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是傳奇階高手,否則的話,綠源實驗室的塔靈會自動蘇醒,整個實驗室都會進入戰鬥狀態。」格羅佛搖搖頭,平靜的說道:「應該是他們動用了底牌,直接制住了米奇。」

當初奧術帝國將各個主要研究場地封禁的時候,不僅將這些半位面隱藏到了虛空之中,而且為了節省消耗,同時也是為了防止發生意外,也將這些地方的控制中樞,也就是塔靈同時封禁。只有等半位面外部的封禁解除,或者遭遇到強敵的時候,塔靈才會重新蘇醒,掌控各個遺迹的防禦許可權。

因為格羅佛等人是提前破開空間封禁,強行進入的半位面,本身的職業等級沒有邁入到黃金階,距離傳奇階有漫長的距離,不會被實驗室的檢測系統判定為強敵,所以並沒有激活綠源實驗室核心的塔靈。

也就是說,眼下的綠源實驗室本身還處於被封禁的狀態。除了自動運轉的防禦禁制和部分傀儡守衛外,其他防禦措施,包括掌控著整個實驗室力量的塔靈,其實都處於沉睡狀態。

這種情況下,綠源實驗室不僅防禦力度極低,而且各處的防禦也都基本各自為戰,沒有任何統合。而這也是格羅佛強力破開內層中樞控制室的防禦結界,但卻沒有引起實驗室防禦力量大規模反擊的主要原因。否則的話,在格羅佛開始攻擊防禦結界的時候,就算塔靈不會直接降臨攻擊,也會有大批強力傀儡衛士從實驗室各處集結過來。那種情況下,就算格羅佛有底牌在手,也只有敗退一途,根本不可能進入內層的中樞控制室。

事實上,正是各方都明白奧術帝國遺迹的這種防禦機制,所以搜索,探尋綠源實驗室的任務才會落到格羅佛,加爾·林歌這些人的身上。從身份上來說,格羅佛等人是各大勢力的絕對嫡系核心,值得信任,從實力上來說,雖然不如黃金巔峰,但也能勝過一般黃金階,加上不會引起防禦的高度戒備,是先一步探索遺迹的最佳人選。

所以在感知了一下控制中樞的狀態,發現塔靈並沒有蘇醒跡象之後,格羅佛就知道並沒有傳奇階的高手進入綠源實驗室,精靈和九環白塔方面並不是來了援軍,而是動用特殊手段,迅速解決了米奇。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然我去阻截他們?」霍爾猶豫了一下之後,微微有些遲疑的問道。

之前米奇之所以願意主動去阻擊羅生等人,是因為對古樹機甲的實力有充分的信心。相信配合八個傀儡守衛,足以壓制,甚至擊敗敵人。

可現在米奇居然被敵人如此迅速的解決,即使羅生等人很可能是使用了隱藏底牌,真實實力未必真的有那麼強,但這也說明羅生等人的實力遠超之前霍爾等人的想象。再去阻擊的話,風險其實非常大。

但和加爾·林歌等擁有自主權,可以自行決定行動計劃的人不同,米奇和霍爾只是格羅佛的屬下,必須聽從格羅佛的命令。所以即使知道有風險,霍爾也必須表態,支持格羅佛。

「不用了。你就守在這裡,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破解控制中樞,進入到核心區。他們要來,就讓他們來好了!」格羅佛平靜的說道。 做出決定之後,格羅佛沒有再耽擱時間,在中樞控制室門口做了一些布置之後,轉過身來,踏入到了之前布置好的法陣之中。

說實話,格羅佛雖然在派發任務的時候就知道米奇擋不住加爾·林歌等人,但絕對沒有想到米奇居然如此快的就被解決,以至於格羅佛這邊很多預備的計劃都還沒有實施,就被迫中止了。

不過米奇雖然提前死亡,但黑殺噬魂咒啟動,說明伊妮·林歌顯然還是如同預料的那樣,沒有能夠抵擋米奇腦海中情報的誘惑,對米奇釋放了搜魂類的法術。而黑殺噬魂咒的反噬,就算無法擊殺伊妮·林歌,也足以重創對方,讓對方失去一張保命底牌。加上之前為了迅速解決米奇所消耗的底牌,眼下加爾·林歌等人的實力應該已經被大幅度削弱。

而自己這邊有掌控古樹機甲的霍爾,加上從綠源實驗室拿到的一些底牌,實力已經大幅增加。即使面對羅生等人聯手,格羅佛也有足夠的底氣,所以格羅佛此時並沒有什麼畏懼的情緒,依然十分淡定的繼續破解控制中樞。

當然,之所以不讓霍爾再去攔截加爾·林歌等人,是因為格羅佛心中很清楚,事情到了這一步,各方因為高層之間的合作關係而保留的一些面子和客氣,在米奇死後已經徹底消失。接下來雙方見面的話,就是為了爭奪綠源控制室而進行的生死搏殺。

