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眾人看宋城臉色,就知道事有點大。畢竟相比於宋老太的激動,宋城幾乎可以算是冷漠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一個熱情大氣的人冷漠起來的呢?

大家都看向宋城與宋老太。至於宋連,他自己都一臉懵的樣子,想從他那裏得到答案,那是不可能的了。

最後閻尋他們沒有被趕出去,而是在堂屋裏,聽了一出家族紛爭的故事。

原來宋城的爺爺與宋連的爺爺竟然是親兄弟。宋城與宋連也是隔了房的堂兄弟。關係可謂是極其的親近了。

可為何宋城面對本該親近的親人,會是這樣的反應?

「當年,我爹說是去城裏找我阿爺,卻沒想到他一去不復返。那時,村裏的族老聯合起來,誣賴我阿爺謀害了你的寶貝蛋兒子,當即將我與阿爺除族,還要吞沒我家財……

阿爺去見你,而你卻不肯見。因為你們老兩口相信了村裏人的鬼話,真認為我爹害了你兒子,卻不知我爹是為了救你兒子,被山賊活活打死了。而你的那個寶貝兒子,被貴人救了去!他被人救了!他沒有死!他不要你們了!」

宋老太顧不得宋城的激動憤懣,她只聽到一句話,那就是她的兒子沒死。只要不死,他現在如何了,她都不在意。

宋連卻在一瞬間,臉色變得煞白。

他很小的時候,就沒了親爹。親爹永遠比不上爺奶,而且還是如此不堪的親爹。他擔心,那樣的爹,會把他與阿奶的生活弄得更糟糕。

閻尋在一邊看着,都想長嘆一聲了。

真是天意弄人。只不過,總是針對宋連的那個鷹鈎鼻又是誰?能讓原本還算是清正的縣令鋌而走險地與他同流合污,本事可不會小的。他總覺得鷹鈎鼻針對宋連家,其中原因或者與宋城家也有關聯?

閻尋這麼想着,當下也問了出來。

宋連也是一臉期待地看着宋老太。同樣的,宋城也是默默地看着宋老太。

宋老太似是回憶起什麼往事,蒼老的面容漸漸地帶上了憤怒,「當年你們的爺爺,其實還有一個小弟,也就是你們的叔爺爺,長得一表人才,念了幾年書,還被鎮上的大酒樓掌柜看中了,請他做賬房,一個月可是有二兩銀子的。容貌出眾,又有體面的活計,那可是我們泥腿子想都不敢想的。可這也僅僅是我們的想法,卻是有人妄想染指你們叔爺爺,想拿他當傻子,拿他的銀子去養她的男人與孩子。」

那個「人」便是鷹鈎鼻的親娘。因此,那「男人與孩子」,可想而知,便是鷹鈎鼻的爹與他了。

「後來,那個女人幾次糾纏,有一次就被村裏的許多人瞧見了。她翻臉就說是你們叔爺爺勾引的她……她的男人是個地痞無賴,遇到這樣的事,如何能罷休?喊了一群人,綁了我們,把你叔爺爺活活打死了阿!」

說到這裏,宋老太心裏就難受得很。她永遠也忘不了他們一家子看到小叔子那血肉模糊的樣子的傷心與恐懼,還有那恨意。

畢竟小叔子可是她跟老頭子一起養大的,跟自己的兒子差不多的了。她就盼著小叔子能成個家,美滿地過一輩子。可誰料到,就被那麼一個女人給盯上了呢?早知道小叔子能幹就會帶來禍患,她當初就該將他拘在家中幫哥嫂種地。

「後來呢?那個女人?你們,為什麼你們都不提叔爺爺?」宋連壓着聲音,顫抖地問。他不希望那個女人好過。

「後來那個女人被那無賴打死了。那小畜生就覺得是我們家害死他娘的。從小跟着無賴就欺負我們。後來他長大了,更是手段毒辣,一直想害我們家。如今,他如願了。」老頭子終究還是去了。

「奶……」宋連哽咽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宋老太悄悄地擦了一把眼淚,小心地看了一眼面色冷峻的宋城,接着說:「這是你們的爺爺與我共同決定的。實在是說起他,我們就痛心。」一直想着報仇,卻一直被那畜生父子壓迫着。日復日的,絕望無助,不知怎的,就淡忘了。

原以為過去了那麼多年,她會帶着這個事情到地底下的,沒料到……

不過,自家兒子還活着,她就死而無憾了。想到這兒,她站起來,蹣跚著走了幾步,抓住宋城的手臂,哀求道:「城兒,你知道我家大娃沒死,必是知道他在哪裏的,是不是?告訴伯奶奶,你伯伯在哪裏,可好?」

宋城紅着眼睛,盯着眼前這充滿希冀的蒼老面容,嘴巴張張合合的,愣是沒說出一個字來。

※※※※※※※※※※※※※※※※※※※※

我回來了~。 南宮雲煙起身行了一禮,這才徐徐開口:「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

明艷的臉龐似閃著瑩瑩光澤,婉轉溫柔的嗓音讓人如痴如醉。

眾人全都沉浸其中,以至於南宮雲煙都已經背完好一會兒了,所有人都還愣愣的沒回過神來。

「嗯,坐下吧!」

六如居士淡淡的聲音,拉回了眾人的神志。

所有人都悄悄看向南宮雲煙,卻見她秀背挺直,寵辱不驚。

眾所周知,六如居士一向嚴苛,從不輕易誇讚任何人。

可南宮雲煙竟然得了六如居士一個「嗯」。

別看這一個字,好像什麼意思也沒有一樣,其實能得到六如居士一個「嗯」字的,據說只有當代的某些名人志士。

「沈靜怡,你來背!」

眾人都還在震驚的時候,六如居士又點了一個人。

沈靜怡正嫉妒的看着南宮雲煙,聽到自己的名字后,立刻驕傲的斜了南宮玥一眼。

南宮玥:「……」

什麼意思?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沈靜怡恐怕是鬥雞成精的,不然怎麼總是看她不順眼?

