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тт kǎn• ¢ O

但是若是藏在其他地方,這吳安平也不會占卜出這玉手鐲就在這個地方,看樣子這隻手鐲被某個人戴在身上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我還是認認真真的搜索了這學校的每一個角落,並沒有看到有龍紋的手鐲,不過倒是又不少的意外之喜。

我在學校的操場上面倒是撿到了不少的零錢,

有鋼鏰也有紙筆,大多是一塊五塊的,找到二十的都算是一筆鉅款了,就這樣一天的功夫我口袋裏面都裝滿沉甸甸的硬幣,果然這年頭小學生最有錢啊。

等到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我始終沒有找到任何的發現,此時楊薇也匆匆的走了過來,看着他一臉的沮喪,我就知道她也沒有任何的線索。

果然她看到我崛起了嘴巴,將那臭烘烘的環衛工人的衣服甩到我的面前,第一句就是:“東子,我們兩今天算是白白跟這個學校做了一天的衛生了。”

“誰說是白白的!”我將自己荷包裏面的那些鋼鏰全部掏了出來:“你看這就是這個學校給我們的工資,怎麼樣也夠你在夜市上面再買件衣服了。”

看着我掏出了這麼多的硬幣,楊薇的眼睛都直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東子,你這錢是從哪裏來的?”

“撿的。”我挺直了腰板,理直氣壯的說道。剛剛一直彎着腰還不覺得,猛地一挺直了腰板只覺得腰痠背痛腿抽筋的,一陣痠痛感向我襲來,看樣子這是我勞動一天的後遺症。

楊薇此時也沒有了白天的精神,一臉有氣無力的插着腰看着我:“陳東,今天我可是把我這輩子沒有幹過的活全都幹了一遍。”

我有些體力不支的癱倒在草場上面,已經沒有力氣迴應楊薇的話了,此時我算是理解了吳安平今天早上是什麼樣的心情。

就在我們兩個互相抱怨的時候,只聽到一陣“叮鈴鈴”的聲音,原來現在已經打響了學校的下課鈴聲。

我現在也顧不得跟楊薇拌嘴,將楊薇拉到了學校的門房附近躲藏了起來,既然學校裏面找不到那玉手鐲,那肯定是在這裏的哪個人的手上,而放學是最好尋找的契機。

下課鈴打響沒有多久時間,一陣陣喧鬧的聲音就從教學樓的方向傳了過來,我跟楊薇目不轉睛的盯着互相而來的人羣,生怕漏下了任何一點線索。

可以我們畢竟用的是肉眼觀察,再加上這手鐲一般都戴在手腕上面,人數一多我跟楊薇立刻就眼花繚亂了起來,根本沒有辦法分辨。

“怎麼辦?”楊薇有些焦急的看着我,畢竟這次我們順利的混到了學校裏面來,可是下一次說不定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我也像是一隻熱鍋上面的螞蟻,急的團團轉,眼睛眨都不敢眨的看着向大門涌入的人羣,生怕露出什麼破綻。

突然我腦袋裏面靈光一閃,一個念頭已經上了我的心頭於是我對着楊薇眨了眨眼睛:“我有辦法了,我們先回去準備一番,明天再過來。”

雖然楊薇不知道我葫蘆裏面賣的什麼藥,但是一時之間也沒有什麼辦法,只有任由我拉着,回到了家裏。

今天可真的是體力勞動了一天,我跟楊薇腰痠背痛的躺在沙發上面一動都不想動。吳安平看着我們兩跟他是一樣的狀態,頓時就樂了。

只見他一臉猥瑣的打量着我跟楊薇:“我說,你們兩個小子今天干什麼幹了一天,怎麼這麼累的樣子,是不是做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去了。”

“放屁!吳安平你在說我就撕爛你的臭嘴!”楊薇說着隨手將沙發上面的一個抱枕扔向了吳安平的方向。

現在我們這一大家子人可是沒有一個能活蹦亂跳的人,只怕現在有強盜來打劫我們我們都沒有力氣再去追逐,無奈之下我們只能選擇外賣來解決晚餐。

“我說要你們不去管這件事情吧!一個個累得像什麼一樣,最後半點報酬都拿不上,真不知道你塗着什麼?”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吳安平居然還有心思跟我們說風涼話。