這種情況下,讓霍爾再去中途攔截對方,等於是讓霍爾送死。畢竟米奇帶著八個傀儡守衛都沒有能拖延多久,只靠霍爾一個,根本攔截不住對方多久,反而會折損掉一個黃金階的戰力,等於是分兵添油,給敵人各個擊破的機會,這是格羅佛絕對不願意看到的。所以格羅佛乾脆把霍爾留在身邊,作為自己的護衛,保護自己破解控制中樞。

至於說加爾·林歌那邊,雖然沒有了米奇的攔截,甚至可能從米奇那裡獲得了一部分綠源實驗室的情報,但畢竟沒有獲得綠源實驗室的通行許可權。這種區別在外層還不明顯,但在進入內層之後,一路上肯定會遭遇到實驗室本身防禦力量的阻擊。畢竟越接近核心區,實驗室的防禦力度就越強。再加上格羅佛一路上做的一些布置,足以拖延相當長一段時間,足夠格羅佛完成對內層控制中樞的破解了。

下定決心之後,格羅佛取出一根以萬年橡木融合一塊巨大奧術水晶製作的『奧術生命之杖』,然後啟動了翡翠議會那些陣法大師多年推演,自己剛剛精心布置的破解法陣。

破解法陣的光芒剛剛亮起,本來沉寂的內層控制中樞馬上同步亮了起來。無數密密麻麻的符文法陣在空中交錯,組成一個堅實而繁複的法術矩陣,護住了控制中樞的奧術水晶,擋住了破解法陣的力量。

這些法術矩陣是高等級的控制中樞才有的保護力量,不僅為控制中樞提供了強大的防護能力,防止作為中樞的奧術水晶被人用暴力摧毀,而且同時保護著控制中樞所控制的各種信息和許可權。就算控制中樞的實體,也就是奧術水晶被強大的外力摧毀,只要這些法術矩陣在,信息和許可權也不會被外泄。

面對這種情況,格羅佛冷哼一聲,將手中特製的奧術生命之杖放在了法陣中央,綠色和藍紫色的光華同時亮起,自然之力和奧法之力混合在一起,注入到了法陣中的通行徽記上。霎時間,一道混合著兩種力量的青灰色光芒從通行徽記上發出,連接到了控制中樞外層的法術矩陣上。

如果單單是要破壞這個內層控制中樞,就算不用法陣加持,以格羅佛的實力,只要肯花費一些時間和力氣,也是能夠做到的。畢竟在綠源實驗室的防禦體系解除封禁,徹底恢復之前,控制中樞本身能夠調動的力量有限,並不足以保護自身。而奧術水晶這種最適合儲存奧術信息的寶石雖然極為堅固,但也並不是無法摧毀的存在。

不過格羅佛心中很清楚,也許只負責外圍區域,一般成員都可以隨意進出的外層控制中樞並不被綠源實驗室的掌控者重視,但能夠連接內層區和核心區的內層控制中樞,卻絕對是整個防禦體系的關鍵節點之一。只要這裡被暴力摧毀,沉睡的塔靈肯定會馬上蘇醒。而破壞了內層控制中樞的格羅佛,也會馬上面臨傳奇階的打擊。

而且現在格羅佛需要的,並不是摧毀內層控制中樞,而是通過破解法術矩陣,獲得綠源實驗室的更高階許可權,並且打開通往核心區的通道。因為整個綠源實驗室的核心區域雖然也在這個半位面內,但卻被奧術帝國的奧術師們以更加高端的空間技術,隱藏在了更為隱秘的空間禁制之中。沒有內層控制中樞開啟,除非是核心區的空間禁制失效,或者精通空間類法術的傳奇大師出手,否則一般人根本無從尋覓。

所以格羅佛,或者說翡翠議會精心布置的這個破解法陣,並不是為了暴力摧毀控制中樞,而是為了破解其中的法術矩陣,掌控法術矩陣,進而掌握其中的信息和許可權。而有了這些信息和許可權,格羅佛不僅能夠打開通往核心區的通道,而且可以掌握實驗室部分防禦許可權。到那個時候,就算加爾·林歌等人找過來,格羅佛也有把握輕鬆解決對方。

通行徽記的力量和法術矩陣連接之後,格羅佛馬上忙碌了起來。雖然因為本身屬於綠源實驗室,徽記的力量沒有第一時間被法術矩陣排斥,但很快就被法術矩陣察覺到了異常,整個法術矩陣開始運轉,試圖清除這股力量。

但此時早有準備的格羅佛卻已經抓住機會,藉助之前的力量連接,將破解法陣和法術矩陣連接在了一起。法術矩陣運轉起來的同時,破解法陣也開始飛速運轉,不斷侵蝕著法術矩陣。在格羅佛的精心操控下,破解法陣的力量一點一點滲入到了法術矩陣之中,慢慢和法術矩陣融合在了一起。 看著破解法陣的力量已經逐漸融入到法術矩陣之中,之前一直全力以赴,不斷計算分析法術矩陣的變化,細微調整破解法陣的運轉,以維持破解進程順利的格羅佛,終於微微鬆了口氣。想要侵蝕法術矩陣,最困難的就是最開始的力量滲入。只要完成了這一步,滲入的力量就會一點一點和法術矩陣融合,而法術矩陣排斥的力量,也就會慢慢減弱了。

