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付尚清大笑起來,「你們這些小朋友,口是心非,可真是有趣。喜歡就喜歡,何必裝模作樣?這樣可沒有姑娘喜歡你。」

花滿溪臉色乍變:「你胡說什麼?」

付尚清一笑,不再跟他說了,對謝星沉道:「等什麼?再來啊!」

謝星沉目光微沉,看了陸明舒一眼。

她咬了咬牙:「繼續!」

謝星沉袖子一揚,縮小的九龍鼎出現在他身前,血光交織之下,九龍脫鼎而出,飛卷而去。

付尚清雖然還笑著,神態卻變得凝重起來。他感覺到了九龍鼎上的煌煌之威。這小子,居然這麼快就能運用九龍鼎。

他周身化出萬道劍光,迎頭而擊。

就算能用九龍鼎又如何?他以分化之術,捆住了陸明舒,兩人共同分擔壓力。九龍鼎之威,有一半由陸明舒承擔,然後他再稍加引導,令她重傷……

金龍之威,擊破玄光。

好機會!

付尚清嘴角一勾,甚至沒有回擊,一股煙氣從他眉心飛出,順著兩人之間的牽繫,竄了過去。

這股煙氣速度快得驚人,一眨眼的時間也沒有,就到了陸明舒面前。眼看就要鑽入她的眉心,忽然那塊古玉出現,擋了一下。

「啊!」付尚清低叫一聲。

陸明舒掌心吐勁,玄光驟放,古玉的光華激發,一股吸力捲煙氣。

斬情刀落下,付尚清根本來不及抵擋,再次受了重創。

「啊!」一聲大叫,這股煙氣,就這麼被捲入古玉。

陸明舒頓時感到身上一輕,被捆縛住的力量消失了。

她踏前一步,劍光赫赫,毫不留情刺向付尚清。

付尚清一句話也沒說,當機立斷,身影一晃,消失在殿內。

他們身處的重疊空間,被劍光撕開。空間的卷盪之力,令他們錯失機會。

「倒是我小看了你們。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你們,等著吧!」

動蕩慢慢緩和,謝星沉還欲再追,被陸明舒拉了一下:「不用去了,追不到的。」

付尚清用的遁法,連她也追不到。

謝星沉剛想說什麼,卻見她面色發白,搖搖欲墜,忙扶了一把:「你怎麼樣?」

「沒事。」她說,「就算有事,今天也值了。」 外面傳來雪翼踏雲駒的嘶吼,惹得納靈器里的小呆也不安起來。

陸明舒手指一拂,開了納靈器,小呆沖了出去。

公獸就在外面,陷入了血屍的圍攻。

最初的百多個人,現下只組合成了十來具血屍。每具血屍體形巨大,不但有好幾個頭,還有好幾隻手和腳,舞動起來令人作嘔。

公獸頭上的角不停地冒出雷光,然而之前在瑤西,大半的元氣傳輸給了陸明舒和小呆,實力大降,並不是這些血屍的對手。

小呆撞進去,額上的獨角跟著放出雷光。

陸明舒沒有立刻加入戰局,而是問:「你的九龍鼎,能不能收納東西?」

謝星沉愣了一下,跟器具溝通一番,答道:「可以。」

「把這些血屍都收進去吧。」

「……」謝星沉露出嫌棄的表情,「這麼噁心的東西……」

「那你收不收?」

「……收。」反正收在九龍鼎里,讓九龍噁心去吧。

九龍鼎飛出,迅速擴大,九龍化出的金光將血屍纏住,往裡面拖去。

就這麼著,血屍一隻一隻地被收入九龍鼎,留下一地的血跡和散碎的屍塊。

問題又來了。

「我們怎麼出去?」剛才謝星沉能及時進入第二層空間,是託了杜芙蓉和花滿溪的福,付尚清不想讓他們留下來幫他,接二連三地將他們拖走,趁著這一瞬間出現的空間裂縫,他及時擠進了第二層空間。可是這第一層空間,實在是太完美了,根本找不到裂縫。

陸明舒看向公獸。

進九瑤山之前,她讓它們兩隻留在外面,現在公獸進來了,母獸呢?

