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吧,他都成了那個模樣,怎麼可能和這事情有關係呢?」

「是啊,咱們派去監視的人也沒有得到什麼消息。」

「說不定只是他們沒有看到,孟星雲早就已經做了手腳。」

眾說紛紜之下,江峰良久才開口提醒道:「你們都小心孟星雲,即使他差點丟掉了小命,但是這一次的是還是太詭異了。這天下哪有那麼多的巧合?」

這些隱士高手聞言也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半輩子的生涯過去了,他們也都是明白人。

有些時候太過於巧合的巧合,那十有八九都是人為的。

「大統領您放心,該怎麼做我們都有分寸,您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

「對,我們是回來保護村子的,可不是來保護他們孟家父子的。」

幾名隱士高手紛紛表態,顯然江峰的話還是很有力度的。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人:「大統領,王陽和梅酒周,還有柳豐源過來拜訪。」 「他們來做什麼?」江峰不由得嘀咕道。

梅酒周畢竟是村長,他過來那還是說的過去的,可王陽和柳豐源來是幾個意思?

柳豐源可是廢掉了孟星雲的,而王陽一向都和孟建家不怎麼對付。

甚至上一次柳豐源煉人蠱,孟家父子背地裡做的那些事情,江峰迴來以後也是多少有些耳聞的。

這個時候王陽帶著人過來,這是落井下石,還是來看笑話的?

江峰雖然拿不準王陽的意圖,不過還是讓他們進來了。

王陽進來之後態度倒是很客氣,儼然就是一個晚輩看到長輩該有的模樣。

江峰足足比王陽大了快一甲子的年歲,作為晚輩來說,王陽也不介意稍放低姿態。

江峰對於王陽的評價倒是不錯的,所以他直接示意三人坐下來。

誰知,王陽並沒有坐下來,而是突然說道:「你們天樞村有內奸。」

「什麼?」

「你小子過來是找茬的吧?」

「真當我們天樞村好欺負了。」

王陽此言一出,瞬間天樞村這些隱世高手就都炸了。

內奸,這個內奸自然是說孟星雲了。

可是這樣的話梅酒周可以說,柳豐源這個元村的女婿也可以說,唯獨王陽不可以說出來。

王陽是一個外人,被他這麼一下子給說出來,那簡直就是在打臉了。

果然,就連江峰也是冷著臉說道:「出去!」

王陽也不在意,一雙漆黑眼眸古井不波,甚至連神情都十分平靜。

梅酒周見狀則是看著眾人,隨即開口說道:「前輩們,可否給他一個說話的機會?我想他帶來的消息,那是大家都想要知道的。」

元村現在風頭正勁,川周等人的實力還在江峰這些人之上,所以梅酒周的話是很有分量的。

最終,江峰做了一個手勢,這些人立馬安靜下來,一個個冷冷的看著王陽。

王陽這才開口說道:「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

「放……」

「鬼才相信……」

柳豐源和梅酒周心中都是不免吐槽起來。

江峰等人聞言也是直皺眉頭,愛好和平?王陽要真的是一個愛好和平的人,那麼書生的人就不會死掉那麼多了。

「眾所周知,我和天樞村並沒有什麼仇怨。所以我也就不會詆毀天樞村,只是我不忍心讓你們被人繼續欺騙下去了。」王陽笑眯眯的繼續說道。

一群人都很是憤怒的瞪著王陽,似乎王陽就是來找茬的一般。

江峰深吸一口氣,冷冷的質問道:「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王陽不慌不忙的將之前自己推測的事情說出來了,這就是真相。

這些隱士高手也多殺哦知道一些,這事情基本上就是真的,但是他們都沒有立刻相信。

「這麼大的事情,我需要看到證據才行。」江峰意味深長的說道。

要知道,剛從孟星雲可是連自己的小命都差點丟了,在這個時候他們懷疑孟星雲的話,那無異於是火上澆油。

天樞村原本就是動蕩不安了,要是再來這麼一下,那會發生什麼是可都不好說了。

「我沒有證據,要是你們願意的話,那是可以配合一下,也就是咱們一起演一齣戲,到時候就什麼都清楚了。」王陽難拿開口說道。

這些隱士高手都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王陽,王陽這是什麼意思?

沒有證據就到這裡胡說八道,這是當他們都是傻子嗎?