「不愧是奧術帝國遺留的技術啊!」維持住破解法陣的正常運轉之後,格羅佛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了一聲。

雖然整個破解過程看起來還算順利,但作為破解行動的主持者,格羅佛卻深知其中的艱難和繁複。即使翡翠議會的準備無比充分,但依然沒有能夠算準法術矩陣的變化,有幾次都出現了差錯。如果不是格羅佛法陣造詣驚人,及時作出了調整,破解任務就已經失敗了。

而一旦破解失敗,已經被激發起來的法術矩陣馬上就會啟動報警和防禦體系。到時候不僅通往核心區域的通道無法打開,而且很可能喚醒沉睡的塔靈。到那個時候,局面就危險了。

不過控制中樞的法術矩陣雖然精妙多變,手段高超,但畢竟是幾千年前的遺留,數千年沒有提升和改進,只能根據最開始設定的程式,被動的做出各種反應。

而翡翠議會為了這次行動,做了多年的準備,尤其是針對這個關鍵的法術矩陣,翡翠議會的法陣高手不僅根據當初流傳下來的部分資料推演了多年,而且通過其他各種渠道,搜集了大量關於破解法術矩陣的方法,融入到了精心研究的破解法陣之中。

所以格羅佛擺出的破解法陣,幾乎完整的壓制住了法術矩陣的各種變化。即使偶爾有錯誤之處,格羅佛這個法陣高手也會及時做出調整,變化。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破解法陣逐步佔據了優勢,一點一點的完成了對法術矩陣的侵蝕。

而在格羅佛專註於破解內層控制中樞的時候,加爾·林歌兄妹和羅生這兩撥鬱悶的人也重新會和,來到了內層區的入口。

加爾·林歌兄妹鬱悶,是因為中了格羅佛黑殺噬魂咒的暗算。雖然靠著身上攜帶的藥劑和體內的神性,伊妮·林歌很快治癒了靈魂上的傷勢,恢復了狀態,但神力的消耗卻一時無法彌補,加上少了『月神之憐憫』這個保命底牌,伊妮·林歌實力損失相當大。

而羅生雖然藉助暗門水晶,通過防護並不算十分嚴密的外層控制中樞,在實驗室整個防禦體系中留下了一個暗門,獲得了部分查詢資料的許可權,但查詢的結果卻讓羅生極為鬱悶。

前世羅生潛入綠源實驗室的時候,在外層區就看到了不少正在培養中的紫血木,所以下意識的認為紫血木的樹種母本就在外層區,自己可以在查詢到紫血木具體位置之後,輕鬆將樹種母本拿到手。

我家萌寶黑化了 但在通過暗門賦予的許可權查詢了一下紫血木相關的資料之後,羅生才發現自己預估有誤。紫血木雖然的確是綠源實驗室的研究項目之一,但卻並不在外層區或者內層區,而是在防衛最為森嚴的核心區,是整個實驗室最為重要的研究項目之一。想要拿到紫血木的樹種母本,必須進入到核心區,突破實驗室內最高等級的防護才有可能。

在短暫的驚訝和失落之後,羅生聯繫一下各方面的情報,也大致猜到了問題所在。紫血木這個樹種,顯然是在北陸那場劇變之後,奧術帝國為了挽回損失,恢復北陸環境而特意設置的研究項目。因為關係到整個北陸的巨大利益,以及奧術帝國的聲譽,所以當時綠源實驗室肯定對這個項目極為重視,把它放在核心區內,列為實驗室最重要的項目之一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實上,如果不是奧術帝國對這個項目極為重視,並且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精力,綠源實驗室的研究不可能如此迅速。要知道,從北陸劇變,到最終奧術帝國覆滅,實驗室被封禁,這中間的時間並不算很長。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紫血木的基本研究雛形,綠源實驗室肯定是花了大力氣,被放在核心區內嚴密保護並不奇怪。

而羅生前世之所以能夠在外層區看到正在培養的紫血木,是因為那個時候,紫血木的樹種和培育技術已經被精靈和翡翠議會賣給了其他勢力,拿到了巨大的利益。紫血木的培育,也從最頂級的保密項目,變成了基本不用保密的半開放性項目,重要性大減,所以轉移到了不太受重視的外層區。

大致理順了前因後果之後,羅生雖然有些鬱悶,但也很快接受了現實,調整自己的計劃,重新和加爾·林歌兄妹會和。畢竟要從核心區拿走東西,肯定要面對綠源實驗室的強大防禦和翡翠議會的強力競爭,只靠自己單獨行動的話,不僅風險極大,而且成功率也不高。