不過他說的也挺有道理的,之前是爲了錢,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有些甘之如飴的感覺,現在是自己貼錢自己當苦力,沒有動搖那是假的。

此時楊薇的臉上也出現了猶豫掙扎的表情,雖然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義的事情,可是爲了做一件好事就這樣白白犧牲自己,到底值不值得呢?估計並沒有一個人能拿出標準答案出來。

看着吳安平滿臉的譏諷之色,我的氣就不打不一處來,但是對於這種道德低下的同志,我還是選擇來感化他:“老吳,有些東西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比如說你的良心,當你看到小桃的時候難道沒有動半點的惻隱之心嗎?”

“同情是一回事,自己幫又是一回事,這就要有多大能力辦多大的事,要是幫她是個舉手之勞的事情,我倒是很願意幫幫他。”老吳對我的雞湯根本無動於衷,反而跟我講起了他的一番道理。

雖然平心而論吳安平的這套理論比我更適合在這個社會上面生存,聽起來也更有道理,可是我還是覺得,有些事情,不能單方面從金錢上面的評價他的對錯,雖然之前我也是個唯利是圖的小人,爲了賺錢將劣質的骨灰盒高價的賣給別人。

“不,有些東西不能這樣衡量!老吳這一次我可要站東子這邊!”沒有想到就在我們兩個僵持不下的時候,楊薇居然站在了我這一邊。

看着我們兩個還是堅持自己的理念,這吳安平倒是並沒有什麼意外的,只是對着我們兩個擺了擺手:“你們兩個想當英雄就自己去啊!不要把我這個老弱病殘拉下水。今天早上幫了你們之後,我這一下午都沒有緩過神來。”

吳安平說的這話並沒有捏造的程度,雖然他的臉現在已經不像是早上那麼卡白,但是他的眼神根本就沒有神,幾乎是飄忽的。

“好好好,明天你繼續休息,我跟楊薇兩個人去就可以了,我告訴你,可不是隻有你會占卜之術,我這個山人也有辦法!”我得意的看了一旁的吳安平一眼,此時的我已經想好了明天怎麼尋找那個丟失的龍紋手鐲。

吳安平聽着我說的話,一臉的輕鬆之意:“這可是你們自己說的啊!我明天準備好好的睡一會!”

(本章完) 墨九狸知道紫夜不想多說,也就沒有多問,只是看著紫夜的側顏,墨九狸在心裡想著什麼,卻沒有說出來。

不到一天的時間,紫夜就帶這墨九狸直接來到了冥殿上空,直接落在墨湮所在的地方。

白老看到從天而降的墨九狸和紫夜時,震驚不已,畢竟這樣強悍的人他還是很少見到的。

「主人。」靈兒看到墨九狸激動的喊道。

「靈兒,溟煜,你們還好嗎?」墨九狸看到靈兒和溟煜微微一笑的問道。

「很好,我們都沒事,九狸,先給主人看看吧!」溟煜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爹怎麼會這樣的?」墨九狸聞言點點頭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之前主人分明……」溟煜將墨湮的事情大概跟墨九狸說了一遍道。

「這位是白老,也是主人的契約獸,我們猜測可能主人的靈魂出現了什麼問題,因為我們餵給主人靈泉乳的時候,主人會下意識的吸收……」靈兒也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點點頭,直接開始為墨湮檢查身體,發現模樣的身體一切正常后,墨九狸這才神識進入了墨湮的識海中,還沒靠近墨湮的識海,紫夜的聲音忽然間墨九狸的腦海中響起:「九狸,小心一點兒……」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頓,立即明白了紫夜的意思,於是神識小心翼翼的來到模樣識海深處,開始並沒有看到什麼,就在墨九狸疑惑之際,終於察覺到模樣的識海深處有紅光閃過……

這紅光分明不對勁,絕對不是墨湮識海中該有的東西,墨九狸一時間有些迷惑了,在心裡問道:「紫夜,你知道我爹識海的紅光是什麼嗎?」

「你試著攻擊你爹的識海看看紅光會反抗你嗎?如果會,對方就應該是沒有靈智的,單純的想控制你爹的魂魄和意識,如果對方會反抗你的攻擊,說明對方是有靈智的,不僅想要控制你爹,還必須要完整的控制住,不允許你爹受傷!