公獸仰頭叫了幾聲:「咴咴!」

外頭也傳來了叫聲:「咴咴!」

是母獸的聲音?聽起來近得很,可周圍卻感應不到。

這時,耳邊傳來尖銳的劍嘯聲,轟然震動,似有寒氣襲來。

然而,他們所在的空間,並沒有任何人出現。

「有人在外面!」謝星沉一喜,「有辦法了,內外齊攻,這個空間就能一起打破!」

付尚清人都跑了,他留下的重疊空間不可能那麼堅固。

那邊,公獸已經行動起來了,它一躍而起,頭上的角放出雷光。

小呆也「咴咴」叫著,跟著飛起,頭頂雷光閃爍。半空中,電蛇狂舞,織出一張雷網,這張雷網越鋪越大,漫延開來。

與此同時,劍嘯聲也不斷響起,斬在頭頂的空間上。

「你有傷在身,別動。」謝星沉道,「我來。」

陸明舒點點頭,由他去。

謝星沉一躍而起,手臂竄出黑焰血光,化出斬情刀,對著劍嘯之處一斬而下。

雷光纏繞過來,漫天都是。

劍嘯聲,雷鳴聲,隆隆迴響,震耳欲聾。

「花師弟!」杜芙蓉扶著花滿溪,「你還好吧?能不能撐住?」

花滿溪眼神空茫,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搖搖頭:「沒事。」

他這樣子,看得杜芙蓉心有不忍:「花師弟,你別多想了。其實,這世上優秀的姑娘有很多,比如說莫師妹啦……」

後面的話被花滿溪一眼瞪了回去。

他看著不遠處的陸明舒,越想越不對勁。

對陸明舒的惡感,來自於她在天海閣的囂張舉動。後來事實證明,那不過是個安排好的局,但這惡感都已經產生了,他本來就是很自我的人,要說服自己太難,於是只能繼續討厭下去……

「師姐,你別跟著坑我!」他突然明白過來了。

要說好感,那是有的。天海閣的陸明舒,實在太耀眼,惡感收不回去,便是產生了好感,他也說服不了自己,只好讓自己繼續找理由討厭她。

但是,誰說有一點好感,就喜歡得要死要活了?齊笙還滿口陸姑娘呢,也沒見他活不下去。

再說了,他還是很討厭陸明舒啊,就算天海閣是個局,她本人就是太囂張了!而且還不知輕重,陰山皇陵那麼大的事,居然救了魔皇之子就跑,真是不知所謂!

雷聲越來越響,雷光籠罩天地。

謝星沉又是一刀斬下,轟然一聲,有什麼破開了。

雷光首先竄了進來,裡面的外面的,綿延成一片。

小呆歡呼一聲,從裂縫間飛出去,挨到母獸身邊,親熱地蹭來蹭去。

空間被撕開,周圍景物迅速崩塌,他們出現在真正的九瑤宮廣場上。

陸明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周身劍光飛舞的卓劍歸。

「卓師叔祖!」

卓劍歸淡淡點頭,袖子一揮,劍光全部收回,落了下來。

「您不是在天運城嗎?」陸明舒感到奇怪,如果卓劍歸在,付尚清怎麼敢做這樣的手腳?