而對於加爾·林歌兄妹來說,在被格羅佛算計了一把之後,也對敵人的難纏程度有了深刻的認識,加上本身實力被削弱了不少,此時也同樣想要和羅生聯合。所以可謂是一拍即合,重新走到了一起。

「伊妮小姐應該已經拿到詳細情報了吧?接下來準備怎麼辦?」再次見面后,羅生主動開口對伊妮·林歌問道。

雖然無法深入感知,但僅憑伊妮·林歌外在的氣息,羅生就隱約猜到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不過羅生並沒有詢問這種犯忌諱的問題,而是直接問起了格羅佛等人的情報。

「我中了格羅佛的暗算,並沒有拿到太過詳細的資料。不過米奇過來攔截我們的時候,他們已經到了內層中樞控制室外。過了這麼久,他們應該已經早已經破開禁制,進入中樞控制室了。我們要攔截格羅佛的話,就要加快速度了。」伊妮·林歌微笑著回應道。

對於自己中暗算負傷的事情,伊妮·林歌並沒有隱瞞,反而在情報方面,卻並沒有過多吐露。

「那好!我們走!」羅生也沒有多問具體細節,只是點了點頭,爽快的回應道。 「真麻煩!這次是荊棘鞭笞者!」閃身避過了飛射而來的『荊棘毒箭』,羅生一邊飛速撲向這些如同行走的藤蔓一樣的敵人,一邊皺著眉頭說道。

和有部分許可權在身,所以沒有受到太大阻礙,直接抵達了中樞控制室外面的格羅佛等人不同,羅生等人一進入內層區,就遭遇了內層守衛力量的襲擊。雖然因為整個防禦體系沒有被完全激活的緣故,羅生等人沒有遭到所有防禦力量的圍攻,但幾乎每前進一段,都會遭遇到新的阻擊,行進速度相當慢。之前羅生等人剛剛解決了一批變異殺人藤,眼看就要接近內層的中樞控制室,卻又遭到了這種形似花妖,可以帶著根系自由活動的荊棘鞭笞者的襲擊。

雖然從本質上來說,荊棘鞭笞者有些像是樹人,都屬於植物進化變異而成的特殊存在,但荊棘鞭笞者卻沒有足夠的靈智,只能憑本能和培育者灌輸命令行事,所以嚴格來說只能算是植物兵器,不能算是智慧生物。

不過荊棘鞭笞者的靈智雖然很差,但戰鬥力卻絕對不弱,穩穩可以達到黃金階。一身的帶毒荊棘刺不僅在近戰時是極具殺傷力的武器,而且可以遠程發射,威力相當強大。三株荊棘鞭笞者一起發射荊棘所形成的『箭雨』,威力比古樹機甲發射的『彈幕』還要強大。即使以羅生的防禦能力,也不敢正面挨上一輪箭雨,只敢靠著強大的感知和敏捷,提前變幻身形,進行躲避。

而和羅生化身獵豹閃身躲避不同,加爾·林歌在遭遇荊棘箭雨襲擊的時候,卻狂吼一聲,變身巨熊,擋在了伊妮·林歌的身前。從進入內層,遭遇襲擊開始,加爾·林歌就一直努力護持著自己的妹妹。即使自己要因此受一些傷害,也在所不惜。

不過加爾·林歌雖然要保護妹妹,但卻也沒有傻到硬抗所有的攻擊。護住伊妮·林歌身形的同時,熊掌揮動,拍飛了大部分的荊棘毒刺。最後真正刺中加爾·林歌的,只有兩三根。

而這兩三根毒刺雖然擊破了加爾·林歌身上真言術·盾,樹皮術,石膚術,以及魔化皮毛的重重防禦,刺入到了巨熊肉里,但本身攜帶的威能卻被削弱了大半。轉瞬之間,就被加爾·林歌控制肌肉,擠了出來。

與此同時,帶著綠光的解毒術和月白色的治療術光芒同時亮起,驅散了毒刺上攜帶的毒素,癒合了加爾林歌的傷口。隨後加爾·林歌大吼一聲,發動野蠻衝鋒,撲向了羅生正在攻擊的荊棘鞭笞者。

而和加爾·林歌配合了幾次,有了一些默契的羅生也不遲疑,在加爾·林歌所化的巨熊撲中荊棘鞭笞者,吸引了所有火力的瞬間,羅生雙爪彙集力量,瘋狂的抓向了一人多高的荊棘鞭笞者的偏下方的莖稈。

帶著灰色陰影力量,並且被高階魔牙術加持的利爪抓在如同紅色水晶一樣的樹皮上,發出鋥鋥的聲音,彷彿抓在了一塊堅硬的水晶上,雖然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但卻並沒有能夠撕裂外層的防護。作為奧術師專門培育的植物型戰爭兵器,荊棘鞭笞者不僅攻擊力強大,而且防禦力也相當驚人。他們的根莖表層,有一層水晶化的護甲,不僅擁有超越精金鎧甲的物理防禦能力,而且擁有超高的魔法抗性,可以為荊棘鞭笞者提供強大的防護。