江峰也是突然看著王陽有些惱怒的說道:「要是孟星雲沒有什麼問題,我們一群人就跟著你這樣胡鬧,那算什麼?」

王陽頓時輕笑道:「如果我是錯的,那麼剛從你們給顧天全的蠱蟲,我會原封不動的交給你們。如果我是對的,那以後希望天樞村幫我們做一件事。」

江峰有些遲疑,不過最終他還是答應了。

「前輩你放心,我要你們做的事情,那是不會違背你們的底線的。」王陽隨口說道,彷彿他已經成功了一般。

江峰被弄得心中一陣不舒服,不過他還是沒有多說些什麼,王陽這個人不簡單,從川周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

江峰也不是白給的,見什麼人該說什麼話,他還是很清楚的。

這個時候王陽掃了一圈,隨即質問道:「這些人可靠嗎?」

「你小子別太過分了。」

「你是來找茬的吧?」

頓時一群人都憤怒的瞪著王陽,王陽這話簡直就是在侮辱他們了。

江峰掃視了一圈在場的眾人,這才說道:「要是孟建家父子真的背叛了村子,我們處理。要是沒有背叛的話,我會道歉的,只是希望今晚的事情諸位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夠吭聲。」

一群人紛紛表態,他們雖然很是看不慣王陽的作為,不過還是會聽從江峰的安排。

王陽正準備帶著江峰離開,讓他和幾個相熟的村長會面,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發冷醒和領佔山突然過來了。

這兩人已經到了門口,王陽現在就是想要躲起來,那也是來不及了。

王陽還有些納悶,這兩個傢伙怎麼會過來?

發冷醒進門就看到了王陽,不過他並沒有多少驚訝的感覺。

似乎是察覺到了王陽的詫異,發冷醒開口說道:「你在這裡走來走去,有多少人會不知道啊?」

王陽苦笑了一聲,他的行蹤並沒有刻意的保密,看來發冷醒這一次也是有備而來了。

「明人不說暗話,這一次我想知道你們對孟星雲的意見。有件事,我也該告訴你們了……」

發冷醒將他們這邊的設計的事情給說出來了,又將孟星雲離開之後,這幾個村子的點遇襲的事情聯繫起來。

「你的意思?」江峰心中一驚,有些無奈的反問道。

「這話就算我不說你也應該明白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你要說孟星雲不是叛徒,誰會相信?」發冷醒不咸不淡的說道。

眾人也都是面面相覷,在這種情況之下,那就算是江峰都沒有辦法為孟星雲多說什麼了。

孟星雲是不是叛徒,這事情已經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事了。

「我明白了。」江峰微微頷首,卻是看了一眼王陽。 江峰這邊答應下來,一旦他點頭了,那就代表天樞村現在也是一起算計孟家父子了。

江峰代表著隱士高手,而歐明早就開始和王陽他們合作了。

整個天樞村之中出了孟家父子那邊少數人,基本上都是站在了王陽這邊。

這對於往要等人來說是一個好消息,然而對於毫不知情的孟家父子來說,這一天將會成為他們的噩夢。

孟家父子做夢也想不到,他們會被整個村子都當成了外人。

不過這麼一來,眾人倒是也都明白了,這孟家父子肯定是在村子之中積怨已久,不然單憑這一件事情,也不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

第二天,孟星雲依舊是在那邊巡邏,這是事先就安排好的,為的就是確保孟星雲有一定的機會。

江峰這邊做的是滴水不漏,還特地的派了一個人明著跟在孟星雲的身邊,故意做出一副他們不放心孟星雲,生怕孟星雲做出什麼事情來的模樣。

王陽注意到這個情況之後,那是立刻找到了江峰。

「那個人你要弄走,必須給孟星雲足夠的機會傳遞消息才可以,你弄了一個眼線在他身邊,這教她怎麼傳遞消息?」王陽很是無奈的說道。

江峰楞了一下,隨即解釋道:「我不想這事情做的太生硬了,那個人你放心,他很快就會順理成章的離開孟星雲的身邊。」

江峰都已經這麼說,王陽也不好多說些什麼。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看這一次孟星雲上不上當了。

按照王陽這邊的意思,他們要給孟星雲一個機會,一個可以傳遞消息的機會。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將書生的那些人給弄到村子裡面來,然後就按照我們之前準備的,在村子裡面圍殲那些傢伙。這一次要是成功了,我想書生一定是元氣大傷的。」佛爺開口喃喃說道。