「剛回來。」卓劍歸道,「這麼大的事,為何不傳個信過來?」

他聲音不大,語氣也談不上質問,但在這位卓師叔祖面前,陸明舒難免有一種被長輩問責的感覺……

「弟子怕打草驚蛇,付尚清來歷神秘,手段詭異……」

「你獨自冒險,若是出了事,叫你師父怎麼辦?」

陸明舒無話可說。這位卓師叔祖,平時不怎麼說話,可到他開口訓人,必是句句占著理。

她只能低頭認錯:「弟子知錯了。」

卓劍歸點到為止,說:「既然知錯,就找你師父認罰去吧。」又看向謝星沉,「謝公子既然上門做客,可願到柳林居飲一杯茶?」

「……」這是明擺著有事要說啊,謝星沉只得點頭,「卓前輩相邀,晚輩就叨擾了。」

卓劍歸點點頭,喚來一名掌院,指向花滿溪和杜芙蓉二人:「這兩位是天海閣的貴客,因我九瑤宮內務受傷,務必好好招待。」

「是,卓師叔。」

戰鬥殘局自然有人收拾,卓劍歸道:「謝公子,請。」

謝星沉看得陸明舒一眼,有點擔心她的傷,見她點了頭,只得跟著去了。

陸明舒吐出一口氣:「小呆。」

小呆聽話地落到她身邊。

她拍了拍小呆的腦袋,對那兩隻雪翼踏雲駒道:「你們隨意玩去,那些有人看守的地方不要硬闖就好。小呆先跟我回去,等會兒就讓它找你們。」

母獸嘶鳴一聲,蹭了蹭小呆,聽話地振翅飛起,與公獸兩隻繞了幾圈,往山林處飛去。

陸明舒放心了,對小呆道:「我們先回碧溪谷。」

雲芨說

今天的更新早得自己都意外。

感謝:5月vivi、荷映11的兩個桃花扇。泡泡0303的香囊。青青淺草殘、惠惠君、^_^風英雄、seaphay、lt62580131、二狗家姐、奧斯卡凱羅爾、靖伽的平安符。

以及,發現有人發了推薦票紅包,然而ios看不到界面,在此感謝不知名的小夥伴。 身上有傷,陸明舒懶得浪費時間,小呆一振翅,直接就飛起來了。

不一會兒,一人一獸在碧溪谷落下。

在秀姑姑的整治下,碧溪谷井井有條。當年布置的法陣已經初見成效,碧溪谷如今已是靈地,不枉費她埋下那麼多地靈精。

「陸長老。」

看到秀姑姑迎上來,小呆很兇地沖她吼了一聲。

如今的小呆,除了體型小些,和成年的雪翼踏雲駒差別不大了。

秀姑姑嚇了一跳:「這是怎麼了?」

陸明舒拍了拍小呆的腦袋:「這是真的。」

小呆眨了眨眼睛,「呼呼」叫了兩聲,這才安靜下來。

「師姐師姐!」元榕沖了過來,「你可算回來了,看,我融合了!」

「嗯!乖。」陸明舒淡定地摸摸她的頭,動作和剛才摸小獃頭一模一樣。

元榕已經是十八歲的大姑娘了,不過看她這咋咋呼呼的樣子,性子並沒有改變。

「小姐!」這是惠娘,這幾年已經不用她幹活了,調養得面色紅潤,精神甚好,但年紀漸長,頭上已經見了白髮。

她眼圈一紅,連問好幾個問題:「你這些年去哪了?只知道傳信回來說平安,人卻不見影子,叫人好生擔心。這血是怎麼回事?又跟人動手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可是受傷了……」

陸明舒一一答了,安撫她,自己過得很好。受傷的事當然也不會讓她知道,反正是內傷,容易瞞。

跟惠娘說完話,劉極真已經出來了。

「師父!」

劉極真淡淡道:「你還知道回來。」

惠娘剛想開口,就被一口截斷:「不用替她說好話,跟我進來。」

陸明舒對惠娘笑笑:「放心,師父便是惱了,也不過說兩句重話而已。」

進了劉極真的書房,還沒開口,就聽他道:「還不坐下休息,受這麼重的內傷,以為別人看不出來嗎?」

「……」陸明舒依言坐下,劉極真走到她身後,玄力運轉,按在她后心,源源不斷輸送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