不過羅生第一擊沒有得手,但卻絲毫沒有改換目標的打算,第二爪,第三爪幾乎沒有任何間隔,如同暴風驟雨一般繼續攻擊著荊棘鞭笞者的根莖。

因為曾經和這一類的植物兵器戰鬥過,所以羅生很清楚這類敵人的特點。上面的枝條,頭頸雖然看起來容易摧毀,但卻並不是荊棘鞭笞者這種植物的要害。那些地方即使被摧毀,也很快就會再生出來,基本不太影響這些植物兵器的戰鬥力。而下方被重重保護的根莖,才是這些植物兵器的要害。只有摧毀了這裡,才能真正殺死這些植物兵器。

荊棘鞭笞者根莖處的防禦雖然強大,但也不是真正的堅不可摧。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在羅生閃電一般的連續攻擊下,外層的水晶層防禦還是被羅生的利爪撕裂,露出了內部如同血肉一樣的內核。然後羅生拼著被旁邊一株荊棘鞭笞者的枝條藤蔓纏繞,還是在受創的荊棘鞭笞者發動再生能力恢復傷口之前,一爪掏出了它如同水晶一樣生命核心,隨後打出了一記枯萎術,徹底泯滅了這一株荊棘鞭笞者的生機。

而在羅生和加爾·林歌和荊棘鞭笞者戰鬥的同時,伊妮·林歌也沒有閑著。在為自己的哥哥釋放治療類法術的同時,伊妮·林歌也在關注著羅生的情況。發現羅生被荊棘鞭笞者的藤蔓纏住之後,一道月光亮起,『自由行動』法術落在了羅生的身上,幫助羅生擺脫了藤蔓的束縛。

伊妮·林歌心中很清楚,雖然精靈一方和羅生也存在競爭關係,但在解決翡翠議會這個佔據最大優勢的對手之前,雙方的盟約還是要維持的。而且眼下這種形勢,就算自己不出手,羅生也有辦法脫身。只是那樣的話,羅生心中無疑會留下芥蒂,對接下來對付格羅佛,就很不利了。

有了伊妮·林歌這個月神祭祀的輔助和支持,羅生和加爾·林歌兩人無疑少了許多顧忌,戰鬥力提升了許多。尤其是對妹妹絕對信任的加爾·林歌,更是表現的勇猛無匹。在各種法術的加持下,幾乎發揮出了近乎黃金巔峰的壓制力。而羅生則在加爾·林歌的掩護下,猛力攻擊著荊棘鞭笞者的根莖,很快解決了剩餘的兩株荊棘鞭笞者。

可還沒有等羅生等人喘口氣,收拾一下戰利品,前方的內層中樞控制室內突然傳出一股浩大的法力波動,隨後整個內層區的禁制結界都憑空浮現,浩大的力量從半位面的本源處湧出,注入到了這些原本已經隱匿的法術禁制之中。

「該死!格羅佛破解控制中樞出岔子了!」 「該死!格羅佛破解控制中樞出岔子了!」感知到整個空間中力量的變化,羅生臉色一變,神情變得極為凝重。

因為曾經潛入綠源實驗室,並且在突圍的時候和實驗室的防禦設施硬拼過,所以羅生對綠源實驗室的防禦力量氣息極為熟悉。在空間力量變動的瞬間,羅生就知道,之前處於封禁狀態的防禦力量已經被激活。而激活的原因,顯然是內層控制中心的破解出了問題。

「原來還想著省些力氣,現在看來還是要憑自己的本事闖進去啊!」掃了一眼手背上暗門水晶破碎后留下的奧術印記,羅生搖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

之前羅生之所以選擇和加爾兄妹合作闖關,而不是獨自潛行進入內層區,除了擔心格羅佛手中的底牌太強,自己未必能獨自承受,想要拉兩個墊背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給格羅佛一些時間,打開通往核心區的通道。畢竟想要破解內層區的控制中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無論誰去做,都要花費極大的精力,而且容易受到阻撓。所以與其提前阻攔格羅佛,還不如等格羅佛破解成功后,趁勢衝進核心區。

至於說格羅佛破解控制中樞之後獲得特權,轉而用實驗室的力量對付自己,羅生並不是很擔心。一方面是實驗室的許可權非常難以完全掌控,格羅佛即使破解了部分許可權,也掌握不了太多實驗室的力量。而另一方面,則是羅生有暗門水晶賦予的底牌,並不太怕對方用許可權對付自己。

但羅生沒有想到的是,看起來準備極為充分的翡翠議會,居然會在破解控制中樞的時候出現如此重大的失誤。不僅沒有能夠掌控住控制中樞,而且還讓防禦體系自動激活。

這樣一來,不但格羅佛等人要被防禦體系反擊,連帶著羅生等人也陷入了危機。畢竟無論精靈,翡翠議會,還是羅生所代表的九環白塔,在綠源實驗室內都是侵入者,同樣會遭到防禦體系的打擊。

