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樂迪再次默認。

「那麼恐怕你和我都是被人利用的。」

「什麼意思?」

「那名金髮少女是殺不死的,雖然我和她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我看人一向不會看錯。」

世界上還有殺不死的人?霍樂迪完全不能理解。

「那麼那位大人為什麼讓你們去暗殺她呢?」

「大概只是想做個試驗,看看世界上最頂尖的暗殺者能不能將那名少女殺死,當然陰陽羅本來就知道殺不死。這就好比你明明知道自己錢包里有多少錢,卻還是想要時不時的把錢拿出來數數,以確保自己的錢沒有少。」

兔神一越解釋霍樂迪越糊塗,既然如此為什麼又要派頂級暗殺者去殺個殺不死的人呢?

「陰陽羅的目的恐怕是警告少女身邊的那個年輕老師,會有來自各方的襲擊降臨在那名少女身上吧。當然,我們這些暗殺者最後恐怕會像垃圾一樣被處理掉吧。就好像你對我做的事情一樣。」兔神一說出話來就像完全了解陰陽羅的心思一樣。

霍樂迪全身的冷汗浸濕衣襟。

「無論成功與否,我都是死路一條嗎?」霍樂迪絕望的說道。

「確實如此。所以就讓這次的任務處在成功與失敗之間,或許你還能保住一條性命。」兔神一說道。

「什麼意思?」此刻的霍樂迪對兔神一完全的言聽計從,兔神一就好像他最後的救命稻草一樣。

「也就是說,讓任務處在未執行的狀態,不動手當然就不會存在成功與失敗一說。然後趁著陰陽羅沒有發覺的時候,趕緊跑到沒人的地方隱姓埋名的生活下去,也許可以就此生活下去。」兔神一指出了唯一的一條活路。

「那麼你呢?你怎麼辦?」霍樂迪不禁替兔神一擔心起來。

「我?我已經『死』了!我在變成獅子以後被你一槍爆頭打死了。恐怕你已經這麼向陰陽羅彙報過了吧。如果沒有,待會兒彙報也是可以的。另外,我也已經大概查出了是誰在背後把我在晶島的事情告訴了陰陽羅和組織,等我回到晶島,我會好好處理那個傢伙的。」兔神一的眼睛里又閃過了一絲殺意。

「我明白了,我會照你說的做。可是沒有護照的你如何離開八公島返回晶島。」霍樂迪擔心的說道。


「這個嘛……」兔神一說著將手裡的最後一刻晶石放到嘴裡,然後「嘎嘣」一聲嚼碎。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兔神一裸露的肌膚上竟然開始長出了紅、白色的羽毛,他的兩隻手不斷的抻扁,然後變成了翅膀,他的嘴變成了喙、腳變成了爪。

神獸鳳凰!

「我會飛~」兔神一說著說著就開始扇起了翅膀,接著離地而起,翅膀扇起的風將地上的沙石捲起,彌散了霍樂迪的「鷹眼」。

「啊,最後還有一件事,我有個同伴叫做虎龍丸,是個壯壯的傢伙,如果你碰到他希望你能幫我帶句話,就說兔子在城裡等他。」說完,兔神一化身的鳳凰一振翅,向著西方飛去。 離別的時候總是伴隨著傷感。



特別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再次見面的時候,也許永遠再也見不到也說不定。

七天的秋遊旅行馬上就要結束了,雷千一行六人在三井和貓美的陪同下來到了八公島的機場。

雷千看到貓美那澄澈無邪的大眼睛瞪得圓圓的看著自己,他一想到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到這個淘氣的小惡魔的時候,不禁涕淚橫流。

多麼堅強的一個孩子啊!面對著「絕症」仍然不屈不撓的活了下來,只為了能和姐姐共同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雷千甚至覺得貓美以前對自己做過的惡作劇都是些微小事,不足一提了。

「啊咧,哥哥,你在哭什麼?」 難逃總裁魔掌

「啊,沒事沒事,我只是一想到馬上要回到實驗島,心情激動而已。」雷千隨意說了個理由。

當然雷千不能說出真正的理由,因為涼子就站在他的旁邊。

「雷老師,請你用紙擦一擦吧。」涼子貼心的遞過來一張白色的紙。

「啊,謝謝,」雷千想也沒想就往臉上抹去,然而才抹了一下他就發現不對,「這是……」

砂紙!

居然拿砂紙給自己擦臉,涼子果然是恨我的!雷千悲傷的想道,他臉上流下了微紅色的眼淚。

「啊,對不起,我記得明明是把紙巾放在左邊口袋,把磨刀用的砂紙放在右邊口袋,怎麼會反過來了呢?」涼子連忙道歉。

然後雷千就看到了貓美捂著嘴偷笑。

一瞬間,雷千什麼都明白了。

貓美故意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讓雷千心酸落淚,然後讓衣服口袋被事先掉包的涼子把砂紙遞給雷千。

這心機還真是相當的深啊。

雷千一下子就把對貓美的同情心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就在雷千打算揭穿貓美陰謀的時候,貓美突然瞪著銅鈴似的大眼睛楚楚可憐的看著雷千。

「大哥哥,雖然我們可能再也見不到了,但是貓美會想你的,你不會把貓美忘了吧?」貓美眼巴巴的瞅著雷千。

這還讓人怎麼開的了口?