聽溟煜他們說的時間來看,我猜測是後者,但是並不確定,所以你試試假意攻擊你爹的識海深處看看,記得別暴露自己!」紫夜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然後,墨九狸按照紫夜告訴她的,一抹魂力對著墨湮的識海深處,假裝攻擊對方,因為她很相信紫夜的感覺,所以墨九狸毫無顧忌直接打了過去……

結果墨九狸的魂力還沒靠近墨湮的識海,就被飛來的一道紅光給吞噬了,墨九狸見狀眼神一暗,看起來紫夜猜的沒錯,對方是有神智的,不允許別人攻擊爹爹,就是想完整的控制爹爹。

「紫夜,難道又是他們?」墨九狸想到什麼在心裡問道。

「是的!」紫夜直接說道。

「所以我現在還是不能打草驚蛇是嗎?」墨九狸聞言十分無力的說道。

「嗯,暫時還不能,只能想辦法活捉囚禁!」紫夜說道。

「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並沒有跟他繼續爭論,今天我們三個都吃了一些小虧,於是吃過晚飯就早早的上了牀,這一覺我睡得特別的香,一直到楊薇早上掀我的被子,我這才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

“楊薇,你怎麼起這麼早?讓我再睡睡!”我一把搶過了楊薇手上的被子,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準備繼續跟周公約會。

“你還睡?都不看看現在幾點了?”楊薇繼續不依不饒的跟我爭搶着被子,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你昨天說的有辦法找到那手鐲,快點起牀準備啊!”

我看了看手機上面的時間,現在才上午7點,索性直接用被子將自己包裹了起來,跟着楊薇耍着無奈:“微微,現在還早,才七點,你要不要繼續睡一下,他們五點放學,我們下午3點過去就可以了。”

“真的?”楊薇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手上又要搶奪我的被子,被我早都發現了他的意圖,直接躲過了她的攻擊,這時她才滿臉無奈的跟我說着:“你到底要幹什麼?我們難道不準備一下嗎?”

“準備!當然要準備!”我躺在牀上,閉着眼睛,依然沒有半點起來的意思。可是楊薇一聽這話就來了精神,索性一把拉住我的耳朵,將我從牀上提溜了起來。

“疼!疼!疼!放手,快點放手!”我這還沒有清醒過來,楊薇就對我下了如此狠手,這一下子徹底的將我的瞌睡給弄不見了。

看着我從牀上終於站了起來,這時楊薇纔將她的毒手給收了回去,叉着腰一臉得意的看着我“陳東,那你還不趕快準備,我們早一天拿到手鐲就早一點給小桃。”

這麼惡毒的女人,真的不知道誰會取了她,真的是誰娶了她誰倒了大黴,不過我可不敢把這話當她的面說出來,生怕萬一又激怒了她,只怕我另外一隻耳朵也要遭殃了。

“我說微微啊!你不用這麼激動,你跟我把吳安平的那副瞎子眼鏡找到就可以了,對了還有他的那個道袍,都跟我一拼找來!”既然楊薇把我弄醒了,我索性就使喚使喚她。

可是楊薇並沒有半點要動的意思,一臉不解的看着我:“你要那東西幹嘛?跟吳瞎子一樣去招搖撞騙,別人可是學生啊!”

“要你去就去啊!你按照我說的辦就可以了。”說着我有些不耐煩的把楊薇打發了出去,讓她去騷擾吳安平,我繼續躺在牀上跟周公約會。

在楊薇的再三要求之下,我一點鐘就跟楊薇來到了龍陽小學門口,此時我正穿着吳安平的道士服,帶着他的墨鏡,果然是人要衣裝,這下看起來我也有幾分高人的風範。

我找了一塊合適的地方盤腿坐了下來,隨後將一張白紙鋪到了地上,這周圍的所有人都對我的到來有些意外,一個道士來到學校旁邊幹嘛?