「先衝進中樞控制室!看看格羅佛他們什麼情況!」雖然心中對格羅佛有諸般不滿,但在意識到眼下的局面后,羅生還是果斷的對加爾兄妹喊道。

眼下這個形勢,要麼放棄一切突圍,逃出綠源實驗室,在外面躲避,尋找脫離半位面的機會。要麼就是衝進去,弄清情況,尋找進入核心區,扳回局面的辦法。而羅生顯然不想就這麼放棄這次機會,選擇了博一把。

「走!」加爾兄妹對視一眼后,最終咬著牙回應道。對於加爾兄妹來說,眼下埃爾加隆還遠沒有到能夠和綠源實驗室的核心法陣爭奪本源的程度,這個時候退縮,等於是放棄這次爭奪的機會。不到萬不得已,兩人是不會做出這個選擇的。

達成一致之後,伊妮為三人同時加持了真言術.盾和其他幾種防禦法術。而羅生和加爾則為伊妮加持法術之後,變身巨熊,各自咆哮一聲之後,衝進了禁制被格羅佛打開,現在還沒有恢復的中樞控制室。

「我們必須聯手,否則都要完蛋!」一進入中樞控制室,羅生兩人就聽到格羅佛陰沉而決絕的聲音,而霍爾此時卻已經倒在了地上。 進入中樞控制室后,羅生並沒有太在意格羅佛的言辭,而是在分出一部分精神監控格羅佛以及地上的霍爾之後,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中樞控制室中央,此時正在按照某種特殊規律,閃耀著紅黃綠三色光芒的奧術水晶上。此時破解法陣依然在運轉,但控制中樞的法術矩陣卻已經消失,只留下不斷閃耀光華的控制中樞本體。

「原來是想謀奪最高許可權,激活了自主防禦,我說翡翠議會準備這麼久,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岔子。格羅佛還真是貪心啊!」略等一會,確認了控制中樞的奧術水晶上光芒閃耀的規律之後,羅生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作為一個曾經探索過多個奧術帝國遺迹,專門研究過遺迹內各方面資料的『老司機』,羅生對遺迹內各種設施以及他們會發生的變化,以及所代表的含義,有著極為深刻的了解。在確認了奧術水晶閃耀光芒的規律之後,羅生就知道,這是防禦體系的最高許可權被侵犯之後,自主防禦啟動,並且向核心塔靈報警的表現。

很顯然,格羅佛之前在破解控制中樞,獲得內層的正常許可權之後,並沒有就此滿足,而是對整個控制中樞的最高許可權動了貪念,想要藉助法陣,一舉破解控制中樞的所有許可權,將整個防禦體系掌握在自己手中。結果卻沒有能夠得手,反而激發了防禦體系的自主防禦,吃了一個大虧。

推斷出格羅佛的做法之後,羅生對於格羅佛的失敗並不意外。雖然奧術帝國覆滅了數千年,很多防禦技術,法陣都被各大勢力研究,破解,有了應對的方法。像格羅佛手中的破解法陣,羅生手中的暗門水晶,都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破解奧術帝國留下的防禦程序,藉此獲得部分許可權。但想要完全破解奧術帝國遺迹的防禦體系,掌握遺迹的最高許可權,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大部分遺迹的最高許可權,基本都掌握在遺迹內的塔靈手裡。一般的許可權破解容易,但在擺平塔靈之前,一旦有人想要謀奪最高許可權,防禦體系就會啟動自主防禦,並且向塔靈發出警報。眼下格羅佛面對的,顯然就是這種情況。

「不過要是真的驚醒了塔靈,那這次就真的麻煩了!」再次確認了一下控制中樞的狀態后,羅生眼中閃過一絲憂慮。

要知道,奧術帝國時代遺留下的塔靈,並不是現在法師塔那種簡單的擬人程序,而是近乎真人一樣的存在,有著自己的思想和智慧。藉助自己所在的遺迹防禦體系,這些塔靈甚至有超越一般傳奇階的能力。

事實上,當初坑了羅生一把,險些控制住羅生的斯塔諾,從本質上來說,也是奧術帝國時代遺留下來的塔靈。只不過白塔沒有被封禁起來,斯塔諾沒有像其他塔靈一樣,陷入沉睡而已。所以一旦綠源實驗室的塔靈蘇醒,羅生等人將要面對一個足以和斯諾塔比肩的強大塔靈,其中的危險可想而知。

「格羅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相比於經驗豐富,僅憑控制中樞的表現就能猜出事情大概的羅生,加爾·林歌此時卻是一頭霧水。所以在羅生推斷局勢的時候,加爾·林歌直接對格羅佛問道。

在被格羅佛暗算,自己又親手解決了米奇之後,加爾·林歌和格羅佛事實上已經處於敵對狀態,所以不弄清楚眼下的情況,加爾·林歌是不會輕易選擇和格羅佛聯手的,甚至此時加爾·林歌已經和妹妹暗中做了溝通,做好了偷襲格羅佛的準備。