發冷醒等人也是紛紛同意,眾人商議了一番,一場針對孟星雲的大戲即將上演。

很快,發冷醒便將一些大人物給叫過來,其中有孟建家,而孟星雲自然是跟在孟建家身邊的了。

「諸位,我想派人巡邏一下周圍,防止書生的人在附近行動。」發冷醒開口提議道。

梅酒周隨口說道:「可以,我借給你們的人手,那都是隨你們支配的。」

何不往等幾位村長也是這個意思,孟建家雖然沒有吭聲,不過他也沒有反對。

誰知就在就在這個時候,王陽倒是開口反對起來。

「到附近巡邏實在不是明智之舉,你們這些人要是遇到了書生的人,那肯定會出事的。到時候只怕會出現大量的傷亡,這事情得不償失啊。」

發冷醒和領佔山都是愣住了,兩人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王陽說的倒是一個問題,這一點他們也不得不考慮了。

「我看不如就呆在村子裡面,所有人都在村子裡面,這樣才不會出現什麼意外嗎?你覺得呢?」王陽緊接著提議道。

發冷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似乎要被王陽給說服了一般。

至於梅酒周等人,那更是沒有一個反對的。

這一幕落在孟建家的眼中,他這心裏面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王陽不過就是一個外人,什麼時候輪到他這個外人在這裡指手畫腳了?

孟建家本來也沒想支持巡邏的事情,剛從不過是靜觀其變罷了,如今被王陽這麼一弄,孟建家反倒是立馬反對起來。

似乎只要他反對王陽,那就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如果我們怕什麼危險就不出去巡邏,那麼到時候等人殺到村子裡面來嗎?你們要是害怕的話,那我帶著人親自出去巡邏。」孟建家很是激動的說道。

「外面太危險,你們不是靈失劑的對手。」顧天全在一旁提醒道。

或許是因為顧天全救了孟星雲的緣故,孟建家對於顧天的態度還是很不錯的。

「顧醫生,這事情我們自有分寸,就算是有危險,那也是值得的。」孟建家寸步不讓的表態道。

最終,王陽這邊還是被孟建家他給「說服」了,同意了出去巡邏的事情。

孟星雲本來是打算休息的,看到這一幕之後,他又是主動請纓起來。

「我也想要為村子多做一些事情。」

這是孟星雲的理由,至於能相信的人有幾個,那就不得而知了。

眾人也都沒有阻攔,孟建家又是吹噓了一番,一直說孟星雲這是心繫村子的安危。

孟星雲一瘸一瘸的走出去,他身上的傷還都沒有好利索,不過孟星雲可並非是真的想要出去巡邏,而是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去報信的。

江峰安排了一名邪苗在他的身邊,這邪苗剛才就因為有事情要辦,離開了這邊。

孟星雲還以為他這是得到了機會,身邊好不容易,沒有人監視他了,這是一個絕妙的機會。

孟星雲離開以後,按照路線一板一眼的巡邏者。

很快,孟星雲就巡邏到了附近一座山上,這座山距離村子是稍微遠了一些,而且山上枝繁葉茂,是一個藏身的好地方。

孟星雲剛走出沒有多遠,前方就傳來了一陣響動。

「我們又見面了,上一次的事情你不會介意吧?」

界山從陰影處現身而出,不咸不淡的嘟囔道。

孟星雲沒有吭聲,只是搖了搖頭,這倒是他真實的想法。

苦肉計的事情很好的保護了他,雖然書生沒有提前打招呼,不過這對於孟星雲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只是界山當時下手也太狠了一些。

「我沒有公報私仇的意思,我要是想要幹掉你的話,那就不至於用自己的蠱蟲了。」界山似乎察覺到了孟星雲的某種情緒,突然開口解釋了一番。

界山的這個態度令孟星雲很是受用,他也沒有廢話,將這邊的情況說了一番。

界山從懷中掏出一包東西:「把這個放在村子的井裡面,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

「不會出現差錯吧?井水可是流動的,這藥效能保證嗎?」孟星雲皺著眉頭反問道。

「完全可以,你等著好消息吧。」 孟星雲拿著東西,等巡邏結束之後,便是馬不停蹄的回到了村子之中。

天璇村和天璣村這兩個村子都有井,而且這井附近平時沒有什麼人,都是在打水的時候才會排隊的。

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每個人都忙得不可及,原本就人手不足,誰會有閑心卻觀察村子裡面的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