惑道。

「是的,這種螞蟻劇毒,比金眼蝙蝠還要毒上三分,只要被它咬了,立刻倒地死亡,時間不到一秒。」李時本道。

「這麼毒!」孫海劍震驚道。

江帆也吃了一驚,在山洞捕捉噬魂血蟻時好危險,如果被它咬了一口,就死翹翹了!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做人要厚道!看書要投票!做人很優秀,砸轉加收藏! 「老爺子的情況有些複雜,不過現在的情況還算是穩定,我會儘快研究出來治療辦法的。」慕卿鄭重的朝著封老爺子點了點頭,隨即拿著病歷夾離開了病房。

病房內,封時奕看著封老爺子,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爺爺,您放心,卿卿一定會把您治好的。」

「嗯。」封老爺子點點頭隨即朝他招了招手:「奕兒,你來,讓爺爺好好看看。」

自從當年封老爺子出國后,他們祖孫就沒見過面,封老爺子都快不記得封時奕的樣子了。

細細的看過封時奕,封老爺子滿足的躺回床上:「其實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能夠多看你一眼,這樣就算是死,我也無憾了。」

「爺爺,別這麼說,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出事的。」封時奕握著封老爺子的手,眸底泛起一抹幽光。

「奕兒,生老病死,爺爺都看開了,別緊張。」封老爺子笑看著封時奕,隨即開口道:「剛剛的那個小丫頭,就是被你養大的那個小女孩?」

「是。」封時奕也沒有隱瞞。

「挺好的,就是年紀小了點,你可別欺負人家。」封老爺子拍了拍封時奕的肩膀。

他活了這麼多年,自然能夠看出人的本性。

那個丫頭雖然稚嫩,但是眼神中卻流露著滄桑與成熟,一看就是有故事的。

不過她望著封時奕的時候,眼中只剩下愛慕,所以他相信,他們在一起會很幸福。

「怎麼可能?」封時奕無奈一笑,他護著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欺負她?

兩人相對無言,半晌,封老爺子在此開口道:「奕兒,爺爺這次回來,也是有事情要跟你說。」

「您說。」

「我知道封氏現在還不穩定,你母親招風家聯姻,一大部分是因為他們家的實力。」封老爺子輕咳一聲,隨即不疾不徐的說著:「所以我這次回來,一是因為病重想看你一眼,二是想要把國外的封氏實力給你,這樣你就有實力帶領封氏發展了。」

「可是爺爺,如果你讓我接手國外的封氏,那您呢?」而且封家不僅僅是他們一家,還有大爺二叔他們,他們可都盯著老爺子的股份呢!

「我就躲在你這裡頤養天年了,以後你的肩膀上,要擔著很多的重任,而我就是你的第一道考驗。」封老爺子伸手拍了拍封時奕的肩膀:「奕兒,你要經歷的事情,還有很多。」

他能夠感覺到,那個小丫頭的身世也不簡單,所以想要幫助那個小丫頭,封時奕必須儘快成長起來。

望著封老爺子的眸,封時奕篤定的點點頭。

這一次的訂婚事件,真的讓他有了種無力感,而他不想再次體驗這種感覺了!

封老爺子滿意一笑,隨即疲憊的躺回床上,閉目小歇。

與此同時,醫生辦公室。

慕卿將封老爺子的資料放在桌上,看著喬治和司末,三人誰也沒有急著開口。

一旁的刁明也看了眼資料,頓時面色變的凝重:「這樣的情況,不適合手術。」

「可如果不手術,最多還能挺三個月。」司末幽幽的嘆了口氣。

「並非不適合手術,微創還是可以的。」喬治拿起身體數據,不疾不徐的道:「老爺子沒有凝血問題,而且血型也是大眾血,最大的問題是他的年紀和恢復的情況。」

胸腔手術,恢復的一旦不好,就會功虧一簣。

「不,最大的問題,是不好用藥護住心臟系統。」慕卿抿緊唇瓣,低聲說道。

聞言,三人紛紛恍然,沒錯,這顆腫瘤是長在心臟邊緣的!

氣氛再次陷入凝重,誰也沒有再次開口。

這次的手術真的很難,牽一髮而動全身。

一步錯,就徹底無力回天了!

「我們需要找一位腫瘤科醫生,時刻監測腫瘤的情況,我們負責動手切除,但是誰主刀也是個問題。」慕卿語氣凝重的分析著。

「最好的辦法就是你來主刀。」刁明開口建議道:「你持刀穩,而且經驗足,就算是臨場出現意外,也能立刻想辦法補救。」

「我不行。」慕卿搖了搖頭,眼底閃過一抹凝重。

「怎麼了?」喬治忍不住打趣道:「難道是因為怕出錯,無顏面對封時奕?」

看著喬治一臉戲謔的神情,慕卿不由得翻了個白眼:「你是不是蠢?我的體力不夠,尤其這次的手術還要高度集中精神,我怕我堅持不了。」

這是事關封時奕爺爺的事情,她不允許出任何的意外!

喬治頓時恍然,歉意的看了眼慕卿:「抱歉,我忘了。」

玩笑歸玩笑,不能開的玩笑他也不會冒犯。

「沒事。」慕卿搖了搖頭沒有計較這些,隨即拿出本子和筆:「我現在列舉所有的心臟藥品,喬治你來驗算各種手術風險,司末你來計算大概的時間和需要的血量存包。」

「還有刁爸,麻煩你去聯繫腫瘤醫生,你認識的人脈廣闊,這件事交給你最好。」慕卿神色嚴謹的吩咐著。

井然有序的吩咐了令三人都有些驚訝,隨即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開始處理各自的事情。

一時間,辦公室內只剩下寫字的聲音。

接下來的三天時間,慕卿吃住都在醫院,拋出睡覺上廁所的四個小時,剩下的時間都撲在手術的準備上。

到達第三天的時候,慕卿終於找到了適用的藥物頓時興奮不已。

「刁爸,我……」慕卿正要分享好消息,赫然注意到趴在桌上熟睡的刁明、喬治和司末。

眸底滑過一抹暖意,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他們原本可以不用幫忙的,可是現在卻無怨無悔的幫忙……

前世她不懂朋友是什麼,現在也很懵懂,不過她知道,有了眼前的幾個人,她真的很幸運!

悄然幫他們三個蓋上毛毯,慕卿拿起他們面前的資料,輕聲走出了辦公室。

剛剛走出辦公室,一道陰影便壓了過來。


慕卿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禁錮在了一個熟悉的懷抱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