「我們破解控制許可權失敗,遭到了實驗室防禦禁制的反擊。現在整個實驗室的防禦體系已經自動激活,塔靈也即將蘇醒。現在不聯手的話,大家都要完蛋!」格羅佛陰沉著臉,冷冷的回應道。

事情突然出現這種意想之外的變故,格羅佛心中也十分懊悔和不甘。本來靠著翡翠議會精心準備的破解法陣,格羅佛已經破解了內層控制中樞的法術矩陣,掌握了進入核心區的通道和相當一部分許可權。但是為了能夠徹底幹掉羅生等人,當然也是為了自己的貪心,格羅佛對實驗室的最高許可權動了貪念。結果不僅沒有能夠如同之前破解法術矩陣一樣順利掌握最高許可權,反而激活了實驗室的自主防禦體系。本來被控制的古樹機甲直接造反,幹掉了霍爾。雖然格羅佛及時解決了古樹機甲,但局勢卻已經徹底變了樣。

不過格羅佛畢竟是翡翠議會寄予厚望的天驕,雖然局勢已經變得極端不利,但卻並沒有亂了心神。在意識到失去了霍爾這個幫手,自己已經處於劣勢之後,格羅佛馬上轉變了思路,不再試圖幹掉羅生等人,反而想要利用眼下的危機,逼迫羅生和加爾兄妹和自己聯合。

「是真的嗎?」加爾·林歌皺了皺眉頭,轉頭對伊妮·林歌問道。雖然從眼下的形勢來看,格羅佛並不像是撒謊,但加爾·林歌還是更相信自己妹妹的判斷。

「防禦體系的確已經在逐步激活,塔靈是否蘇醒還不能確定,但控制中樞的確是在發出警報。」伊妮·林歌合上『月神之眼』,對加爾·林歌點頭說道。藉助月神之眼,伊妮·林歌可以看到很多加爾·林歌無法看到的東西,所以很快確認了眼下的局勢。

「該死!格羅佛你害了我們所有人!」加爾·林歌咬著牙說道。

眼下的形勢,像是三個小偷潛入到一戶人家之中,本來大家只是悄悄行事,暗中競爭,看誰能拿到保險柜裡面的寶物,也就是整個半位面的控制權。但格羅佛現在的舉動,等於是不小心觸發了保險柜的警報,不僅沒有能夠先拿到寶物,反而激活了所有的防禦體系,並且有可能吵醒彪悍的保安。而當保安,也就是綠源實驗室的塔靈醒過來之後,可不會管是那個小偷觸發了警報,而是會將所有的小偷全部幹掉。

「我知道。所以我們要麼聯手,要麼一起死!塔靈徹底蘇醒之後,就算有傳奇階的逃命手段,你們也未必能活著出去。」格羅佛冷冷的說道。

「羅生,你怎麼說?」加爾·林歌轉頭對一直默不作聲的羅生問道。

「自主防禦剛剛激活不久,塔靈應該還沒有蘇醒,我們也許還有機會。」羅生平靜的說道:「格羅佛你想要聯合的話,就先打開前往核心區的通道吧。這個時候,我們不會先對付你的。」

「好!希望你們能信守承諾!」格羅佛猶豫了一下,最終咬著牙說道。 雖然心中十分不願,但在看到羅生和加爾兄妹凝重的神情之後,格羅佛還是咬著牙,啟動法訣,用破解法陣控制著還在閃光報警的控制中樞,開啟了通往核心區的通道。片刻之後,一道藍白色的空間通道出現在了控制中樞後方的虛空之中。

格羅佛心中很清楚,在藉助米奇的靈魂,用黑殺噬魂咒暗算了伊妮·林歌之後,自己和精靈一方已經成為了敵人。而更早之前背信棄義,違背諾言搶先進入半位面,也徹底得罪了羅生。所以眼下這兩方雖然迫於防禦體系激活,塔靈即將蘇醒的壓力,選擇和自己合作,但並不意味著這兩家已經忘記了之前的恩怨。

這種情況下,如果霍爾這個幫手還在,有古樹機甲護身,配合自己掌握的內層許可權,格羅佛還可以在合作中爭取一個強勢地位。但現在霍爾死亡,古樹機甲被自己用一張底牌摧毀,翡翠議會一邊只剩自己一人,而精靈和九環白塔又顯然已經真正結盟。如果自己再不肯低頭服軟,先表示出一定誠意的話,對方未必不會聯起手來,先對付自己,再謀求解決問題的辦法。

雖然靠著自己身上的底牌,格羅佛自信如果真正動手的話,自己未必不能幹掉一兩個敵人,但事情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不僅這次探險的任務徹底失敗,而且格羅佛未必有把握能夠逃出生天。所以即使心中非常不願,格羅佛還是在羅生三人的『威逼』之下,開啟了通道。

不過在打開通道之後,格羅佛卻微微後退了兩步,警惕的看著羅生和加爾兄妹。開啟通道的許可權是格羅佛在合作中最重要的底牌,現在通道已經打開,格羅佛等於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制約其他兩方的手段,所以必須防備羅生等人背信棄義,翻臉偷襲自己。