而且我一沒有在面前擺上竹籤的東西,二也沒有在一旁豎一個算命的招牌,我這一舉動倒是吸引了不少

人的目光。

看來這一招我選擇對了,我雖然心裏十分得意,但是表面還是裝作波瀾不驚的樣子閉着眼睛,好像是在打坐一般,其實我是閉目養神,彌補一下今天早上沒有睡好的覺。

在來的路上我就把我的計劃告訴了楊薇,所以她也做好了準備,只等等一下出現。看着我這並不吆喝也沒有其他動作,這更是讓一旁的小商販疑惑了起來。

“大師,大師!”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在拍着我的肩膀,我睜開了眼睛,看着這個擾我清夢的中年婦女,看樣子她應該是這附近商戶,身上一身的煙火味,還圍着圍裙似乎剛剛做完飯。

這麼快就有人上鉤了?我心中一陣竊喜,但是我還是依然用一副和藹可親的面容看着這個中年婦女:“施主你有什麼事嗎?”

她猶猶豫豫的看了我半天:“大師,我看你坐在這裏應該沒有吃飯吧!我正好家裏有一些飯菜跟你送了過來。”

她這個舉動倒是讓我沒有想到,我還以爲是找我來算命或者是找我解夢之類的,我頓時有些感動,但是我還是擺了擺手:“施主,感謝你的善心,可是我現在已經辟穀了,並不需要進食,請您見諒!”

我這樣一說倒是立刻吸引住了不少人好奇的目光,這個中年婦女似乎有些不知道所措的看着我,臉上一臉的唯唯諾諾,將剛剛那個飯盒拿了起來:“大師,不好意思打擾你的進修了。”

“沒事沒事!”我臉上還是保持着剛剛那種高深莫測的表情,隨後從身上摸出了一張紙幣遞給了這位中年婦女:“施主,這是我感謝你的。請您收下吧!”

這女人似乎沒有想到我會來這一出,連連對着我擺手:“不成不成,我這沒有幫助你,怎麼能收你的錢?”

“這是我修行的一個方面,每一次只要接受別人的善意,必須要用錢來彌補,不然我的修行就不得圓滿。”

聽我這樣一說,這中年婦女才猶猶豫豫的接過我手上的鈔票,一臉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可是我並沒有再搭理他的意思,繼續閉上了眼睛。

雖然臉上波瀾不驚的樣子,可是此時我的心裏樂開了花,剛剛裝的那一手足夠讓圍觀的所有人都真的認爲我是世外高人。

剛剛裝的那個逼我給自己打100分,不過要是楊薇看到剛剛的情形,他還不知道要怎麼罵我呢。

在經過了漫長的等待之後,我期盼已久的下課鈴終於敲響了,那學生就像是脫繮的野馬一般向着學校大門涌了出來。

看着時機已經成熟了,一個穿着性感,身材苗條的向着我的方向走了過來,不用多說,這就是早就已經安排好了的楊薇,只見她對着我擠眉弄眼的說道:“大師,你是看手相嗎?”

我高深莫測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隨後一隻芊芊玉手向着我的方向伸了過來:“大師,你幫我看看!”

我裝模作樣的認真的研究這女孩的手相,

嘴上隨便胡謅着:“施主你應該是爲情感的事情有些困惑吧?”

“是的,是的!大師你怎麼知道!”楊薇一臉驚喜的看着我,要不怎麼說楊薇是奧斯卡影后呢,她演的可真是好。

“從你手相上看出來的,你這條感情線上已經有了分岔,這說明你現在感情上面肯定遭遇到了什麼問題!”我裝模作樣的指着她手上的一條線指給她看。

“這就是感情線,不過看來似乎是你的另一半劈腿了吧?”聽我說的這句話,楊薇居然硬生生的從眼角擠出了幾滴眼淚出來:“大師,你真的是太靈了,你說的真對!”