尤其是那對毛茸茸的貓耳,垂了下來,就好像對雷千極為不舍一樣。

看著貓美那小小的身軀,雷千恨不得一把把貓美摟入懷中,撫摸她那對看起來就很柔軟的貓耳朵。

事實上,雷千也是這麼做的,他把手慢慢的向貓美的頭上伸去……

「喵」一聲尖叫,雷千的手背上多了三道爪印。

關鍵問題是被抓出來的血印根本不癒合!

喂喂,不是吧,難道我還沒坐上飛機就要先因為失血過多而榮登極樂去了嗎?雷千用求饒的眼神看向貓美,貓美沖雷千吐出了舌頭。

「貓美!」把一切都看在眼中的涼子生氣的叫著。

貓美這才不情不願的幫雷千把受傷的手舔乾淨。

貓美舔手的感覺真的跟一隻小貓一樣,那種滑滑的、濕濕的感覺、簡直是無與倫比的享受……

吭哧!貓美的牙咬在了雷千的手背上。

雷千差點兒疼的再次流出紅淚。

「大哥哥,我在你的手背上留下了我的痕迹,你千萬不要忘了我哦!」貓美可憐兮兮的說著,雷千也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不是出於真心。


「飛往實驗島的JH250號航班即將開始檢票,請乘坐本次航班的旅客到檢票口檢票登機。」飛機場的廣播里響起了雷千他們所要乘坐飛機檢票的預告。

「好了,貓美小姐,飛機就要起飛了。我們也回去吧。」三井低下頭對貓美說著,然後就拉著貓美的手向機場外走去。

喂,你倒是先把我的手給治好啊!雷千悲傷的看著自己的手背,然而這一次貓美雖然咬的用力,但是並沒有咬出血,只是在雷千的手背上留下了兩排牙印。

就在三井拉著貓美走了幾步之後,貓美突然掙脫了三井的手,跑回雷千的身邊,看到貓美的眼神,雷千會意,趕緊蹲下身子。

貓美在雷千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然後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道:「涼子姐姐暫時就交給你保護了,你可不要讓她受傷害哦。等下次再見面的時候,貓美一定會成長成更出色的女人的,到時候你可不要移情別戀哦!」

說完,貓美轉身跑向三井,拉起三井的手,頭也不回的向機場外走去。

等等,剛剛貓美是不是說「下次見面的時候」?

公主逃婚以後

穿越之凰臨天下

然而這與後面那句「成長成更出色的女人」不就矛盾了嗎?

雷千真是越想越摸不著頭腦。

「哦吼吼吼,雷老師,我們再不去檢票,就要趕不上飛機了哦!」託運完行李的夏洛特、愛子和莉莉向雷千他們走來。

終於要回去實驗島了,最後仍然要經過登機前的安檢這一大關。

有了上次的經驗,相信愛子和伊莉斯不會在鬧出什麼麻煩來了,雷千樂觀的想道,然而——

伊莉斯你端著一袋麵粉和一盒雞蛋是要鬧哪樣?

難道你還想到飛機上做蛋糕嗎?

當然,這傢伙不可能通得過安檢。

雷千把雞蛋扔在麵粉口袋上,把這白色的麵粉加上中央黃色的雞蛋,看起來像是日本國旗一樣的古怪組合丟進了垃圾桶里。

雷千再回頭看向愛子。

你把洗髮水換成了洗頭膏也同樣是過不了安檢的!

而且愛子同學你哪來的錢買那盒看起來就很貴的洗頭膏?

雷千有種不祥的預感,他掏出了自己的錢包。

然而,錢包不見了!

雷千翻遍了全身也沒有找到錢包。

「雷千哥哥,你是在找這個嗎?」愛子從伊莉斯的口袋裡把錢包拿了出來。

雷千拿過空癟癟的錢包,裡面原有的紙票一張也沒有剩下。

「我們只用裡面的錢買了西瓜哦。」愛子的眼神故意錯開雷千的視線。

什麼樣的西瓜會花掉這麼多的錢啊?這西瓜是金子做的嗎?看來金子做的應該是愛子手裡的那盒洗髮膏。

「你這盒洗髮膏多少錢。」雷千弱弱的問道。

愛子伸出了5根手指。

「五十?」

「五百!」

「日元?」

「人民幣!」

雷千簡直要昏過去了!怪不得他的錢包瘦骨嶙峋了呢。

雷千實在不捨得把這盒貴的離譜的洗髮膏也像「日本國旗」那樣扔掉。他悄悄的走到安檢員的身邊。

「請問,我這盒洗髮膏可不可以帶上飛機?」

「可以哦!」

「果然不行嗎,哎,什麼,可以?」雷千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只要盒子的包裝不超過100ml就可以帶上飛機哦。」安檢員微笑著對雷千說道。

原來洗髮用品是可以帶上飛機的,那來的時候雷千遭的那一通「罪」到底又是為了什麼……

陰暗而潮濕的房間里,陰陽羅的面前跪著一個遍體鱗傷的男人。

這個男人曾經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頂級狙擊手,不少黑道白道上的重要人物都命喪於他的槍口。

霍樂迪是他的名字,「鷹眼」是他的能力和綽號。

然而現在他再也不能使用他的能力去搜尋他的獵物了,他的眼睛上罩著一塊兒白布,白布上有兩團紅色的污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