「的確是進入核心區的通道,也沒有陷阱的痕迹,格羅佛應該沒有搞鬼。」再次開啟月神之眼,確認了情況之後,伊妮·林歌對加爾·林歌和羅生說道。

「那好吧。我們誰先進去?」和羅生對視一眼,發現羅生並沒有和自己聯手,對付格羅佛的意思之後,加爾·林歌開口問道。

如果羅生願意和自己兄妹聯手,並且主動對格羅佛發動進攻的話,加爾·林歌是不介意背信棄義一次,合力解決格羅佛的。畢竟在妹妹被暗算之後,加爾·林歌已經將格羅佛視為敵人。精靈一族雖然沒有人類那麼狡詐陰險,並不意味著他們真的都是『正人君子』,該有的算計,精靈同樣會有。

不過既然羅生沒有動手的意思,那加爾·林歌自然也就放下了這個念頭。畢竟沒有羅生幫忙,加爾·林歌雖然自信自己兄妹聯手同樣能夠拿下格羅佛,但未必能夠速勝,而且很可能會遭到強力反噬。在局面如此危急的情況下,這麼做對自己一方並沒有好處。

「通道只能一個一個人進入。我先進去,格羅佛居中,加爾你們最後如何?」羅生感知了一下通道的情況之後,開口說道。

空間通道一次只能一個人通過,眼下四人三方雖然選擇了暫時合作,但相互之間並不信任,所以如何分配進入次序,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這次還是我們兄妹先進去吧。之前已經讓羅生你擔了一次風險,這次也該輪到我們了。」聽到羅生的話,加爾·林歌剛要答應,伊妮·林歌就先一步開口說道。

因為格羅佛掌握著通道的許可權,並且曾經和雙方為敵,所以不可能讓他最先或者最後進入。否則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格羅佛萬一利用許可權做一些陰私勾當,羅生等人就要吃大虧了。

而在確定格羅佛要在中間走之後,誰先進入,誰最後進入,就比較微妙了。雖然先一步進入核心區可能會有一些風險,但也有可能佔據最大的先機。尤其是羅生這種明顯擁有特殊情報,對綠源實驗室有著深入了解的人,如果先一步進入核心區的話,很可能會悄悄的行動,拿到最大的好處。

所以即使羅生和精靈一方已經簽訂了契約,是盟友關係,甚至之前已經表態不和精靈一方爭奪半位面的本源控制權,但伊妮·林歌依然不太放心羅生。尤其是在羅生主動要求打頭陣的情況下,伊妮·林歌更不想讓羅生先一步進入核心區。

「那好吧。辛苦兩位了。」羅生似乎並沒有察覺到伊妮·林歌的意圖,隨意的點了點頭,平靜的回應道。彷彿對誰先進入核心區,並不在意。

看到羅生的表現,伊妮·林歌眉頭微微一皺,不過最終還是沒有再開口。眼下三方之中,精靈一方是對實驗室的核心區了解最少的。所以只有先一步進入,才能守住入口,監督格羅佛和羅生的行動,不至於讓兩人鑽了空子。

本來正常情況下,應該是由加爾·林歌先行,伊妮·林歌留在最後進入,才最符合精靈一方的利益,但在伊妮·林歌被暗算之後,自保能力已經大幅下降,兄妹兩人分開行動的話,風險太大,所以這個選項不予考慮。

「那我先走,伊妮你馬上跟過來。」心中明白妹妹的選擇,所以加爾·林歌為自己加持好防禦法術之後,變身巨熊衝進了空間通道。核心區內風險未知,加爾·林歌必須做好戰鬥的準備。

以月神之眼目送哥哥通過空間通道,抵達核心區后,伊妮·林歌看了羅生一眼后,也邁步走進了重新開啟的空間通道。而在她之後,格羅佛也在羅生的注視下,進入了核心區。

「運氣不錯,還有機會做些手腳,留個後路。」等格羅佛離開之後,羅生並沒有馬上邁步走進空間通道,而是取出了一個準備好的小型法陣,同時將手上的暗門水晶印記對準了依然在發送警報的奧術水晶。一會功夫,全力運轉的法陣破碎,而在法陣力量的作用下,暗門水晶的印記也牢牢的烙印在了內層的控制中樞上。

「接下來,就看這次的運氣怎麼樣了。」完成了自己的布置之後,羅生微微鬆了口氣,揮手收起了地上破碎的法陣,邁步走進了通往核心區的空間通道。

「希望塔靈還沒有完全蘇醒吧!」 「希望塔靈還沒有完全蘇醒吧!」

雖然心中懷著一些僥倖,但羅生在踏入空間通道的瞬間,已經做好了應變的準備。畢竟從自主防禦被激活到現在,已經過去了相當一段時間。就算塔靈沒有完全蘇醒,整個防禦體系的情況也肯定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此時再進入核心區,肯定不會像之前進入內層區那樣輕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