“完事都有定數,施主你不要太傷心。”說完之後又從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張鈔票遞給了這個女人:“給這是你的問診費。”

“你你給我錢幹嘛?不是應該我給你錢嗎?”楊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人民幣,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僵在那裏並沒有接過我手上的鈔票。

這小妮子的演技可真的好,跟我們一起抓鬼可真的是太浪費了,要是當明星憑藉她的身材跟她的演技哪裏還有章子怡什麼事,那奧斯卡影后只怕都是她的。

但是我還是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將錢塞到了她的手上:“這是我這裏的規矩,只要在我這裏算命的,我都會把這問診費給你們。”

我的這一番話倒是惹起了不少人的議論紛紛,他們大多算命都是給別人錢,看到別人給自己錢的這恐怕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那可是頭一回。

此時我們周圍早就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羣,不過大部分都是小學生,楊薇手上的這二十塊錢對他們可都是不小的誘惑,頓時人羣裏面蠢蠢欲動了起來。

起先他們還猶猶豫豫的不敢上前,最後終於有一個看起來稍微大一點的小男孩走上前來,將自己的手露了出來:“大師,你幫人看手相真的給錢嗎?”

“當然呢!”說着我就將他的小手拿了過來,裝模作樣的仔細觀察着:“小朋友,你不是學習不好,總是想着玩!”

這個小男孩連忙像搗蒜一樣的點着頭:“是的,大師,你真的太靈了。”然後眼巴巴的看着我,我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從荷包裏面掏出了一張五塊錢遞給了他,還不忘了對他囑咐兩句:“你記得要好好學習知不知道!”

只見這小男孩拿了錢之後,馬上就溜得沒影了,現在也不知道他揹着書包去哪一個網吧上網去了。

看着這小男孩真的拿了錢之後,大家都抑制不住心裏的激動,這完全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啊!於是紛紛一擁而上圍着我將自己的手放在我的面前。

“大師,你幫我看看手相!”

“大師,你快點幫我看看!”

看着這擁擠的人羣,都要出現什麼意外,我連忙大喊着:“大家排隊,一個個來。”這剛剛拿我錢的那個中年婦女還主動幫我維持着秩序。

(本章完) 「沒把握,就我來幫你!」紫夜想了想說道。

「不需要,你忘記我還有小金了!」墨九狸唇角一勾的說道。

紫夜聞言一愣,他倒是真的把小金和小墨兩隻給忘記了!

墨九狸收回神識,再次看向墨湮的識海深處,墨九狸並沒有直接用小金的火焰去攻擊墨湮識海內的紅光,她的神識藏在一邊觀察著……

許久之後墨九狸發現墨湮的神識現在似乎並沒有蘇醒,那紅光似乎也在等待墨湮的神識蘇醒,現在那紅光和自己一樣,潛伏在墨湮的識海深處,伺機而動……

這讓墨九狸有些好奇,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如果真的是想控制爹爹的靈魂,現在無疑是個很好的機會,為什麼對方卻不動呢?那麼對方到底想做什麼呢?

想到這裡,墨九狸也就潛伏起來,也準備看看對方究竟想要做什麼了,而且墨九狸現在還有一點很疑惑,她分明看到爹爹的表情十分的痛苦,但是神識又沒有蘇醒,到底是為什麼呢?

這讓墨九狸十分的疑惑,到底為什麼爹爹會這樣,分明她檢查了墨湮的身體是一切正常的!

墨九狸的神識在墨湮的體內,跟著墨湮識海深處的紅光,一直潛伏了整整半個多月的時間,終於墨湮似乎靈魂有些要蘇醒的跡象,那一抹紅光立即出現,也讓墨九狸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