南宮玥回敬了她一個大白眼。

沈靜怡見到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而後開始背誦自己的《魚我所欲也》。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魚而……」

南宮玥意外的看了沈靜怡一眼。

這篇的難度跟南宮雲煙的不相上下。

沒想到沈靜怡竟然也背的如此熟練!

南宮玥剛在心裏對沈靜怡刮目相看,沈靜怡就在那邊卡上了:「……故患有所不辟也……故患有所不辟也……」

就這還敢挑釁她?

南宮玥嘴角微微勾起,眼眸含笑的朝着沈靜怡看去。

沈靜怡正急的冒火,猛一看見南宮玥的表情,臉立刻黑了下去,本來已經想起來的隻言片語,更是忘了個乾淨。

掃把星!得意個什麼勁?!早晚得被南宮雲煙吃的渣子都不剩!

就在沈靜怡打算破罐子破摔的時候,她突然看到南宮雲煙無聲的坐着口型。

一?一一一……

沈靜怡眼神一亮,又抬高了下巴,「一簞食,一豆羹,得……」

不多時,沈靜怡成功背完整首《魚我所欲也》。

雖然途中有幾次忘了下一句,但停頓一會兒,很快就又能想起了下一句。

腦子突然變好使了?

南宮玥不相信這個說法,她轉了轉眼珠,眼神順着沈靜怡幾次停頓的時候看的方向看去。

看到某個化成灰也能認出來的某人,南宮玥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原來是有人提示啊!

正在這時,南宮雲煙像是有感應一般,突然轉過視線。

兩人四目相對。

南宮雲煙微微一笑,很溫柔的比了個口型:別怕!等會你背不下來的時候,我也會這樣做的!

「……」

戲這麼多,不去唱戲真是可惜了!

南宮玥雖然心裏鄙視,但面上還是勾了勾唇,同樣無聲的道:那就先謝過姐姐了!

說完,南宮玥就收回了視線。

那邊,六如居士點點頭,示意沈靜怡坐下。

沈靜怡行了一禮,重新坐下。

只不過坐下時,她挑釁的看了南宮玥一眼。

看那意思應該是,看你怎麼過這一關!

南宮玥:「……」

說她是鬥雞,還來勁了!

這邊兩人在「眉來眼去」,那邊六如居士又點了一個人。

就這樣,一個挨一個,六如居士果然像他說的那樣,將所有人都背了一遍。

但再也沒有一個能像南宮雲煙一樣,背的流暢清晰,富有感情。

而六如居士也始終沒有讓南宮玥起身,南宮玥正想要不自己站起來背一下時,沈靜怡又悄悄戳了她一下。

南宮玥轉頭看去,就見沈靜怡得意的看着她,小聲道:「南宮玥你瞧你?來求知堂上課好幾天了,可先生還是不記得有你這個人?所以啊,就算你現在是侯府三小姐了,那又怎麼樣呢?」

戳她一下,就為了諷刺她?

南宮玥翻了一個白眼,笑眯眯的小聲道:「忘了我正好啊!反正我也背不下來!」

沈靜怡一聽,頓時愣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南宮玥,她竟然敢不背先生佈置的書,真是膽大包天!

等等!

沈靜怡眼珠一轉,突然心生一計。

這時,六如居士已經站起身,他板着臉道:「你們幾個沒背完整的,今日將各自的要背的文章抄寫十遍,明日交上來!」

「先生南宮玥好像還沒背!」沈靜怡突然站起身大聲道。

六如居士一愣,而後看向跟沈靜怡一樣坐在最後一排的南宮玥。

好像他才想起來求知堂還有一個叫南宮玥的學生。

「咳咳。」六如居士清了清嗓子,掩飾住臉上的尷尬,道:「南宮玥昨日給你佈置的書,背來聽聽。」

聽到這話,沈靜怡頓時幸災樂禍的看向她,並無聲的道:你死定了!

南宮玥無語,背不上來課文就死定了?

該說沈靜怡是蠢呢?還是蠢呢?

南宮玥清咳一聲,正要開始背,忽聽沈靜怡又道:「南宮玥你怎麼還不開始背?不會是根本就不會背吧?」

南宮玥直接無視了沈靜怡,張口道: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一口氣背下來,南宮玥才發現整個求知堂的人,都怔怔的看着她。

那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稀罕物見……呸呸,是在看小美人!

南宮玥毫不在意的一笑,施施然坐下來。

「玥妹妹小小年紀真是耳聰目明,沒想到竟能將這首《陋室銘》背下來。」南宮雲煙笑着誇讚道。

「姐姐你可千萬別這麼說!」南宮玥大驚失色的道。

「妹妹何出此言?」南宮雲煙果然驚訝的問道。

「先生還未離開,我們怎麼可以……」南宮玥說着,看了一眼還站在門口的六如居士。

南宮雲煙俏臉一紅,連忙起身,:

「是雲煙疏忽了,望先生見諒,實在是看到玥妹妹小小年紀就如此聰慧,雲煙一時沒忍住心中的喜悅之情,雲煙願按照先生的規矩,抄寫弟子規一遍。」

六如居士滿意的點點頭,態度和藹的道:「嗯,既如此,那就散了吧!明日將你們的抄寫都交上來。」

「恭送先生!」

求知堂眾人立刻起身,齊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