竟然也是一抹神識,看樣子是一個女人的神識,但是對方神識幻化的模樣,還帶著面紗,墨九狸看不清對方的樣子,這讓墨九狸立即警惕了起來……

墨湮的靈魂動了動卻沒有醒來,墨九狸察覺到對方的帶著紅光的神識,似乎有些失落,墨九狸仔細查看了下周圍,發覺除了對方並沒有別的了……

於是墨九狸不打算再等了,再一次丟出一道攻擊,雖然是魂力但是裡面卻包裹著一絲小金的火焰,雖然只有很少一點火焰,但是對付一抹神識足夠了……

果然,對方察覺到墨九狸的攻擊是向著墨湮的,直接出手去擋,小金的火焰也趁機從墨九狸的魂力中鑽了出來,直接把對方給纏住了……

對方一驚想要逃走已經來不及了,接著對方似乎想要自爆,墨九狸壓低聲音道:「你若自爆,我就殺死這個男人!」

果然,聽到墨九狸的威脅,對方頓時停了下來,墨九狸直接讓小金捆住對方的神識,丟進了天地鼎內!

對方的神識進入天地鼎內,察覺到四周一片的漆黑,於是冷聲問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墨湮的識海內?」

「怎麼?難道你能在,我就不能在?」墨九狸冷笑的問道。

「你到底是誰?」對方警惕的看著四周問道。

「這個問題似乎應該你先說,如果你不說也行,我就殺了墨湮!」墨九狸直接威脅道。

「你敢!」對方聞言一驚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我能把你從他識海抓出來,你說我能不能殺了現在的他?」墨九狸笑著問道。 這消息立刻一傳十,十傳百,不一會我的面前就已經排成了長龍,那隊伍一眼根本望不到頭。

前面幾個人我還敷衍兩句,現在直接變成了看一下手就直接給五塊錢,就算是這樣隊伍依然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排來越長,甚至有不少已經下班的老師都加入到而來這個隊伍裏面。

我機械的摸着他們的手腕,隨後發着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我正在心裏想着要不要明天再來的時候,一個跟小桃差不多大小的小姑娘出現在我的面前。

她張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臉上似乎有些羞澀的神情一閃而過,隨後脆生生的說道:“大哥哥,你能幫我看看手相嗎?”

看到了她,不知怎麼的就突然想到了死去的小桃,若是小桃現在還活着的話,只怕跟這個小姑娘一樣,正是天真爛漫的年紀。

我點了點頭,隨後摸向了她的手腕,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這個小女孩的手上居然有一個手鐲,我的心裏頓時咯噔一聲,難道是這個小女孩拿的小桃的手鐲。

我裝作無意的將她的袖子提高,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她的手鐲上面也雕刻着龍紋,看來小桃的手鐲就真的在她這裏。

“咦,小朋友你的手鐲挺好看的,是誰送給你的啊?”我故意裝作不經意的樣子看到她的手鐲。

她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大多沒有什麼心眼,看着我這樣問,立馬眼睛笑的像月牙一樣,回到道:“這個手鐲特別吧!這可是我最重要的人送給我的!”

看着這小姑娘的笑容我還想跟她再聊上幾句,可是後面排隊的人羣已經有些**了起來,我把她的樣子牢牢記在心中,決定明天再過來找這個小姑娘。

又匆匆看了幾個人的手相,我就藉口時間不早了,捲起了鋪蓋就走人,這些拿了錢的人都眉開眼笑,沒有拿到錢的一個個都垂頭喪氣的看着我。

等我走到一個沒人的地方,這時楊薇才追趕上了我:“陳東,怎麼樣,今天找到沒有!”

“你把我今天的損失補給我,我就告訴你。”我伸出一隻手來,無賴的看着面前的楊薇,我粗略的算了一下,今天損失的可有一千多塊了。

楊薇沒好氣的從身邊的包包裏面掏出了一個錢包,數着裏面的鈔票,頭也不擡的看着我:“之前可說好了AA啊!”

“AA就AA。”能挽回一點損失,我當然不在乎,看着楊薇這慢吞吞的樣子,我索性一把搶過了她的錢包,從她錢包裏面數出了五張百元大鈔放在了我的荷包裏面。

“你怎麼這樣!”看着我這麼自覺的動作,楊薇忍不住對我怒目而視一把搶過了自己的錢包,可惜動作還是晚了一步。

看到木已成舟,楊薇有些氣鼓鼓的看着我:“現在你可以說到底找到沒有了!”反正先在錢已經到手了,我把剛剛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楊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